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传奇故事 >

画里的半边鱼

时间:2018-05-29 19:42:11 | 作者:书剑 | 阅读:

  华子岗看上去文质彬彬的,不显山不露水,在宜城街头租了间门面房,专门靠给人画肖像画为生,有时也画一些花鸟鱼虫,没有人知道他实则是中共第二条战线上的秘密情报人员。


画里的半边鱼-传奇故事
 

  这天晚上通过收音机得知:宜城地下党组织内出现一个叛徒。目前有两人嫌疑较大,一叫镰刀,一叫同花顺,但也不能完全确定叛徒就是其中一人。镰刀和同花顺自然都是化名了。华子岗的任务是:以最快的速度确定叛徒,并坚决除掉,否则后患无穷。

 

  为了保密需要,华子岗他们只有纵向联系,没有横向联系,也就是说所有情报人员之间都互不相识,华子岗完全不知道镰刀是谁,同花顺又是谁,所以这个任务相当有难度。华子岗为此想了好长时间,终于想出了一条妙计。

 

  他首先用密码写了一封信,放在城东关帝庙关帝爷的肚子内,然后紧急启用平时不用的发报机,用暗语请上级通知镰刀:到关帝庙取情报。

 

  华子岗知道,镰刀很快就会取走信的。在信中,华子岗写道:请于后天中午十二时,望江楼大酒店一楼大堂见,有紧急情报当面报告。为清楚辨识,请你头戴礼帽,手上拎条大青鱼。

 

  约定时间快要到了,华子岗在望江楼一角静静地吃着饭,他鼻梁上架副墨镜,戴着一顶黑呢帽,左脸颊还贴着一张膏药,这样一来就没有人认出自己了。

 

  十二时整,华子岗偷眼看到一人进了大堂,此人头戴礼帽,手上拎条大青鱼。在大堂内高调晃了两圈后,来者对店小二高声说道:“把这条大青鱼煮了,我就爱吃个鱼。”

 

  不用说这个就是镰刀了。可是华子岗并没有上前相认,他依旧静静地吃着饭,一双眼睛藏在墨镜后警惕地打量着四周,可以看到大堂内并无异样,并且外面也没有可疑人员。

 

  过了一会煮好的鱼端上来了,镰刀美美地吃了起来。华子岗站起身,不动声色地走了出去,他还是没有跟镰刀打招呼。

 

  出了望江大酒店的门,转悠两圈后,华子岗确信身后没有跟着特务,他的心放下了,可以确信一件事:镰刀没有叛变。

 

  原因很简单:如果镰刀叛变了,他肯定会趁接头的机会埋伏下特务捉拿华子岗,现在没有特务埋伏,就证明镰刀没有叛变。

 

  但现在还不能确定叛徒就是同花顺,说不定是其他人员。唯一的办法就是把这条计策再试一遍。

 

  回来后华子岗再次用暗语写好一封信,然后用发报机请求上级,通知同花顺去取信。信的内容跟上次一样,只不过换了取信地址,在城西一座大桥桥墩的裂缝内。这样一而再地使用发报机是件十分危险的事,很可能被特务监控跟踪到,但情况紧急,只好冒险了。

 

  约定见面的时间到了,华子岗事先化好妆,并且提前坐进了望江楼大酒店的大堂内。为数不多的食客们正说说笑笑地吃着饭,一切正常,就在这时同花顺进来了。

 

  华子岗之所以一眼认出同花顺,自然是因为来者跟上次镰刀的装束一样:头戴礼帽,手拎一条大青鱼。

 

  酒楼内外同样没有可疑人员,这么说同花顺同样不是叛徒。这时同花顺对上前迎接的店小二说道:“把这条鱼煮一下。”

 

  一种不好的感觉突然毫无征兆地冒了上来,这感觉说不清道不明,曾数次救了他的命。可是,四下里并无异常啊!

 

  华子岗一边低头吃饭一边快速思考着、分析着,猛的电光一闪,明白了:店小二换了,不是上回那个店小二了。

 

  店小二临时换了,或许并不能说明什么,但至少值得怀疑,很可能是特务伪装的。

 

  必须确认一下,即使有风险。华子岗不容多想,一举手对店小二叫道:“小二哥,我点的鱼香肉丝怎么还不上来?”

 

  店小二清脆地答应一声:“这就来喽!”说着从后厨飞快地端过菜来。当他把菜放下的一瞬间,华子岗看到他右手虎口处有老茧,这是常年摸枪留下的痕迹。

 

  猜想被证实:同花顺是叛徒。他带着特务来捉拿前来跟他接头的人,为防止被发觉,他肯定把特务事先安排进了后厨。

 

  华子岗不动声色,慢斯条理地吃着饭,那边同花顺也在津津有味地吃着他的鱼,华子岗甚至清清楚楚地看到,那个店小二上前收拾桌子时,跟同花顺交换了一下眼神。虽然仅仅一次,但华子岗捕捉到了。

 

  华子岗站起身走了出来,他不用回头也知道,特务跟在后面,刚才大堂内食客不多,特务们有足够的人手跟踪每一个人。

 

  华子岗暗暗用力加快了步伐,一边走一边取下墨镜一看,墨镜上清清楚楚地反射出身后有人。

 

  前面的每一个岔道华子岗都了如指掌,在快速钻了几条小巷后,终于成功地把特务甩了。这下华子岗放心了,正不急不慢地往自个的画室走着,突然心一凉:画室斜对面,有人在墙上的裂缝内插了一面小黄旗。

 

  当初潜伏到这里时,组织上曾告诉华子岗:会有人在暗中保护你的。一旦画室对面的墙上插上一面小黄旗,那就是有危险了,保护他的人,就叫黄旗。

 

  现在黄旗出现了!

 

  华子岗头脑嗡的一声炸了,这回凶多吉少了,但随即意识到,此刻自个的生命安全是小事,必须立即把情报传送出去。

 

  华子岗当即大踏步冲进画室,拿起毛笔就画了起来,只几笔就画好了一幅写意画,然后把这幅画挂到画室外面。这么做像是在晾干,实则是把画给人看,相信暗中保护自己的黄旗会看到的。

 

  刚挂好画,几个特务就冲了进来。刚才华子岗大意了,他并没有完全摆脱掉特务,狡猾的特务采取分段跟踪的方法,终于跟上了华子岗。

 

  街上的人突然听到一声爆炸,爆炸声是从华子岗的画室内传出来的,华子岗拉响炸弹,与特务同归于尽。

 

  人群中有一人眼含热泪,他就是暗中保护华子岗的人:黄旗。可是他只能眼睁睁看着战友死亡,并且不能过于悲伤。从投身革命的那一天起,他们就树立了为革命随时牺牲的信念。现在最重要的事是,华子岗决不会无缘无故地牺牲的,他肯定会留下什么。

 

  华子岗在生命的最后一刻画了一幅画,这么说所有的情报全在画中。

 

  黄旗看到,这是一幅奇怪的画,画面上只画了半边鱼,还是熟的,朝上的半边已被吃掉了。这是什么意思?

 

  就在这时幸存的特务开始搜查起来,画也被收走了,没有更多的信息了。

 

  黄旗陷入苦苦的思索之中:半边鱼代表什么呢?想了半天,突然醒悟过来:这条鱼只剩半边,要想再吃的话,必须把鱼翻个身。这么说叛徒的名字中应该有个“翻”字,或者“凡”“帆”之类的字。

 

  黄旗立即上报,上级很快回复,所有潜伏人员的名字中没有类似的字,即使化名也没有。

 

  可是,华子岗既然有画画的时间,为什么不干脆写出叛徒的名字?那多省事!转念再一想,不行,如果明晃晃地写出名字,我能看到,叛徒也会看到,叛徒见暴露必然会隐藏起来,那样一来除掉他就很难了。所以一定不能让叛徒知晓他自个暴露了。

 

  可“半边鱼”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形势越来越严峻,已开始有地下党组织遭到破坏,必须立即找出叛徒。黄旗急坏了,这天胡乱走着,不知不觉中来到了鱼市码头。天已中午,黄旗决定到渔家船上吃顿便饭,渔家人煮鱼很好吃的。

 

  黄旗还叫了渔老大陪自个一起吃,他点了条大鲫鱼。吃着吃着黄旗愣住了:一条鱼只剩半边了。他一下子想起了战友华子岗,战友死了,可他临终前留下的谜语还没破解哩。

 

  就在这时渔老大开腔了:“来,我把鱼顺一下。”说着一伸筷子,把鱼翻了个身。

 

  黄旗浑身一怔,失声叫道:“你刚才说什么?”

 

  渔老大不好意思地解释道:“我们是水上人家,一天到晚风里去浪里来,禁忌特多,把鱼翻身时忌讳个‘翻’字,所以就说成吉祥话‘顺’一下……”

 

  华子岗的老家正来自渔村!黄旗大叫起来,一把抓住渔老大的手握了又握。

 

  一切都明白了:同花顺是叛徒,他名字内有个“顺”字。

 

  黄旗立即有针对性地开始了跟踪,终于在一家妓院内堵住了前来寻欢作乐的同花顺。面对黑洞洞的枪口,同花顺交代了一切,然后痛哭流涕地请求饶命。

 

  黄旗咬牙说道:“ 我放过你,怎对得起我的战友?!”说着扣动了无声手枪的扳机。

 

顶一下
(3)
100%
踩一下
(0)
0%
上一篇:石匠的绝技
下一篇:倔强的石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