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传奇故事 >

筮把子母鸡寻人的故事

时间:2017-06-05 18:29:58 | 作者:佚名 | 阅读:

  有些东西确实不好用科学解释,我也来说说我隔壁的一位“神仙爷”的逸闻趣事吧!

 

  我家地处中原,村子是中原那种常见的、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小村落,邻里都是聚族而居。村中有两姓,一姓张,一姓韩。

 

  在这种村落里,辈分是跟年龄无关的。所以,当你看到一位古稀老人对一位奶牙小学生毕恭毕敬喊爷爷的时候,请不要惊讶,说不好过年的时候这老人还要给小学生磕头拜年呢!而我说的这位本家“神仙爷”大概跟我大伯同岁,也是姓张,但是按辈分我却要喊他爷爷。


筮把子母鸡寻人的故事
 

  如果说职业的话,我的这位本家“神仙爷”可谓是个地地道道的农民,但是我之所以写他不写别人,不是因为他家的温室大棚产量高,而是因为他是个兼职“筮把子”。

 

  筮把子者,巫婆神汉、通灵术士之统称也。在我们这里,这种筮把子包办了大至建坟选宅、小至幼儿拉稀、严谨如驱鬼俸神、灵异如先祖附体……诸如此类的一切事宜。正是因为这个特种职业,村里人戏谑地给他起了个神仙的绰号,这也是为什么我称他为“神仙爷”。

 

  第一次让我感觉到“神仙爷”神秘莫测、有很强法力的事件就是“母鸡寻人事件”。正是在这个事件之后,小时候的我才开始对“神仙爷”顶礼膜拜,那崇拜之情简直犹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亦如黄河泛滥一发不可收拾!一直到今日大学毕业已有两年,仍然对此事百思不得其解,给不出一个“科学”的解答!

 

  那时我大概是上小学二年级吧!当时正值麦忙时节,离暑假还有些时日,我们学校就放了半个月的麦忙假,他们老师要去收割自家麦田,我们也好给父母掂茶送水,打个下手。一日我正跟“神仙爷”的小儿子在村中玩耍,“神仙爷”走过来让他小儿子去找他妹夫。

 

  原来,“神仙爷”的妹夫当日在“神仙爷”家帮忙收麦子,“神仙爷”便买酒置饭款待这位妹夫(按辈分我该喊姑爷爷),不料两人一直喝到了太阳西下,“神仙爷”喝的挺到了地上,而那位姑爷爷却早已不见了踪影。等自己酒醒后“神仙爷”才想起妹夫的事,便问家人他去哪了。结果只有“神仙奶奶”说看到他出去了,以为是去房后撒尿,就没问他去哪。

 

  “神仙爷”一听脑袋就大了,因为他家房后就是个大水塘。那年经常下暴雨,坑漫河流的,那个池塘当然也不例外。所以每次只要我们小孩子一靠近这个水塘便会受到大人们的一致痛骂,说我们是想被水鬼勾了去,不想要命了。如果“神仙爷”的妹夫真的去房后撒尿,这都尿了半下午还没见回来,便只有两种可能,一种可能是这泡老尿特长他还在坑边撒尿,而醉酒溜达池塘的另一种可能就是……

 

  “神仙爷”不敢再想了,赶紧逮来一只芦花母鸡……对,你没看错,是一只母鸡,我现在一直怀疑他到底是什么流派的,为什么要逮母鸡起卦,为什么不是像别人一样用龟甲蓍草、米碗炉灰什么的?

 

  只见“神仙爷”站在水塘边上,右手捏着母鸡的翅膀根,左臂前伸,做了个仙人指路的样子便在那里闭目冥想——他似乎在努力感应什么东西似的。他口里哼哼唧唧的不知道念的什么,身体还在不停地变化方位,左手也随之摆动——整个人就好像一个大号指南针,晃晃荡荡地要找到北极一样。

 

  等了大概一根烟的功夫,本来安静的芦花母鸡突然咯咯乱叫,还在那痛苦地挣扎!而与此同时“神仙爷”猛地睁眼道:没事,他没掉到坑里去,土地爷说他顺着小路往东走了。然后他大概指了指正东方对自己的小儿子说:那边,去XX家后面的棉花地里找你姑父去吧!

 

  说完自己就径自回家睡觉去了,留下哭的梨花带雨的妹妹和早已吓傻了的老婆在那目瞪口呆。我和他小儿子像得了圣旨一般欢呼雀跃,一溜小跑得顺路找去,果然在那块棉花地里找到了鼾声震天的姑爷爷。此时的他当然不知道家里早已哭翻了天,他仍然是醉得不省人事,还在地头的草丛里很是淡定地摆了一个标准的“太”字,大有一副“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的架势……

 

  不过那只本来活蹦乱跳的母鸡当天下午就“病”死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