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传奇故事 >

失窃的名画

时间:2022-07-21 21:10:51 | 作者:佚名 | 阅读:次 | 手机版

  【名画遭窃】

 

  卡尔是个成功的商人,喜欢收藏名画,在他的豪宅中,有个四千多平方米的美术馆。其中最值钱的是一幅鲁本斯的画,是他花了重金在罗马购买的。

 

  最近,卡尔决定重新装修一下自己的美术馆。他把墙上的画全部取下,暂时放在宴客厅里,自己和贴身男仆暂住在附近的酒店里。在酒店里,卡尔认识了一位新朋友——画家德莱先生。

 

  卡尔得知德莱不仅是画家,而且是一位鉴赏家,便邀请他去家中做客。

 

  在卡尔家的宴客厅中,德莱平静地欣赏了几幅画作。卡尔见画家没有欣喜的神情,就拿出那幅看家的鲁本斯名画。


失窃的名画
 

  这是一幅圣母和圣婴的画像,笔触细腻,构图完美。但德莱先生还是没有惊喜的样子,卡尔有点儿失望,忍不住咕哝道:“这可是德国著名画家鲁本斯的画呢。我花了大价钱买的。”

 

  平时,卡尔只要取出这幅画,访客都会露出目瞪口呆的表情。卡尔只能试探地问:“你不喜欢它吗?”

 

  “我很喜欢,”德莱边走边解释,“我之前在罗马见过这幅画了。”

 

  卡尔这才醒悟过来,自己碰到行家了,此人一定见多识广。

 

  很快,德莱在美国著名画家惠斯勒的一幅画作前停住了脚步。他慢慢露出激动的神色,一脸热忱地说:“我认为这是旷世绝作,是现代画中最顶尖的一幅作品!您能否允许我临摹这幅画?我有把握能画出一幅相当好的复制品。”

 

  卡尔并不看重这幅画,当初只花了五千美金便将它收入囊中了。如今受到行家的欣赏,卡尔觉得很有面子,立即点头:“当然可以,我亲自把这幅画送到酒店去……”

 

  “不,不,不,”德莱快人快语道,“我可不敢把这幅珍贵的画留在身边,万一有个闪失就糟了。请您允许我在这里临摹。”

 

  卡尔当场点头答应。德莱没想到对方这么好商量,感叹道:“亲爱的朋友,如果我是主人,我绝不会让它离开我的视线范围。”

 

  卡尔一脸自豪地说:“我明白你的意思。首先,我信任你;其次,此地有完善的安全措施,这个房间只有一个进出口,每时每刻都有人值班,没人能拿走任何东西。”

 

  德莱点点头,不过他又提醒道:“一个聪明的窃贼,可能会将一幅值钱的画从画框上割下,卷成一卷,藏在外套里带出去。”

 

  卡尔得意地笑着,摇了摇头,干脆地说:“不可能!”他还特意吩咐自己的男仆,“德莱先生可以在此随意出入,让其他人不要打扰他。”

 

  德莱又提醒他:“鲁本斯的画不该随便放在地上,万一有老鼠呢?应该让人去找些帆布,包起来放在桌子上。”卡尔觉得有道理,就下令让男仆照做。

 

  当天,德莱带来了各种画具,正式开始临摹。三天后,卡尔来探望。德莱见卡尔来了,赶紧说:“我画完了!”说着将画架转向卡尔。

 

  卡尔凝视着画架上的画,再和放在邻近椅子上的原作比较了一下,不由赞叹道:“棒极了,简直和原作一模一样!”

 

  德莱谦虚地一笑,开始收拾他的工具,然后当着卡尔的面,将自己临摹的画卷成一筒,挟在腋下,和卡尔一起回了酒店。

 

  一周后,美术馆装修好了。德莱为了感谢卡尔,自告奋勇地要求帮忙悬挂画作。两人一面愉快地闲聊,一面干活。但是,当德莱打开包着鲁本斯画作的帆布时,竟愣住了。

 

  卡尔凑上去一看,画框还在,画布却已不见了。画框内还留有一块细条帆布,一看就知道是有人用利刃割开画框取走了画布。

 

  卡尔大惊失色,当即报了警。

 

  【峰回路转】

 

  接到报警后,警局立即展开了调查,探长先问了卡尔几个问题,而卡尔只是捶着桌子,大声咆哮:“这幅画是我花了重金买的!你们赶快去找啊!”

 

  探长只好安慰他不要着急,警局一定会尽快侦破此案,替他找回名画,然后探长又来到了德莱家里。

 

  如今的德莱情绪非常紧张,一提起这件事,他就滔滔不绝地说个不停,几乎要歇斯底里了:“老天!我该怎么办啊?我是唯一在那个房间待了好几天的人,我也曾提醒他要好好保护这幅画。现在画不见了,我当然要被重点怀疑了。”

 

  探长问道:“德莱先生,据我所知,宴客厅除了你和卡尔先生之外,没有别人进入那个房间,对吗?”

 

  “对,没有别人。”

 

  “听卡尔先生说,你是在临摹惠斯勒的画?”

 

  德莱指着挂在墙上的那幅画:“就是那幅。”

 

  这是一件非常好的复制品,将惠斯勒原画的神韵展现得淋漓尽致,显示出德莱高超的画技。

 

  探长告别了德莱,找到了他的好朋友麦迪,请他帮忙分析此案。麦迪是一个逻辑学家,在当地小有名气。

 

  麦迪听完探长的叙述,沉思了一会儿,说:“屋里虽然有二三十个仆人,不过我想偶尔也会有松懈吧。这样吧,我们再到卡尔家去调查一下。”

 

  探长领了几名探员,和麦迪一起到了卡尔家。一进门,他们就站在客厅中央向四周扫视,许久,麦迪又拾起原本装着鲁本斯名画的画框,端详了好长时间。

 

  明显可以看出,卡尔等得非常不耐烦,咕哝道:“看出什么了吗?”

 

  麦迪突然发问:“你认识德莱先生有多久了?”

 

  卡尔明白了对方的意思,不客气地说:“德莱先生是位道德高尚的绅士,我不认为他和这幅画的失踪有关。”

 

  麦迪点点头,转头问探长:“德莱先生临摹的画到底有多好?”

 

  探长说:“虽然我没看到原作,可是他画的复制品,手艺可是一流的。也许卡尔先生不反对让我们看看原作……”

 

  卡尔拿出惠斯勒的原画,麦迪和探长细细地端详起来。

 

  突然,一名探员走了进来,手里拿着一幅卷着的画布,说:“卡尔先生,你要找的画就在这里。”

 

  卡尔又惊又喜,展开画布,检查了一下,马上点头:“没错,就是它,是我重金买来的名画。”

 

  麦迪倾身向前,斜眼看了画布的右上角一眼,接着问那探员:“你在哪里找到的?”探员说:“在卡尔先生贴身男仆的床底下。”

 

  卡尔惊呼出声:“怎么会是他?他为我工作已经有很多年了。”

 

  虽然男仆拒不认罪,但是人赃并获,两名探员把他押到了警察局。

 

  【棋高一着】

 

  虽然窃贼已被抓获,但是,麦迪却认为事情并不是想象的那么简单,这其中应该还有蹊跷。

 

  麦迪对探长说道:“我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劲。有没有这种可能:那幅画其实是窃贼故意放在那里,故意让探员找到的?”

 

  探长很奇怪:“是谁故意放在那里的呢?”

 

  麦迪说得很干脆:“德莱!”他又说,“我要不要费些力气,帮卡尔先生找回原作?如果我们不说,他可能永远都不知道有什么不妥。”

 

  探长不由叫起来:“你是说探员找到的画是……”

 

  “原画的复制品,”麦迪替他说完,“原画被切下时,刀子在画布的右上角稍微斜了一下。但探员找到的画布与画框上残留的帆布并不相配。因此,结论是显而易见的。”

 

  探长又问:“你说原作还在德莱手中,证据呢?”

 

  麦迪慢慢分析道:“德莱请求让他临摹惠斯勒的画,你可以看出,这幅画的画框大小和鲁本斯的画一样。德莱先将用帆布包好的名画打开,用刀片将名画从画框上裁下,放在身边,又临摹了一份。当然,万一有人进来,他会将名画盖起来,假装他在临摹惠斯勒的画。德莱是个画家,他根本就不用担心卡尔能看出他在搞什么名堂。”

 

  第二天,麦迪和探长来到德莱家。麦迪指着墙上那幅惠斯勒的画说:“这幅画真是杰作!它的美不只在于忠于原作,还在于它是在一种非常特殊的情况下完成的。如果我们将油灰混在胶水中,就能制造出一种材料,将之涂在油画上,不但能将原来的油画完全遮盖住,而且能在上面画上水彩画。”他停顿了一下,看向德莱,德莱已是脸色刷白。

 

  “这一幅复制的惠斯勒水彩画,”麦迪平静地说,“就画在我所说的特制画布上。糨糊已经将鲁本斯的原画完全遮盖住了,用一些水就能把这些糨糊洗掉,不会损害底下原本的油画。我说得对吗,德莱先生?”当晚,探长就将德莱带回了警察局。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上一篇:棺材里的新娘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