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传奇故事 >

杀手与管家的秘密交易

时间:2020-12-28 10:33:44 | 作者:佚名 | 阅读:次 | 手机版

  【遭到怀疑的杀手】

 

  艾伯特是一名杀手,他有一个自己的原则——只杀坏人,所以,他已经有将近一年没活干,手头很紧。幸好这时杀手经纪人杰索普给他介绍了一笔生意,目标名叫道格拉斯,道上的人都知道他的大笔收入来自毒品交易,可因为一直没有证据,警察也拿他没辙。但道格拉斯这个人嚣张跋扈,触怒了别的黑社会老大,于是对方雇佣杀手来干掉他。


杀手与管家的秘密交易
 

  艾伯特选择在周六晚上动手,任务进行得很顺利。到了周一上午,他跑去找杰索普,想拿走两万美元的酬劳。

 

  杰索普疑惑地说道:“你到底有没有完成任务?报纸和电视新闻里都没有道格拉斯遇害的消息。”

 

  艾伯特回想了一下:“我在周六晚上干掉了道格拉斯,他的尸体至少要到周日早上才会被人发现。今天是周一,也许下午出版的报纸会有报道。”

 

  “艾伯特,你确信你干掉了他?”

 

  “当然,一枪毙命,干净利落。我当时守候在主卧衣橱里,橱门微微开启,道格拉斯走进房间后,我命令他合上房门,随后就开了枪。我查验了尸体,确认他没气之后,才从落地窗那儿沿原路离开。”

 

  杰索普擦了擦眼镜,说:“或许他穿了防弹背心,只是在装死?”

 

  “不,杰索普,我判断得出人死还是没死。他绝不可能骗过我。”

 

  “受害人会不会是个替身?道格拉斯以前就雇佣过别人代他出席某些场合。”

 

  “就算那具尸体不是道格拉斯本人,这桩事应该也会被新闻报道吧。”

 

  杰索普同意艾伯特的想法,补充说:“或许,那具尸体……不管是谁的尸体……还没被人发现?”

 

  “我在周六晚上动手,或许周日早上他没有现身,他家的佣人以为主人悄悄出门去了外地。那具尸体很可能还躺在卧室里,等着被人发现。”

 

  杰索普点点头:“大概就是这样。尸体应该很快就会被人发现,那时就能从报纸上读到新闻。不过,在证明道格拉斯确实死了之前,我不能把酬劳给你。我不能为了你而坏了规矩。”

 

  艾伯特回到住处后,打开电视,看起新闻节目,结果一直没看到与谋杀有关的报道,下午出版的报纸上也不见相关消息。他担忧起来,就算佣人们以为主人离家了,女佣也应该会在周日走进道格拉斯的卧室整理房间吧?

 

  必须得弄清真相。艾伯特查找出道格拉斯家的电话号码,拨打过去,说要找道格拉斯先生。

 

  接电话的是一名男性,回答说:“对不起,先生,主人眼下不在家。”

 

  “请问我在哪儿能联系上他呢?”

 

  “主人没有告诉我详情,我只知道他周六晚上离家去了纽约。”

 

  “你亲眼看见他离开的吗?”

 

  电话线另一头的男子停顿了一下,问道:“先生,请问您尊姓大名呢?”

 

  艾伯特对道格拉斯做过一番调查,知道他对画作收藏颇有涉足,于是假称自己是一名来自旧金山的画商,叫阿隆索,听同行提起过道格拉斯先生,这次到波士顿来做生意,恰好有空,就冒昧地来联系一下,希望能做成生意。“道格拉斯先生可能会对我最近收到的几幅画作感兴趣。”

 

  “道格拉斯先生没有兴趣买画,事实上,他已经决定要处理掉自己的收藏品。先生,您有兴趣买吗?我名叫富兰克林,是道格拉斯先生的管家兼秘书,有他的书面授权,可以代他出售画作。”

 

  根据艾伯特的调查,富兰克林担任道格拉斯的私人秘书有十五年之久,对他的各种情况可以说是了如指掌。于是,艾伯特决定借着买画的名义,去道格拉斯的宅邸探个虚实。

 

  “那么我现在过来一趟,怎么样?”

 

  “好的,先生,我会在宅邸里等候您。”

 

  【别有用意的“画商”】

 

  艾伯特坐计程车到了道格拉斯位于城西的宅邸。他在宅邸门前下车,发现那儿还停着一辆大货车,车身上印着“罗西特精制家具店”。

 

  显然富兰克林一直在门口等他,因为他一跨进门,富兰克林就迎了上来。富兰克林个子相当高,年纪约有四十岁。他递给艾伯特一份文件,是道格拉斯委托富兰克林代为出售画作的授权书,文件最底下签着道格拉斯的姓名。

 

  自称为“画商阿隆索”的艾伯特表示想先参观一下画作。画作陈列在宅邸的四处,富兰克林先领着他去了藏书室。艾伯特对绘画一窍不通,装模作样地说道:“还不错,道格拉斯先生对这幅画索价多少?”

 

  “我家主人买这幅画花了三万块。”

 

  “三万块?”艾伯特“咯咯”笑起来,“我最高也只能出一万五。”

 

  富兰克林试图讨价还价:“两万块怎么样?”

 

  艾伯特坚定地说:“就一万五,一个子儿也不能多。”

 

  富兰克林同意了报价:“好吧,成交,这幅画是您的了。”

 

  就这样,艾伯特以约莫十万美元的价格,答应买下七幅画作。每回富兰克林报出一个价格后,艾伯特总能砍掉至少一半。他们穿行于宅邸中时,数次遇见把家具往外抬的搬运工。富兰克林解释说:“这是要把一些家具送出去更换软垫。”然而在艾伯特看来,那些家具的软垫状况良好,并不需要更换。

 

  艾伯特灵机一动,想到了一种可能性,决定试探一下富兰克林。

 

  逛完几个存放画作的房间后,富兰克林把艾伯特领到客厅,两人坐下,富兰克林给两人倒了酒。

 

  艾伯特笑着问他:“你还有其他东西要卖吗?”

 

  “其他东西?您想买更多画作?全部收藏都卖给您也行。”

 

  “不,我的意思是除了画作和家具,你还有什么要卖的?汽车怎么样?或许车库里停着好几辆你希望处理掉的汽车?”

 

  富兰克林猜疑地打量起艾伯特,试探说:“我觉得您会对车库里的一辆保时捷跑车感兴趣。”

 

  艾伯特这时完全明白了,决定对富兰克林摊牌:“富兰克林,咱们挑明说吧。我俩都知道道格拉斯死了。我知道他死了,因为是我枪杀了他;你知道他死了,因为你发现了尸体,还打算利用他的死亡发笔小财。”

 

  富兰克林眼神闪烁,警惕地望着艾伯特。

 

  艾伯特继续说:“你打算尽快卖掉道格拉斯收藏的画作、家具、汽车,以及其他任何能卖掉的东西,再带着钱远走高飞,我没说错吧?”

 

  富兰克林开口想说话,却被艾伯特抢过话头:“你这招可不机灵。一旦警察介入调查,他们会发现一座被洗劫一空的宅子,加上你的突然失踪,他们把这些线索拼凑起来,不仅会断定是你劫掠了财物,还会认为是你杀害了道格拉斯。于是,警察会在全国通缉你。你为了这笔小钱,不仅要被扣上谋杀罪名,还让真正的巨款从眼皮底下溜走!你亏不亏?”

 

  “真正的巨款?”富兰克林惊讶地问道。

 

  “对,真正的巨款。富兰克林,你当道格拉斯的秘书有十五个年头,你肯定了解他的生意。我能想象到,这些年里你已经学会以假乱真地模仿他的签名。之前那份授权书上的签名就是你伪造的吧?你也知道他的钱都存在哪些银行。我敢说,你经常亲自帮他把资金存入海外的离岸银行,帮他转账,对吧?银行那边都知道你是他的秘书,就算你去办提款手续,也不会惹出不必要的麻烦。”

 

  富兰克林犹豫了一下,承认道:“是的。”

 

  “富兰克林,你现在需要的是时间,去各家银行提款的时间。假如全世界都知道道格拉斯死了的话,你显然不会获得这些时间。”艾伯特说道,“咱们这样来办。我会回去告诉雇主,周六晚上被我杀掉的人是道格拉斯的替身,道格拉斯知道有人要杀他,已经逃之夭夭。但我掌握了几条可靠的线索,推测出他可能的藏身地点,会立刻动身去把他找出来干掉。接下来的两三个星期里,我假装在各地‘追杀’道格拉斯,你则利用这段时间到各家银行提款。我们待会儿把道格拉斯的尸体放进冰柜,等你完成任务后,再从冰柜里拿出尸体,解冻后丢到几百英里外的某条乡村公路旁。”

 

  艾伯特继续说:“等到尸体被人发现,警方展开调查,他们会发现道格拉斯的所有资产仍然都在,包括画作、家具和汽车。他们还会发现你这位忠诚的管家急切地想知道,为什么这么久没收到过主人的音讯。当然,警方会猜测道格拉斯在国外银行里有秘密账户,可他们查不出来。富兰克林,那时你就可以过上富豪的生活,而不是像杀人凶手一样逃跑。而我的要求不高,只要分一半钱就够了。”

 

  【意料之外的真相】

 

  富兰克林一言不发,擦拭掉额头的汗水,起身向主卧走去。艾伯特紧跟在他的身后。富兰克林在主卧门外犹豫了半晌才转动门把手,走了进去。

 

  道格拉斯的尸体躺在房内的地板上,和艾伯特周六晚上离去时一模一样,不同之处是血迹已经干涸。

 

  艾伯特数落起富兰克林:“你不该让尸体就这样躺在房间里,其他佣人有可能碰巧发现尸体。”

 

  富兰克林似乎心头一震:“我压根不知道主人死了,也不知道他的尸体在房间里。”艾伯特注视着他,说:“你是说,尸体从周六晚上起一直躺在这儿,没人……”富兰克林点点头:“周六傍晚,主人上楼去准备行李,他要出门去纽约待上半个月。那天晚上,我没再看见他,就以为他已经走了。从星期天起,我给其他佣人放了一星期假,反正主人不在家,宅子里不需要佣人。所以从周六晚上起,就没人进入过这间卧室。”

 

  艾伯特惊讶地说:“但是那些画作呢?你为什么情愿用低价卖掉画作?还有家具、保时捷……”

 

  富兰克林微微一笑:“我报的价格虚高,就算以三分之一的报价成交,也有得赚。我确实受到主人的委托,那份授权书也不是伪造的。家具重做软垫是因为主人看厌了软垫布料的颜色和图案。至于那辆保时捷跑车,主人一直都想处理掉,如果我能以合理的价钱卖掉车子,他会非常开心。”

 

  艾伯特闭上了眼睛,他这辈子从未这样失算过。他居然告诉了富兰克林自己杀人的事,要不要干掉他?可他是无辜的……

 

  他睁开眼,却看到了富兰克林的灿烂笑容。“你和我的交易还成立吧?”富兰克林问道。两人的目光交汇在一起,从对方的眼神里明白了彼此的心意。

 

  当晚,他们合力把道格拉斯的尸体从后楼梯扛到地下室,锁进一只卧式冰柜。艾伯特把唯一的钥匙装进口袋。之后的一切都按照计划来进行。

 

  最终,艾伯特和富兰克林平分了将近三百万美元,大大超过艾伯特的预期。几个月后,当艾伯特躺在加勒比海岛上晒太阳时,由衷地庆幸自己当时没有错下杀机,不然他肯定还是那个不知哪天会被警察逮住的雇佣杀手!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