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传奇故事 >

核雕王传艺

时间:2018-04-16 13:34:42 | 作者:刘阳河 | 阅读:

  东城区的核雕王姓李,膝下无子,仅生一女。核雕王的镂空圆雕罕成一绝。那次举行的雕王大赛上,他的作品不足指头大,雀蛋似的,中间镂空,核上,雕了一个蟹篓,八只螃蟹,外面七只,里面一只,每一只螃蟹都蟹足张扬,形体不一,却灵动逼真。

 

  北城区的雕匠年轻,二十来岁,屈居李雕王之后。他的作品也是核雕,但大如鹅卵,核上亭台楼阁,黑瓦弯檐,八个少女于亭内翩翩起舞,衣带飞扬,线条流动,人物圆润,又各具特点。


核雕王传艺-传奇故事
 

  李雕王在北城雕匠的作品前凝视许久,大赞道,雕功深刻,形象细腻丰富。北城雕匠在李雕王的作品前恋恋不舍,欣喜不已地说,精工妙品,名不虚传。

 

  北城雕匠回来,揣摸着李雕王的手法,想了大半年,摸索了大半年,还是没有悟出道道。他急得吃嘛不香;干嘛活儿都没劲。整天望着城东发痴发呆,唉声叹气。他娘见他这般模样,忧心地说,粪蛋,你可以拜李雕王为师的。

 

  粪蛋摇了摇头,早听说李雕王才高气傲,拒绝了城内外慕名前去拜师的人,何况自己是李雕王的竞争对手,他娘提醒他,粪蛋,去李雕王家偷学!

 

  粪蛋听了,高兴地从凳上跳起。晚上,他从城北走到城东,躲在李雕王的窗棂下,透过纸窗的破洞,悄悄地看李雕王在灯下叭叭地动刀动锉地雕虫,雕鼠,雕树,还雕人。他边看边品,津津有味。有一晚,一个女孩突然从门外闯进了李雕王的工作室,门推得急,叽嘎一声,惊了聚精会神雕刻的李雕王,手一抖,一刀削断了核上的屋檐。李雕王气得摔了作品,凶狠、绝情地把女孩赶了出来。

 

  粪蛋为那个雀蛋大、快完工的作品感到可惜,他看李雕王辛苦地雕了一个月。有一天夜晚在街上,粪蛋碰见了那个被赶出的女孩,女孩坐在街沿石板上孤独无助地痛哭。深更半夜了,女孩多可怜啊,他就把她带回了城北。

 

  女孩在粪蛋家手脚勤快,对粪蛋娘知冷知暖很贴身。据她讲,她是李雕王请的小保姆,老家住在很远的乡下,父母早故了,那晚进李雕王的工作室,是李雕王的女儿病了,要他打个电话去请医生。她还告诉粪蛋,李雕王的核雕与他的手法一样,只是微雕,刀锉更细。说罢,从衣兜里摸出一根绣花针大的刀,一把绣花针大的锉。粪蛋看着这两样精细的工具,想着那么久的偷学,终于有了眉目,兴奋地一把搂住女孩就亲。女孩在粪蛋的怀里挣扎,羞红着脸说,我还没嫁呢。

 

  粪蛋愣住了。粪蛋娘说,这姑娘人好,娶了!女孩陪着粪蛋天天练,肚子也慢慢变大了。粪蛋准备的一年一度的又一件参赛作品,在大赛前一天晚上收了刀锉。这一次,他雕得更细更生动,信心十足。

 

  这一年的赛场上,粪蛋站在李雕王的作品前,仔细看着,只见核上一个打赤脚挽裤腿的少年,裸露的脚踝处,一只小虾正准备弓背一弹而走,还有几只形态各异地虾,从不同地方以不同角度游动。粪蛋惊讶地深深吸了一口冷气。再打量,核尖上一只虾的左侧,一根长须断了,是重新粘上的。粪蛋诡异地嘿嘿笑。

 

  李雕王走到粪蛋的作品前,若有所思地瞄了一眼粪蛋身边的女孩,女孩看着他欲言又止。李雕王盯着粪蛋的作品反复看,核上花儿鲜嫩嫩一簇,有含苞,有绽放,更有似羞涩,欲放未放的。其中一朵上,一只蜜蜂若即若离地煽动着薄薄的翅膀,采着花粉。还有两只翘着屁股的蜜蜂,埋头缩进了另两朵花蕊,它们身上的纤毛和花斑,微风徐来,随风拂动。围观的啧啧称奇,都说今年的雕王要换人了,然而李雕王听了很高兴,突然对女孩说,女儿啊,粪蛋偷学得好,你传授得也好啊!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上一篇:郎中与鬼子
下一篇:神汉程白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