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传奇故事 >

天有大算盘

时间:2018-06-13 19:54:58 | 作者:万芊 | 阅读:

  诸家是陈墩镇上排得上名的殷实大户,祖上中举、做官多人,到了一九四二年,诸家已有良田百亩,布庄南货店多家,全家老小过着富足安适的日子。


天有大算盘-传奇故事
 

  陈墩镇地处江浙沪三省市交界,二十世纪四十年代,正值兵荒马乱的时期,湖匪猖獗,偷盗抢劫杀人越货,时常不断,一时内忧外患,百姓生活苦不堪言。诸家自然也加强防范,加固院墙,雇用家丁,还派人值更。

 

  然百密一疏,某日,诸家一对十三岁的龙凤双胞胎在上学时不见了踪影。

 

  一直到傍晚时分,才有人在诸记南货店门口发现了一个小竹篮,篮里放着一只血淋淋的断手掌和一封要挟信。南货店里的伙计见状急去诸家报告。

 

  诸家撑门面的是诸元朝,也就是双胞胎的爷爷。

 

  诸元朝取过竹篮一看,心为之一紧,他认得,那断掌是常负责护送双胞胎上学的家丁阿四的左手,急急取过要挟信一看,那信证实诸家那对心肝宝贝龙凤双胞胎已被歹徒绑票,光天化日之下,连同贴身护送有些武功的阿四一起绑走,足见对方并非等闲之辈。要挟信上要诸家速筹现大洋三万元,否则每日送上手或足一只。第二日,果真在布庄边的小弄堂里发现了另一只断手掌和第二封要挟信,信上要诸家把现洋三万元在当天傍晚时分放在淀山湖边的三叉港口点着桅灯的小扯篷船上,放上现洋后,解开缆绳让其一路顺风漂移。

 

  三万现大洋,对于诸家来说,也是个撑破天的大数目。搜遍了全家各店各房,一日之间也只筹了五千大洋,无奈之际,只能依绑匪所要求的先把五千现洋放在小扯篷船上,任风漂走。现大洋里自然还附了一封请求宽限的书信,诸元朝在信中发誓,即使卖田卖店卖房,也一定会筹满现洋三万,只是容许宽限几天,并力保双胞胎平安,且留下家丁阿四性命。

 

  第三日,深晚,黑灯瞎火中,诸家正在惴惴不安的焦虑等待之中,园丁又在院中捡到一支飞射而来的箭,箭身上绑着第三封要挟信,要挟信上要诸家依老法子日送五千现洋,限时三日,否则撕票。

 

  诸家无奈,只能四处求人卖田地卖店铺卖房产,然镇上大户人家,一是怕露富也同遭厄运,二是兵荒马乱之际,也实在无人有添置田产家业的心思。故诸元朝跑遍了镇上所有的有钱人家,筹钱之事仍屡屡碰壁,只借得少许现洋,也只是杯水车薪。唯有开药铺的田老板,答应帮诸家一把,只是条件相当苛刻,一大叠田契,几乎是白送,只换了四千多现洋,但这对于诸家来说已是救命稻草。

 

  药铺田老板,其实也是近年中才来小镇落脚的外来户,人家有多大背景,有多大实力,诸家一无所知。只是田老板答应,可以通过生意上的朋友,帮诸家筹钱,条件是诸家一定要给田契、房契。

 

  于是,紧接着的两天中,诸家一大叠田契房契,变成了现大洋,再一次依老法子送进淀山湖。如此这般,诸家开始生疑,在送出的现大洋上,秘密做上记号,结果果真在田老板那儿第二次拿到的现大洋中,发现了这些秘密的记号。然事已至此,诸家已变卖了家中几乎所有的房产、田产,只留下一处祖传的老屋和一些祖上传下的古玩字画。所幸的是绑匪最终还是信守诺言放回了诸家的那对龙凤双胞胎和业已双臂残缺的家丁阿四,问起绑票的细节,三人懵懂中只记得路上僻静处被人蒙了嘴鼻,后来一直晕睡着。

 

  诸家想报官,但想想整个绑票过程中,并无真凭实据,镇上有被绑票而报官的,但谁也奈何不得这些穷凶极恶的绑匪。只是几天之间,诸家从一个殷实家庭沦为平常人家,全家老小只能是欲哭无泪。为从长计议,诸家青壮年中有的出外谋生,有的出外读书,家丁、伙计们也抹着泪,念着东家的好各奔东西。

 

  自诸家沦为平常人家后,靠变卖仅有的一些古玩字画苦苦度日,然时下局势紧张,诸家老小也开始遍尝普通百姓在那些困苦日子里所经历的百般辛酸与苦难。尤其那对龙凤双胞胎,缺少了殷实家庭的呵护,也和苦人家的孩子一般,早早地懂了事,更因为家里为了解救他们而耗尽了家财,愈发使他们早早地成熟。没几年,便外出学徒做工开始自食其力,稍有节余,总不忘往家捎些钱物,虽少得可怜,但也足见双胞胎的一番孝心。

 

  与此同时,药铺田老板,几乎一夜之间成为陈墩镇上的首富,没几年,便有了田地数百亩,店铺也盘了好几十家,妻妾成群,武装家丁前呼后拥,在陈墩镇上更是翻手是云,覆手是雨。

 

  然到了一九四九年三月,陈墩镇解放,不可一世的田老板被定为恶霸地主,被人民政府公审后枪决了。枪决的那天,正下着大雨,诸家全家老小相拥着早早地去候着,默默地看着田老板扑倒在污泥水里。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上一篇:倔强的石匠
下一篇:穿墙取物的异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