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爱情故事 >

两颗相爱的心

时间:2017-12-11 19:11:51 | 作者:张宇璇 | 阅读:

  雨凡几次与我提到过要分手,我也知道自己确实有些配不上她。她的家在大城市,与老家在乡村的我本来不属于一路人。另外她的相貌属于那种百里挑一、千里挑一、也可以认为是万里挑一的美女,与她在一起的时候,我心里也会有那种占了便宜的感觉,一朵鲜花被插在了牛粪上,我也经常会替她打报不平。

 

  我还曾经劝说过自己,既然强扭的瓜不甜,那不如就急流勇退,这样对彼此都是一种解脱。我还事先安排好了几句分手时的演讲辞,意思就是让自己大度一些,既然做不成了恋人,那也不能成为仇人,做普通的朋友还是可以的。于是,当我们俩走到商场前面的那个十字路口时,雨凡便再次提出了那句话,说佳盟,我们俩还是分手吧!

 

  雨凡,我要先向你说一声“谢谢!”感谢你做了我四年多的女朋友。我停下脚步,拉住雨凡的手,十分留恋的表情,说雨凡,我认真地回想过我们之间的友谊,确实是你迁就我的地方太多,即使分手,我也一点都不恨你。那么就这样吧,你继续朝前走,我转身回去,从此我们俩就是普通的朋友了。不过,有些话我还是要告诉你,在你遇到困难的时候,我会始终如一地帮助你。另外,我还要再嘱咐你两句,早上一定要吃了饭再去上班,你胃疼的毛病就是这样做下的,这个不良习惯一定要改掉。还有一件事情,你已经不胖了,不需要再减肥。这可能也是你厌烦我的一个原因。其实我就是觉得,两个人在一起,总得要多替对方考虑。行了,不说了。你继续朝前走,我转身回去,然后我们俩就算是分手了。

 

  佳盟,说心里话,我对你没有任何成见。雨凡再一次将她曾经说过的话讲述出来,说佳盟你也知道,我妈对你一直就有成见,她身体不是太好,我又是她唯一的女儿,我是不想伤了她的心,所以只能是你主动地退出。

 

  我知道这个情况。雨凡,你朝前走吧!我已经考虑过,一定不会死气白咧地纠缠你。我冲着雨凡做出一个手势,示意她转过身去朝前走,说今日一别,我们俩的缘分也就尽了。

 

  佳盟你别这样,即使我们俩分了手,我们还是最好的朋友。雨凡说,我还是会把你当成自己最亲近的人来对待。

 

  雨凡也示意着我,她让我先走。我说女士优先,还是你先走吧,当你的背影消失的时候我再转身。

 

  雨凡拗不过我,她便冲着我点了一下头,然后便转身随着人群过了路口,她的身影很快就消失人群之中。

 

  转回身的那一刻,我能够感觉出来,空气是咸湿的,混杂着令人禁不住屏息的气味和尘埃,在空中奔涌起伏。阳光似乎来得不是时候,金色的余晖轻拂过迎面路人的脸颊,将其揉搓得通红。而那些地表处随风摇曳的光斑,变幻成了蜂房,或者破碎回忆,令人非常惋惜。穿过一片茂密得难以想象的阔叶树林带,我忽然又回过了头去,似乎还要再找寻回去,去追寻雨凡那熟悉的身影。然而,眼前已经没有了那个人,即使我马不停蹄地去追赶,我心里也十分清楚,彼此之间已经不可挽回,即使还能够与她相聚在一起,那也只能是片刻的小憩,也只能让她更加地瞧不起我。


两颗相爱的心
 

  夜色慢慢地降临,我终于拖着疲惫的身体朝一家咖啡厅走去。

 

  夜幕中,有些场景在我脑海中不断回放,幻灯片一般,许多零碎的片断交错地出现,仿佛彼此之间没有任何的关系。夜色虽然不是很清晰,可那些片断却在我的内心深处清晰地折射出一个主题,那就是雨凡,分手对她并不是一件很乐观的事情。

 

  喝完最后一口可乐,我轻咳了一声,清了清嗓子,这才望向窗外的繁星,思绪就穿梭一样地运转起来,那个速度快得我把怎样回到家里的事情都抛到了脑后。

 

  怎样倒在床上的经过也没有,我只知道自己心里一直都在想着雨凡,没有她陪伴在身边,生活将会变成枯燥无味,活着似乎也没有意义了。

 

  夜色中,雨凡再次出现在我面前,她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述说着来世再来找我。我劝说着她,雨凡,我们俩不是已经说好了吗,分手之后,我们俩还是好朋友,彼此的心里,如果遇到想不开的事情,还可以来找对方述说,不要动不动就说来世相见,那样太伤感情了。雨凡说,我就是不放心你,所以才会过来再看看你。

 

  过去没有过度日如年的感受,夜晚也很少做梦,而这一夜却仿佛几个世纪那么漫长。

 

  晨风与正午的太阳交替出现,春夏秋冬似乎在一个黄昏中不断地演绎。时空穿越,季节交换,我的灵魂仿佛脱离开身体,已经分不清白天和黑夜。曾经有过的经历,一遍遍在脑海中回放,而我自己却仿佛成了局外人。我如何都弄不明白,黑夜竟然会通透剔亮,而白昼却又显得有些昏暗。我曾经沉寂了心灵,这一夜无比活跃,魂魄也会跟着起哄,并且把睡眠抛到了九霄云外,这个夜晚,我领会了什么才是真正的彻夜无眠。

 

  我记得雨凡带我去了一个地方,那里有一面墙,上面写了一个很大的“惘”字。

 

  我仿佛是那种站在时间交差点上的一个人,我面前没有方向。回头看时,所有的景象都很熟悉,仿佛都是自己曾经走过的道路,而往前看时,四周都是无尽的路口。再往四周看时,是难以触碰也很难逾越的迷雾。所有的这一切,包裹我的身体,束缚我的心灵,宛若在黑夜中,伸手不见五指。我看了一眼雨凡,她也显得很焦躁,她也在原地跺脚呐喊,我知道她和我一样,也是撕心裂肺地难受,也是声嘶力竭地在心底呐喊。

 

  这个夜晚很长,也很宁静,根本没有谁来理会我们,更没有人肯于倾听我们的控诉。后来,我们也终于从怒吼中苏醒过来,发现自己吼得一点意义都没有,因为这个空间里面只有我们两个人,如果我听不懂她的心声,她也领会不了我的感受,那么我们彼此之间就只能像两个傻子。雨凡痛哭流涕之后,她拍拍衣袖、整整衣襟,然后就一声不响地向前走去。

 

  她没有与我打招呼,似乎还要去寻找什么。跟随在她的身后一路追随下去,我觉得任凭她去了什么地方,都要与她形影不离,我也情愿纠缠下去。迷雾渐渐散去,夜色慢慢明亮,我也忽然感悟出了什么,不离不弃,一切都以雨凡的意志为中心,不就与她永远地在一起了吗!我忽然感受到极大的鼓舞,身心也就不再疲倦。

 

  陪伴着她继续走下去,雨凡的脸色逐渐变得开朗起来,黑夜消散,信心倍增,这一夜我也终于没有白白地度过。

 

  来到一处庭院前,雨凡停下脚步,她两眼盯着墙壁上一个大大的“情”字看起来。

 

  我忽然想起来一句歌词,“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

 

  那一刻的感悟,惊得我差一点跳将起来,原来“情”能让人生死相许?而我却在雨凡的一句分手面前,直接败下阵来。原来,我总以为自己的付出就会有回报,其实,情是不求回报的付出,是相爱的双方永远的伴随,是彼此间的心心相印,也是爱的另一种称呼。

 

  莫非,雨凡此时也在迷茫之中?否则她怎么也在感悟着那个“情”字?难怪有人说,“恋爱时,我们还年轻,相爱时,我们却什么都不懂。”其实我和雨凡也都如此,所以我们在相处了四年之后,累坏了她,也累烦了我,而我们却又总是把“生生世世”挂在了嘴上。

 

  雨凡,是我错了。我上前一步拉住了雨凡,说从今往后,你说东,我就不往西去,你的喜爱,就是我的选择。

 

  佳盟,我知道自己也错了。雨凡说,我不该和你耍小性子,更不该剥夺了你的意志,幸福只能是我们两个人共同奋斗取得到的成果,与家庭和其他财富没有任何关系。

 

  夜色慢慢消退,结局,仿佛变得更加完美;疲倦渐渐离去,我们彼此都告诉对方,再不提分手,再也不分离。

 

  我和雨凡牵手向前,忽然看到了另外的我们俩。雨凡倒在病床上,而我此时就陪在她的身边,难道我们俩的灵魂都脱离开自己的身体?难道人真的有灵魂?

 

  我正在惊愕的时候,忽听到手机响了起来,我也猛然从睡梦中惊醒了过来,原来只是做了一夜的迷梦而以。

 

  电话是雨凡的爸爸打来的,他在电话里告诉我,说佳盟你赶紧过来,雨凡正在医院抢救,你们俩的婚姻我做主了,以后谁都拆不散你们俩!

 

  天已破晓。我猛地从床上爬起来,飞快地穿好衣服,脸都没顾得洗一把就匆忙地从家里跑了出来。

 

  来到医院,在急救室的门外,我见到正在低声哭泣的雨凡母亲。她瞧见我来了,便示意我赶紧进去,说你快去劝一下雨凡,你们俩的事情我再也不管了。

 

  我闯进急救室,雨凡的情绪还十分不稳定,她挣扎着不让医生抢救。雨凡的爸爸紧紧地抱着她,嘴里还在劝说着她,雨凡你听爸爸告诉你,佳盟马上就到,我已给他打过电话,他已经回答了我,那就说明他还活着。

 

  不可能,不可能!我都已经梦到了他,他的身体和灵魂都已经分开了,那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雨凡,我来了。我冲进抢救室,直接奔向了雨凡。她瞧见我的那一刻,我们俩的泪水同时都流淌了出来。

 

  佳盟,我一夜都没睡。雨凡告诉我。

 

  雨凡,我也是彻夜无眠。我告诉雨凡。

 

  佳盟,你来了就好了,现在我就把雨凡交给你。雨凡的爸爸告诉我。

 

  雨凡的情况很快就好转起来,我虽然没有再提她与我分手的事情,但雨凡却明显地有了愧疚感,她也几次告诉我,说佳盟,我离不开你。我也把自己心里的感受告诉了她,但我还是则怪了她一句,说雨凡,以后不管遇到什么情况,都不允许你再割腕了。

 

  和雨凡成家之后,我们也经常会彻夜无眠,但与那一次分手时的感受并不一样,那样的经历再也没有体验过。

 

  当然了,我和雨凡谁都不想去体验,我们两颗相爱的心已经紧紧地贴在了一起。

 

顶一下
(3)
100%
踩一下
(0)
0%
上一篇:诗人的爱情
下一篇:金钱换不来的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