当前位置:主页 > 传奇故事 >

独眼狗行孝

时间:2017-10-04 12:17:32 | 作者:佚名 | 阅读:

  玉芳是村里的名人,不但长得丑,还是个不讲理的狠角儿。假如她只是丑,而人不坏的话,早已经有人把她娶了去。因为这个原因,眼看着跟她同龄的人的娃都上学了,无奈之下,她直到去年才被迫下嫁到根子家。

 

  根子从小就没了父母,是奶奶屎一把一尿把将他拉扯大的。所以,根子很孝顺奶奶。根子家很穷,所以他也老大不小了,还未娶亲。

 

  玉芳和根子相亲过后,对根子的家境虽然不满意,可是却也没办法,除了根子这样的人家愿意要她,别人都看不上她。不过,玉芳眼里容不下奶奶,她提出要跟奶奶分家才嫁过去。

 

  根子一听,当场就拉下了脸,一口回绝了:“那我们还是算了吧,要我干出如此不孝之事,我宁可光棍一辈子!”说完,他便不客气地扬长而去。

 

  这可把玉芳气坏了,她寻思着不嫁就不嫁,一直待在娘家也挺好。这可把玉芳娘家愁坏了,自家姑娘嫁不出去,可是要让人笑掉大牙的!他们好说歹说,玉芳就是不松口。

 

  最后,她娘狠狠心说:“我看那老太太也活不了多少年了,你就忍耐一阵子!只要你肯嫁过去,我就把你姥姥给我的金戒指给你!”

 

  玉芳听她娘这么说了,想一想也是,老太婆今年都85岁了,想必也没几年活头,再说有金戒指陪嫁,自己脸上也有光,于是便答应了。


独眼狗行孝
 

  自从玉芳嫁过去后,她便一心盼着老太婆快点死掉。她对老太太一点都不好,常常趁着根子不在家,对她指手画脚,嫌她这么老了还要拖累孙子。老太太被她骂得直抹眼泪,但是她不敢跟根子诉苦,怕伤了他们感情。

 

  几个月后,玉芳怀孕了,这可把根子和老太太高兴坏了。根子考虑到日后有了孩子,花销会更大,便外出打工,待玉芳快生了才回来。

 

  根子临走时,交待玉芳对奶奶多担待点,老人家辛苦了一辈子,要孝顺她。玉芳白了他一眼,不高兴地说:“我是没给饭她啊,还是没给她水喝?你看我哪里不孝了?”根子只能摇头叹气,玉芳肚子里怀着他的孩子,他现在可不敢惹她生气。

 

  老太太一直把根子送上了车,尽管她心里几个不愿意让孙子走,可是没办法啊,在村里种田的收入根本不够开销。她目送车子开远了,两行浊泪早已湿了满是皱纹的脸颊。

 

  老太太刚走回到家门口,就看到玉芳站在门槛前。她把一个包裹往老太太怀里一丢,嘴巴一撅冷冷地说道:“我看到你就心烦,你走吧,别让我看到你。”

 

  老太太惊呆了,没想到根子刚走,玉芳就把自己赶走。她流着泪质问道:“你这么做就不怕根子责怪你吗?”

 

  玉芳冷笑一声:“你个老不死的,你还好意思这么说我?你都这把年纪了,早该入土了!省下点口粮给你的曾孙子吧!”

 

  老太太面对如此不讲理的人,一点办法也没有,只好抹着泪走了。

 

  老太太把废弃的柴房收拾了一番,便住了进去。村里人看她住到柴房里,便数落玉芳的不是。老太太赶紧解释说,玉芳很孝顺,是自己要搬出来的。大家都只能叹气,都这般光景了,还要替一个无耻之人保面子,实在是用心良苦啊!大家见她可怜,便不时地给她送一把米,几个地瓜,好歹让她不要饿着肚子。

 

  一天,老太太上山砍柴时,遇到了一只独眼狗,那狗一直跟着她,她怎么赶也赶不走,她伤心地对狗说:“你这傻狗跟着我做什么?我自己都吃不饱了,可没办法养你呀!也罢,既然我们有缘,那就跟我回家吧,有我一口吃的,就有你的一口。”

 

  从那天起,老太太便多了个伴,她给独眼狗起个名字“小黑”。从那天起,小黑一直陪伴在她左右。

 

  玉芳以为老太太没了依靠,很快就会死掉,可是她想错了,几个月过去了,老太太不但没饿死,还活得好好的。

 

  那天,玉芳经过柴房时,突然闻到了一股扑鼻的肉香。她好奇地推开门走进去一看,老太太正在用石块垒的灶炖肉呢!老太太一看来的是玉芳,竟然吓得脸都青了。

 

  玉芳气死了,不顾自己挺着个大肚子,不由分说拉过老太太,把她全身上下搜了个遍,一边搜一边骂:“你个老不死的,是不是藏私房钱了?快把钱交出来!”

 

  可是她连着搜了两遍,还把老太太用稻草铺的床也翻了个遍,却连半个子儿也没翻出来。突然,小黑冲了进来,呲牙咧嘴地冲着玉芳不停地狂吠。玉芳吓了一大跳,连忙躲到老太太身后。老太太只怕伤了玉芳肚子里的孩子,赶紧呵退了独眼狗。

 

  玉芳看见狗出去了,便又凶了起来。她见什么也没搜出来,便气呼呼地把那锅肉直接端走了,还理直气壮地说:“你这么老了还吃什么肉?该让我肚子里的宝宝补一补!”老太太看着她的背影,欲哭无泪。

 

  打那以后,玉芳便常常到柴房附近溜达,她终于弄清了肉的来源,原来都是小黑叨来的,有时是野野兔,有时是山鼠。玉芳便打起了那只狗的主意,她想,如果她把狗占为已有,那不是常常都有肉吃了吗?

 

  于是,她找到老太太,让老太太把狗让给她。老太太一听不乐意了:“你连一只狗都要从我身边抢走?再说,它跟不跟你走,可不是我能说了算的!”

 

  这时,小黑摇着尾巴叨着一只野兔回来了,它一看到玉芳,立即放下野兔,冲着她直吠。玉芳大声骂道:“死狗!给老娘闭嘴!”可是小黑哪里会听她的,这回,它狂叫着,摆出了准备扑跳的姿势。老太太连忙喊了一声:“小黑,坐下!”

 

  它这才委屈地看了老太太一眼,顺从地坐下了。玉芳趁机说:“你把狗套上,我拉它走!”一开始老太太不肯,可是玉芳竟然开始恶毒地诅咒根子,老太太只好流着泪把小黑套上,把绳子交给了她。

 

  玉芳的想法很简单,只要跟小黑好好相处几天,它自然就会听自己的话了。可是她想错了,她把小黑绑了几天,小黑终于不再闹腾了。她端了饭给它吃,它却连闻都不闻一下,只蔫蔫地趴着,一点精神气都没有。玉芳气极了,一个恶毒的念头随即滋生了出来:既然你不为我所用,那别人也不能用!

 

  说干就干,玉芳拿来一根木棒,当头就给了小黑一棒。可怜的小黑哀号一声,便昏死了过去。刚好有村民路过,见她要杀小黑,赶忙跑去告诉老太太。

 

  可是等老太太气喘吁吁地赶来时,已经太迟了,玉芳早已把小黑的皮从头部开始剥下来了一半。老太太看着眼前血淋淋的小黑,尖叫一声后便晕倒了,幸亏有人及时扶住了她。突然,有人看见小黑的后腿微微动了一下,他惊叫道:“它……它还没死……”

 

  玉芳抬起头,狰狞地笑了笑:“我当然知道它还没死,趁着狗还没死透剥皮,这样的肉最好吃!”

 

  人们对她的残忍行为感到发指,个个对她怒目而视。但是大家都看在她是个孕妇的份上,不敢上前去阻止她。她却像个没事人似的,继续剥皮。

 

  这时,老太太醒了过来,她冲上前去要拉开玉芳,却冷不丁被她推了一把,老太太仰面倒了下去,头部着地,血一下子流了出来。众人一看吓坏了,连忙去扶她。玉芳也吓了一跳,可是还没一会,她就刻薄恶毒地说:“你直接摔死了就好,可不要摔瘫了连累我们啊!”

 

  玉芳这话彻底激怒了众人,隔壁的三婶不由分说上前就给了她一巴掌,骂道:“你个没人性的东西!你连畜牲都不如!”玉芳哪里肯吃亏?她毫不示弱地拎起那根砸小黑的木棒就要往三婶头上敲,亏得三婶儿子手快,一把抓住了木棒。

 

  “你们不要打了!老太太已经走了!”不知人群中是谁带着哭腔喊了一句。

 

  三婶一听,连忙扑了过去,哭了起来。玉芳把木棒一丢,冷冰冰地说:“死了就好!”她话音刚落,众人突然就听到她一声惨叫。大家回头一看,血肉模糊的小黑咬在玉芳的脖子上,早已被血染红的牙齿死死咬着,任凭玉芳怎么拍打,它就是不松开。

 

  大家哪里见过这么惨烈的场面,早已吓坏了。等他们清醒过来要去帮玉芳时,玉芳早已倒在了地上,了无气息。小黑也终于死了,可是它的牙齿仍然紧紧地咬合着,大家用了好大的力气才把它从玉芳身上弄开。

 

  根子家一下子出了这么大的事,大家都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他们不知道怎么联系根子,便先自作主张把丧事办了。

 

  谁知,头七那天,根子哀号着回来了。他一到家,便“扑通”地声跪倒在奶奶的遗像,连着磕了四十九个响头,直磕得鲜血直流。他祭拜过奶奶后,大家问他是怎么知道消息的,他才痛哭着道来:

 

  几天前,他干活时,不慎摔到了脑袋,一直昏迷不醒。虽然身体动弹不得,可是他的灵魂却像脱离了身体,依附到了小黑身上。当他看到奶奶过着如此凄惨的生活时,心痛极了,便想方设法让奶奶过得好点。

 

  小黑瞎了一只眼,也许就是暗示自己有眼无珠娶了个恶婆娘回来吧。他只记得玉芳在剥狗皮,痛得他死去活来。他这一痛,竟然把他痛醒了。他一问医生,他连着昏迷了五天。他回想着昏迷时的事情,感觉一切都那么真实,只不过,这五天里,他仿佛在小黑身上过了五个月。

 

  大家听了都感到不可思议,可是如果不信,根本没人通知根子,他是如何知道老太太的种种悲惨遭遇呢?

 

  过了半晌,三婶才小声地提出了疑问:“你说小黑在剥皮时你便醒了,那你可知玉芳是怎么死的吗?”

 

  根子一听三婶这话,惊得眼睛都掉出来了,他颤声问道:“玉芳……玉芳死了?”

 

  大家都面面相觑,敢情他还不知道玉芳已经不在了!根子看大家都不说话,顿时明白了,他原以为玉芳只是回了娘家……他不由得仰面痛哭,那撕心裂肺的哭声令得大家纷纷陪他流泪,根子这家人,实在太可怜了!

 

  后来,根子找了个寺庙,落发为僧,终生不过问世事。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