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传奇故事 >

奇人油条三

时间:2018-05-08 19:37:30 | 作者:赵明宇 | 阅读:

  北方人说话的尾字儿化韵,确切地说,油条三应该叫“油条三儿”。油条三有三小,小个子、小嘴巴、小眼睛,人长得也精瘦。他这个名字的来历,源于他爹老段是卖油条的,每天一大早在巷子口炸油条,而他排行老三,被大家称作油条三。

 

  在元城,油条三算个奇人。


奇人油条三-传奇故事
 

  油条三在十二岁那年失踪了,去了哪里?谁也不知道。八年后油条三站在父亲面前,父亲老段惊喜地说,三儿,这些年你去哪里了?油条三慢声细语地说,出去学武艺了。老段瞧着他还是瘦瘦的,黄巴巴的,寡言少语,只是个头比以前高了一些,就说,你能学得什么手艺?还是给我打下手,卖油条吧。

 

  油条三闷声不语,默默地坐下来,左手拉风箱烧火,右手抄起一双大筷子,从油锅里面捞油条,再把油条放在笊篱上,澄去油汁。

 

  过往的行人在这里买了油条,坐下来,要一碗豆沫或者豆腐脑,泡油条,吃饱喝足,付钱走人。这天来了个壮汉,吃完饭抹嘴要走,老段过去拦住,先生,您还没给钱。壮汉停住脚步,转过脸说,先赊欠着,有了钱加倍给你。老段就知道遇到硬茬了,只好默不作声。油条三嘹亮地喊了一嗓子,这位大汉,慢走。大汉正好走在油锅前,沸腾的油锅翻滚着,下锅的油条被炸得滋滋响。油条三说,你还没吃饱吧?来,我给你再捞一根热油条。说着话,一只手慢腾腾地伸进油锅,捞出来一根金黄的油条,笑眯眯地说,这个是免费的。

 

  那壮汉吓得目瞪口呆,扔下几枚铜钱跑了。

 

  老段更是吃惊,三儿,你在哪里学的本领?你有本领了,爹就不受气了。油条三笑笑,不做声,低头烧火。

 

  那壮汉是盘龙寨的一个喽啰,回去把这事儿汇报给了土匪头子马大棒。马大棒说,还有这等奇人?把他请上山入伙,如若不答应,灭了他一家。

 

  接到马大棒的请帖,吓得老段尿了一裤子,说三儿,盘龙寨是土匪窝,咱惹不起,你快逃走吧,这可不是你在油锅里捞油条那么简单。油条三慢腾腾地抬起头,蜡黄的瘦脸嘿嘿一笑,说不就是见见他马大棒啊,有什么了不起的。

 

  这口气,让老段瞪圆了眼睛,三儿,那马大棒可是在咱元城街头一口气铡过十六个孩子的,提起他,都吓得尿裤子呢!油条三好像没听见,拍打着裤腿上的灰尘,站起来,袖着手要走。老段说,三儿,你这是去哪里啊?油条三说,去见马大棒,中午吃饭别等我了。

 

  说完转身又走。

 

  来到盘龙寨,天色正午,一个个壮汉站在寨门前,袒胸提枪。油条三依然袖着手,小个子低头走路,如入无人之境。马大棒哈哈大笑,不屑一顾地说,原来是个瘦猴儿。

 

  油条三鼻孔朝天,眯着眼睛说,怎么着,把人请来了,也不让座?

 

  马大棒愣一下,让人给油条三搬过来一把椅子。油条三在椅子上落座,只听咔嚓一声响,椅子折了。油条三说,马司令,你这是什么椅子啊,还驮不动我这个瘦猴子。

 

  把我那把槐木椅子搬过来。马大棒一声厉喝,只见四个喽啰气喘吁吁地抬着一个大椅子进来。这椅子不仅个头大,用料也厚实,四条腿碗口粗。油条三说声不客气了,再次落座,咔嚓一声,椅子腿又折了。油条三拍打着屁股,脸上故作呲牙咧嘴状,说你们盘龙寨有没有结实一点的椅子啊?

 

  马大棒惊痴呆呆,心说,这小猴子真是来头不浅,有功夫啊。但是马大棒也不是吃素的,见多识广,什么不知道啊,一边笑着说多有得罪,老弟多包涵,一边让手下喽啰用高粱秸秆捆绑一个椅子,上面糊上纸,搬出来说,老弟,委屈您一下,没有好椅子了。

 

  油条三一看,笑了,说这把椅子好啊,抬身坐了上去,稳稳的。马大棒大惊失色,下了金交椅,双手打拱说,您是高人。来人,看酒!

 

  喝得醉醺醺的,马大棒说,我想邀请您入伙,二当家的这把交椅给您留着呢。油条三说,马司令,您干这个营生也不是长久之计,能有什么好下场?大名七师正在闹学潮,出了共产党,是为老百姓做事的,依我看,咱跟着共产党干吧。

 

  马大棒说,共产党能成气候?你得容我考虑考虑。不过咱们是朋友。

 

  后来,马大棒做了日本人驻守元城的皇协军城防副司令。解放元城的时候,城门被攻破,城内乱成一窝蜂。马大棒听说攻城指挥部有个叫油条三的人,大喝一声:老子后悔啊,当初我怎么没听他的话!

 

  说完,拔枪自尽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