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传奇故事 >

要命的垂钓

时间:2017-07-25 18:26:12 | 作者:老邪 | 阅读:

  鄱阳湖北支流湖心,有两座相隔不足十丈的小沙洲,沙洲边水草茂盛,一些石块散乱地横在沙洲上。上了年纪的渔夫王二和李四头上冷汗涔涔,面对面分立在沙洲两边,手里各握着一根吊杆,一动不动盯着水面。

 

  沙洲上本来是有三个人的。

 

  半月前,饶州府有多名渔夫口称在鄱阳湖见到了一只巨大的有角乌龟。那龟金光闪闪,将所过之处的湖水都映成一片橙黄。上报知府后,师爷推测这是传说中的金鳌,是百年难得的祥瑞之兆。若能找到进献皇帝,龙颜大悦后知府必然会升官得禄。知府听罢大喜,张榜悬赏一千两白银捉拿此龟。

 

  消息一出,凡在鄱阳湖打鱼为生的渔夫都蠢蠢欲动。他们一年收入也不过十几两,卖了鱼换些柴米油盐,还得交各种苛捐杂税。拖家带口,生活本就是艰难维持。若能捉住此龟,便可一生富足。重利之下必有勇夫,州府内渔夫不论老少,凡还能动弹的皆划舟出湖寻找,一个个看着湖水都双目放光,好像随便一捞就是一船银子一般。甚至有些种田的农夫都来凑热闹,放着秧苗不插,借艘破船晃晃悠悠在水上寻觅。

 

  然而鄱阳湖水域面积十分广大,各种支流分散汇合,水面下也是暗流涌动。这些人就算都入湖中也不过像是大饼上的几颗芝麻一般微不足道。


要命的垂钓
 

  王二、张三、李四是同一镇上的渔民,他们三个人其实都有自己的鱼店和学徒,算是渔夫里混的不错的。他们这几年经营鱼店已经很少亲自捕鱼,这次看到消息也按捺不住,找出店内最好的钢钩最坚韧的钓线,相约乘舟下水共钓金鳌。

 

  他们撑蒿分浆寻了三天,最后在北支流的两座小沙洲附近停了下来。这两座沙洲中间的水流很是奇怪,南北聚合,细细观察会发现水面呈轻微的圆形漩涡状,面积有一间房子大。

 

  三人均是老手,知道这水面异常,下面必有大鱼之类的东西。主意既然打定,三人便各自下船上了沙洲。王二和张三去了左边较大的沙洲,李四去了右边较小的沙洲。三人放下布袋,垂杆拉线磨勾挂饵,伸进水里开始钓鳌。

 

  渔夫王二和张三因为鱼店相隔不远,平时因为生意的事闹过矛盾,此时却闭口不提,两人有说有笑扯些家常打发时间。李四一个人在另一边独钓,因为湖上风大且又相隔远,跟他俩说话得大声喊叫,所以不怎么开口。不觉日已西沉,傍晚时分云霞满天,沙洲被夕阳染的赤红。三人略有困意,刚准备收杆就地睡觉明日再钓,突然从黑沉沉的水底伸出三根一指粗的肉须,软绵绵地盘旋缠绕在他们三人的鱼线上,把鱼线压出了弧形。

 

  他们大为惊讶,毕竟不知是什么生物,一时不知如何是好,就都立在岸边一动不动。三人等了一会,那肉触须却没有动静。三人觉得没有危险就都舒了一口气,张三为人粗心,率先将鱼杆拿开。可没想到,他一动鱼杆的瞬间,水底哗啦一声飞上一根足有一人粗的淡紫色肉舌!那肉舌黏糊糊的长满蠕动的倒刺,没等张三喊出声就将他卷入水中。

 

  片刻之后,水面上浮出淡红色的血水和张三的衣服碎片,隔了一会,水上的波纹渐渐平息。

 

  王二、李四面面相觑,吓的大气都不敢出。水里安静后,他们终于明白,只要他们动一下,那舌头就会飞出来吃掉他们。

 

  夜里,两人边聊边哭,他们害怕哭得身体抖动,所以只是流泪没有太大的声音。

 

  他俩异常后悔,本来生活已经不错,可还是为了银子铤而走险。他们天命之年却不知天命,以为自己是放线出来钓鳌的,没想到这水面之上竟是水下这个怪物的钓场,那触须便是钓线,而他们两个,却成了刀俎之鱼。

 

  沙洲上,王二和李四一动不动站着,手中的钓杆线上垂着不知名的肉须。他们保持这样的姿势已经一天一夜。

 

  他俩头发被夜风吹的凌乱,裤子湿湿的,因为不敢动,屎尿都拉在了裤中,倒是省去了解衣服的麻烦。

 

  两人诉了一夜心事,王二后悔平时对儿子太冷漠,发誓如果能回去一定好好对他。李四后悔给徒弟的工钱太少,发誓回去一定好好补偿。

 

  第二天正午时分,一辆小舟缓缓向沙洲驶来。舟上是张小三,他父亲张三一夜未归,家里人都着急,他划船出来四处找寻父亲。 刚上了沙洲,他看到王二和李四面对面一动不动僵持着,而王二附近,张三的钓杆扔在地上。

 

  张小三膀大腰圆眉毛粗黑,他走上前问王二:“王叔,我父亲哪里去了?”

 

  王二一看是张小三,感觉救星来了,就说:“贤侄!快救我!你父亲已经被水下的怪物吃了,你看水上的衣服!”

 

  张小三大吃一惊,看到岸边水草上挂着的几片衣服确实是自己父亲的,一想,王二的鱼店本来就和自家抢生意有矛盾,定是他们三个发现金鳌就在水下,这两个人怕父亲抢功,就将他杀了,这么一想便怒火中烧:“呸!人为财死,我看是你们怕我父亲抢功,将他杀了吧!”

 

  李四在远处喊:“孩子,王二说的没错!这水下的怪物太厉害!”

 

  王二眨了眨眼正想争辩,张小三却摸出腰间的剔鱼刀,跑来就要杀他。

 

  王二躲也不是,不躲也不是。张小三跑过来左手刚抓住王二的鱼杆,右手挥刀便刺。王二下意识放手一躲,那鱼杆猛地晃动了一下,张小三的刀还没靠近王二,那条恐怖的巨舌瞬间出水将王二卷入了水里,巨大的水花溅在了张小三吓呆的脸上。

 

  千钧一发之际,李四大喊:“张小三!你千万别动!”

 

  水面平静以后,张小三如履薄冰般举着王二留下的鱼杆,这才看到了鱼线上盘旋的肉须……

 

  沙洲上,张小三和李四一动不动站着,手中的钓杆线上垂着不知名的肉须。他们保持这样的姿势又已经一天一夜。

 

  张小三很后悔没有听王二的话,他对王二抢他家生意的事已经没啥感觉,却开始怨恨王二没有跟他说清楚怪物的事。李四跟他说了事情的始末,他心里无比害怕。杀父之仇可以不报,自己保命最为紧要。他俩可以肯定的是这浑浊的水下必然不是金鳌,可到底是什么谁也说不清楚。他们两人像吃了鱼饵嘴里被勾住可又不敢拉动鱼线的鱼,生怕惊动水下的钓者。

 

  李四体力已经不行了,他一动不动立了两天,又饿又困,身体已经僵硬,手臂略微有些抖动。全靠恐惧之意和求生之心苦苦支撑。

 

  下午,天色放晴。李四身后,一叶小舟由远及近停到了李四的沙洲旁。

 

  憨厚老实的赵五和马六下船,看到自己师傅在沙洲上,脸上浮起笑容。他们两个连忙跑过去打招呼。李四没有儿子,不像张三一样有儿子寻找。看到徒弟赵五和马六来了,心中大喜。

 

  赵五走过来对李四说:“师傅,师娘让我们出来找你,没想到您在这里。师傅是不是找到金鳌了?”

 

  李四强装镇定,保持手不动,表情尽量装作自然。缓缓说道:“两位徒儿,这金鳌就在水下,已被我钓住。但它太大,我一个人拉不上来,你们快过来帮我一把,换了银子分你们一半。”

 

  马六跟着李四学钓鱼和制作鱼干,因为平时觉得李四给的工钱太少,就一直心怀不满。他心想李四这样的老抠门鬼竟然会说换了银子分他,看来必然不是好事。

 

  马六慢慢走,赵五却并不怀疑,径直走向李四。对岸的张小三眼看李四要走,大急之下喊道:“两位兄弟!你们过来这边一位,也帮帮我!”

 

  李四眉头一皱:“别听他的,这银子没他的份!”

 

  两个徒弟刚走到李四身边,马六迟疑没有摸鱼杆,赵五却已经抓住了。

 

  张小三见话不奏效,虽然李四昨天让他别动算是他救命恩人,可同样都是被困,看到李四可以走,张小三心里很不平衡。大怒叫道:“你们两个傻子!李四骗你们!这水下有怪物,鱼杆一动你们就被吃了!”

 

  张小三的话刚出口,李四迅速放开鱼杆抽身滚地退后,赵五反应慢,那巨舌伸出来时他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马六见李四跑了,拔腿要跑,却被飞上来的舌头黏住,一声惨叫拉进了水里……

 

  沙洲上,赵五和张小三一动不动站着,手中的钓杆线上垂着的肉须。他们保持这样的姿势又已经一天一夜。

 

  赵五憨厚却暂时捡了条命,马六心眼多却死的凄惨。水面上浮着三个人的碎衣服,而李四昨天已经划船跑了。

 

  湖上雾气茫茫,又有一艘小船慢慢划了过来……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