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传奇故事 >

诚信的乡村脚夫

时间:2020-06-25 19:55:17 | 作者:佚名 | 阅读:

  豹子头是二龙山当家的,平日里领着众喽专干拦路抢劫打家劫舍的活儿,由于他胆大心细讲义气,而且抢的都是些贪赃枉法、为富不仁之辈,穷苦百姓们个个暗中叫好,这么着威望日隆,渐渐坐地成虎,成了最大的一座山头。


诚信的乡村脚夫
 

  这天手下押上一个老头来,只见老头一脸沧桑风尘仆仆,一双脚板出奇地大,一看就知是常年在外行走的角色。豹子头一见老头的模样便喝问手下:“你们眼睛瞎了吗?怎么抓了一个贫苦百姓来?”

 

  手下一听报告说:“当家的,我们也差点看走了眼,再仔细一瞧包袱,重着哩,里面竟有二十个大洋!当家的,贫苦人家能有这么多大洋吗?分明是只伪装过的肥羊。而且更奇怪的是,老头被设伏的弟兄们抓住后,一不求饶二不反抗,只有一个要求:见当家的一面,不然他就当场跳崖自杀。我们见老头这么坚决,怕其中有隐情,就只好蒙了眼睛带上山来。”

 

  豹子头听了心中诧异,斜着眼看向老头。老头一丝害怕的神色都没有,直通通地对豹子头说道:“我是个乡村脚夫,专门替人家送东西送信件,干这行三十多年了,从没有误过事。今天带的东西被你们抢了,请当家的还给我,不然我只有死路一条。”

 

  豹子头听了,一拍虎皮椅子扶手,叫道:“哈哈哈,这不是与虎谋皮吗?要我说,东西被抢了,你完全可以自个儿赔上嘛。”

 

  老头说:“能赔上早就赔上了,可我即使倾家荡产也赔不起这么多大洋,所以当家的要是不还给我的话,我没脸见人家啊,就非死不可了!”

 

  豹子头乐了:“赔不起,那你不会跑路吗?”

 

  老头摇摇头,说:“干我们这行的,信用比性命还重要,这行当我做了三十多年,小到带过布匹、带过书信,大到带过金子、带过大洋,从来没出过一丝一毫的差错,乡亲们都把我当作天底下最值得信任的人,所以我不能跑。”

 

  豹子头不耐烦了,一挥手说:“我拉山头立杆子也好多年了,还从没有过把到口的肉再吐出去的事,老头你死不死跟我有什么关系?来人,把他眼再蒙了,拖到山下去!”

 

  老头凄然一笑,说:“既然这样,无需你们动手,我自个儿来就是了。”说完“咚”的一声竟一头撞上坚硬的石壁,顿时血花四溅。

 

  不知过了多久,老头悠悠醒了过来,刚睁眼就听到豹子头恶狠狠地嚷道:“老头,你可醒了,我算是服了你了!为了你,我还到城里偷偷请了医生来。”

 

  老头呻吟一声,说:“当家的,你救我干什么?”

 

  豹子头瞪眼嚷道:“不救你,四乡八里的百姓能把我吃了。这两天,我手下人没闲着,到山下一打听,原来你这老头还真厉害,个个一说起你都直竖大拇指,说是天底下第一号厚道人,也是大伙离不开的人。当听说被我抓了后,个个破口大骂,骂我瞎了眼烂了肚肺,说抢那些贪赃受贿、为富不仁的也就罢了,怎么能抢老脚夫?老头,不瞒你说,我再混,也知道贫苦百姓是得罪不起的,好多时候他们就是我的眼线哩,再说我也是贫苦人家出身,这么着只好救你了。”

 

  老头说:“可你救了我也没用,我迟早还是得死。”

 

  豹子头笑起来:“我把抢你的财物还给你,再补偿你一些,你还死吗?”

 

  老头也笑了,说:“该我的你还我,不该我的,我一分一毫都不要,这就是脚夫的规矩。”

 

  这事一经传出,人人赞豹子头讲义气,更赞叹老脚夫轻生死、重承诺,从此以后老脚夫在外送货更加一帆风顺了,无论哪个山头都告诫手下:谁都可以抢,就是老脚夫不能抢。可是过了不久,出大事了。

 

  有人发现老脚夫死了,在一个漆黑一团的晚上,被人用刀捅死在山道上,身上的财物被抢了个一干二净!

 

  二龙山下百姓的情绪一下子燃烧起来,恰好豹子头也听说了这事,便亲自来察看,大伙一见是他顿时怒吼起来:“豹子头,肯定是你见财起意杀了老脚夫,告诉你,这事不会就这么罢休,从此以后我们誓不两立!”

 

  豹子头神色痛楚地看着老脚夫的尸体,缓缓说道:“当我听说这事后,立即召集所有手下询问,我可以负责任地告诉你们,人不是我二龙山杀的!我要杀他上次就杀了,干吗又救他一命还他大洋?”

 

  乡亲们一听,安静了下来。是啊,豹子头说得在理,他要劫杀老脚夫上次就杀了,那凶手又是谁?正心头迷乱,又见豹子头跪下一条腿,伸出一只手轻轻合上老脚夫的眼睛,然后举手向天发誓说:“老脚夫,我不查出凶手,誓不为人!”

 

  时间一天天过去了,豹子头一直没能找到凶手。

 

  忽然有这么一天,村民们上山劳作时发现老脚夫的坟前跪着一人,起初大伙也不在意,以为是来吊唁的,可等劳作归来时竟发现那人还笔直地跪着,像尊雕塑一样,大伙顿时起了疑心。

 

  一传十、十传百,大伙个个赶了过来,连豹子头也闻讯赶来了。正要问,那人先开口了:“老脚夫是我杀的!那天晚上我正好撞见他背了个沉甸甸的包,而我正因赌输了钱被债主逼债,一时起了恶意便杀了他抢了东西。”

 

  大伙一惊,随即愤怒起来,个个挽起衣袖就要上前,眼看着大伙的情绪就要失控,那人又开口了:“但随后我就发现抢错了,只怪天太黑了没看清,我抢的人竟是老脚夫,一个菩萨一样的好人,更要命的是,上次被大当家抢去的大洋就是我的!老脚夫为了我的大洋可以不顾性命,而我却杀了他……我恨死了自个儿,一段时间的煎熬过后还是过不了这关,所以就来了。现在我也不劳大家动手,这就自行了断!”

 

  那人说着从怀中掏出一柄小刀,猛地一刀刺进自个儿的右眼,顿时鲜血迸流,直吓得众人失声尖叫,掉过头不敢看,只有豹子头冷眼瞧着,握着马鞭的右手青筋直暴。

 

  那人疼得浑身直打战,好容易撑住了不倒,口中说:“我有眼无珠,留着它又有什么用?”

 

  说着他又举起刀,再刺左眼,电光火石间,众人忽听得耳边风声急响,随即“啪”的一声,大伙再一瞧,原来是豹子头一马鞭抽落了那人手中的尖刀。

 

  仅剩一只眼的那人苦笑道:“各位,难道我求死也不许吗?”

 

  豹子头喝道:“不能就这么便宜了你,听着,暂且留下你一只眼睛,日后要用。”

 

  那人一脸迷茫,问道:“干什么用?”

 

  豹子头一字一句地说道:“接过老脚夫的班,作为赎罪之用,这样老脚夫的在天之灵才会安息,因为大伙需要一个脚夫。我说,你连死都不怕,难道还怕当一个脚夫,一个跟老脚夫一模一样的脚夫吗?”

 

  那人一下子愣住了,大伙也愣住了。

 

  从此以后,山村跟外面的联系再次通了,那独眼人背起了老脚夫褪色的信包,从此风雨无阻、尽心尽力地行走在四乡八里,他的小屋就建在老脚夫的坟旁。

 

  人们开始以为这独眼人只是一时的冲动,谁知一天天一月月过去了,这人竟跟老脚夫一样,勤勤恳恳地埋头赶路,所带财物也分毫不差,比当年的老脚夫有过之而无不及。

 

  再往后,豹子头也下了二龙山,不知去向,其他大小山头也慢慢太平了。在那个兵荒马乱的年代,因为两个脚夫,这儿竟暂时成了一个风平浪静、民风淳朴的世外桃源。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上一篇:奇怪的小蛇
下一篇:瘸腿马王赛赤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