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爱情故事 >

有些人转身就是一辈子

时间:2017-10-17 16:22:39 | 作者:花雨伞 | 阅读:

  这个故事也许很长也许很短,对我而言它反反复复了两三年。我可以三言两语平静的叙述出来,也可以在脑中翻江倒海记住它一辈子。

 

  马尔克斯在《百年孤独》中是这么说到的“过去都是假的,回忆是一条没有归途的路,以往的一切春天都无法复原,即使最狂热最坚贞的爱情,归根结底也不过是一种瞬息即逝的现实,唯有孤独永恒。”

 

  是啊,我不知道把那段回忆是真切还是虚幻,我的脑海中已经不太愿意去回忆起它,可是它又时不时地窜出来。


有些人转身就是一辈子
 

  重庆的夏天很热,那是七夕节的前一天,我竟然答应去陪她,那时候我并不喜欢他,也许是有一点喜欢的,至少我喜欢着另一个女生更多一些。

 

  她有一种神奇的魔力,很多时候我已经不想理她,感觉很暧昧,对她对自己都不好,可是总是忍不住。跟她实在是很能聊得来,她喜欢老电影,我也是;她喜欢听各种风格的歌,我也是。在三观的符合上很难再找出这么一个有默契的人。可是我想我已经有喜欢的女生了,我不应该再喜欢她。

 

  那天中午到她家,敲开门,除了她,没有人在,最可怕的是桌上竟然摆着西红柿炒鸡蛋,她说饭在电饭锅还在蒸,你等一会。我是最受不了这样的,一个人给另一个人做饭,还是在家里边,很容易让人产生一种幻觉,一种身处于幸福的家庭中的幻觉。

 

  我已经记不清那顿饭的具体味道是什么样的,反正不是很好吃,但是我想我是永远忘不了。我从来不希望日子过得多么轰轰烈烈,平淡如水才是我所希望的。就如《天水围的日与夜》中的,每天的生活就是买菜、做饭、然后祈祷与守候。

 

  接下来就是庸俗的套路,逛街、爬山。她很喜欢爬山,我问过她原因。她说从山上可以看到很多东西,看到山底渺小的世界。她说山上清静,没有城市的喧嚣,没有城市的人来人往。还有她很喜欢植物,各种我不认识的她甚至还能说出名字。在山上她说她爱我,我不敢直视她,我也不敢正面回答,也许那时候我已经喜欢上她了,只是自己压抑着。

 

  那时候我觉得我喜欢着另一个女生,不能再对其他的女生动心。也许是其他原因让我不敢做出回答。

 

  那天晚上回到她家,她很主动,我很不知所措,我只好早早睡去,免得更加尴尬,此时的心情就如重庆的天气,闷热不已,让人躁动不安。最后我们各自躺在沙发的两侧睡去,不知道她是怀着什么样的心情入睡的。

 

  那一晚后,暑假也快结束,她没有再找我聊过。我也没有再问候她,总以为在某一天这件事情就会随着年岁的增加而忘却。

 

  我坐上了那趟去往远方与未来的绿皮火车。从那以后我发现我的很多行为与思考方式自居或不自觉地带上了她的色彩,我渐渐的开始想她,却不知如何诉说。我怕我打扰到她的生活。时间的车轮碾过一切,不管平坦、崎岖。

 

  离那个热天快一年了,我最终没有忍住。在微信上问候了一句:最近过得怎样。

 

  很多时候事情就是这么奇妙,我们又回到了之前的热烈。我说我大概是爱上了她,她说她很开心。

 

  没过多久,她来了我的城市,我很兴奋,似乎全世界是属于我的。我们没有很疯狂,只是安静的躺在床上或者走在路上。只是在那几天,我们吃个鸡公煲也可以高兴的不行。我们一块听歌,一块看电影,我们甚至还错过了回去的火车。

 

  回去后,没几天,她在微信上告诉我其实她有男朋友了。她来只是想在我们之间留下最后一段美好的回忆。我从来没有这么失望,不是因为她有男朋友或者是她骗了我,而是为什么不能当着面说出来,甚至是打电话直接说。

 

  我给她打电话,她只是说对不起,我说没关系。然后挂断电话流下眼泪,躺在操场上我只是在想如果那个夏天我也爱上她就好了。也许结果完全不一样,也许结果依然一样。

 

  朋友问我怎么了,我坐起来,招呼他们说没事,继续踢球。

 

  那天晚上和他们吃饭,说了很多,正如北岛所说:那时我们有梦,关于文学,关于爱情,关于跨越世界的旅行,如今我们深夜饮酒,杯子碰在一起,都是梦破碎的声音。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