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爱情故事 >

青春校园里的懵懂爱情

时间:2017-09-12 16:25:28 | 作者:唐海峰 | 阅读:

  十分怀念曾经的大学校园生活,更怀念我们那个寝室的所有同学。


青春校园里的懵懂爱情
 

  大学时代的我,还有我身边的那些哥们,我们都不是很成熟,毕竟大家刚刚开始走向社会,也刚刚开始放纵了自己的某些行为。或许也是因为大家都脱离了家庭的束服,那时我们都特别喜欢谈论女生。开始时,我们只是主动地交待自己在高中时代的爱情生活,给没给哪个女生写过情书,或者有没有心里喜欢的那个人,而和女生有过交往的人,则成了我们大加吹捧的英雄。

 

  肖连海是我们寝室的大哥,他重读过两年,经历自然比我们都丰富,他的故事也最让我们欣赏。据肖连海讲,高中时期的女生最容易勾引,而所谓的手段无非就是:一夸二侃三搭讪,四捧五追六约谈,七请八送九牵手,最后一着看表现。

 

  肖连海追女生的手段确实不一般,我们寝室的同学都见证了他追我们班班花经过,他属于敢说敢讲敢于实践的那种人。我们寝室的男生和他确实不在一个层次上,所以我们彼此之间的友谊也就逐渐地淡出了大家的话题。

 

  二哥万佳缘、老五刘福山、老七郑庭志三个人都属于那种特别本份的人,他们说自己在高中时始终是在压抑中度过的,根本就没有注意过身边的女生,更没有与谁讲过多余的话,他们在寝室里的表现也能够被大家认同,所以他们三个人也很容易就过了关。

 

  到了眼镜和大烟头这里,情节突然就发生了变化。眼镜叫胡海彬,他在我们寝室排行老三,他说自己在初中那会就谈过一个女朋友,两个人还曾经在一起住过十几天。胖子王立便刨根问底地追查起来,非得要眼镜说清楚,他和那个女生是怎样住在一起的,身上的衣服脱没脱净,睡没睡在一个被窝里面。肖连海便及时盘问了一句,说眼镜,你就说一下你们俩是怎样往在一起的?是住在她家,还是住在你家?眼镜想了好一会才陆续地讲出,说她是单亲家庭,她爸去了哪里我不知道,那一年是她妈妈突然病故了,所以那段时间,我就陪着她在一起住了。我们俩只亲过嘴,我还摸过一回她的身体,别的方面没有接触。

 

  大烟头叫赵友德,他在我们寝室排行老六,他喜欢的那个女人是同村的一个小媳妇。她男人外出打工时出了意外,命虽然保了下来,但基本就是一个废人了。大烟头说他学抽烟就是和那个小媳妇学会的。她家和他家是邻居,他管她只是叫嫂子,没有任何的血缘关系。他在假期的时候帮她做了许多事情,但没有想到她会勾引他,两个人睡在一起也是在暗中进行的,但也仅仅是那一个假期。后来家里发现了他和小媳妇的事情,父亲便严厉地斥责了他,同时也阻止了他与她之间的往来,这件事情也就结束了。

 

  我觉得大烟头故事不是杜撰出来的,他没有撒谎,可其他人却始终都信不过他,尤其是胖子反复地询问过大烟头,你第一次和女人在一起是什么样的感受?我就是想验证一下,你到底睡没睡过女人。大烟头便以嘲笑的口吻问胖子,那你说一下,和女人睡在一起是什么样的感受?胖子就脖子粗脸红地回复,我听有的同学讲过,第一次睡女人特别兴奋。大烟头马上就反驳他,说我一点都不兴奋,即使到了后来,我也一直都非常紧张,那个喷射的感受确实很享受,可偷偷摸摸的事情,却让我一阵阵地后怕。肖连海随口问了一句,说女人的那个位置在什么地方,大烟头随口就说,开始我以为是在前面,其实是在下面。

 

  怎么会在下面呢?胖子始终都没有弄明白。

 

  这就是我们寝室的哥们,我们在一起谈论起女人时,确实就能够做到口无遮拦,并毫无顾及。我虽然没有谈过恋爱,但自己也将暗恋女生的事情讲给了大家。讲述自己故事的本身那也是一种享受,终于敢把自己心中想过的事情公开出来,然后也从大家的故事里面,总结出来自己的经验。喜欢某一个人时,确实要像肖连海讲的那样,要敢于先去和对方主动地搭讪,其中的那个“夸”和“侃”非常重要,这是恋爱过程中的铺垫,至于到了“捧”和“追”的程度,那也只是一个过度,“请”和“送”都是为牵手做着准备,这些步骤都做完了之后,与女朋友之间的关系,也就确实不一般了。

 

  后来除了肖连海之外,我们这帮哥们,基本都是使用了这些办法,然后也就都有了自己的女朋友,只是胖子王立始终都不得要领,他与女朋友相处起来,总是显得有些力不从心。

 

  那几年,我们这帮哥们也没少为胖子的爱情操心,为了他的事情我们还特意把寝室腾了出来,可即使那样,他还是没有得手,也让我们空欢喜了一场。

 

  胖子他确实是个特例,平时看他少言寡语的,有一段时间还特别的沮丧,我们还以为是他家里出了什么事情。让我们没有想到的是,这个王立他竟然第一个把女生勾引到手了。

 

  那件事情是被老五刘福山诈出来的。那天是周日,胖子一整天都没有回寝室。晚上老五倒在床上时,他便低声向胖子询问了一句,说胖子你赶紧坦白吧,那个女人她到底是谁?人长得确实挺漂亮,就是显得有点胖。胖子便赶紧坐了起来,并一个劲地向老五作揖,意思让他小点声。

 

  当时我和老七正在玩游戏,老五的那几句话我们已经听到了。于是我们俩便回过了头来,老七直接坐在胖子的床边,说老八,你给我赶紧坦白,那个人到底是谁,咱们寝室可是有纪律的,谁要是做了不说,那就得从严从重处罚,你是要吃敬酒呢,还是想吃罚酒。胖子便向我瞧了过来,意思是让我给他讲个情。我这个时候也帮不上他,只是和他讲了一句,说胖子,四哥这会也是无能为力,谁让你就敢私下做了这种事情呢。

 

  四哥,其实我只是约她出去玩了一天,我连她的手都没敢碰一下。胖子委屈地说。

 

  胖子,这是不是你的初恋?眼镜从上铺探下头来,你都有什么样的感觉?幸福不幸福?

 

  我都没有想到,自己会突然遇上这种事情。胖子的表情仿佛变成了一条正在发情的小公狗,格外的陶醉。说:开始吧,我也只是说认识她,没有想到她的眼睛里会突然放射出了光芒,然后她就询问我是谁,叫什么名字,说认识我非常幸福。那天我们俩吃完饭之后,她就跟随在我身边,我们俩直接去了食堂后院的那个公园里。我们坐在那里的长椅上说话,就是我缺课的那个下午,然后她就约我找个时间出去玩一天。所以今天我们俩就一起外出去玩了。

 

  我们一帮人大眼瞪小眼,继续审问,眼镜说,还有呢?不会两个人一见面就出去玩了。你说你认识她,那你是怎么认识她的?

 

  胖子春意盎然地讲,我那一次是在学校的小卖部那里认识她的,当时我正在挑选一支笔,然后随手就放在了旁边,结果她来之后,直接就拿起了那支笔。

 

  然后呢?眼镜已经有些坐立不住了。说不会就这么简单。

 

  然后,我就换了个时间又去了小卖店,又买了一支那样的笔,结果我出来时,又迎面遇上了她,我就觉得她长得很好看。就这些了。

 

  那她是哪个班的?她叫什么?大烟头直奔主题,说你和她出去玩了一天,不会就一直在外面走了吧?

 

  她姓文,她是体育系铅球协会的会长。胖子直接把他女朋友的头衔递了过来。

 

  那个女生我知道,我终于插上了话,说她人长得确实挺漂亮,确实像老五说的那样有点胖。老五已经放声笑了起来,说我就是那么随便说了一句,其实我什么都没有看到,我都不知道胖子怎么突然追起了女生。

 

  喂,胖子!我也说一句。肖连海终于抢上了话,说我觉得吧,这个“铅球菇凉”,她不是有点胖了,而是很胖。另外,你们也得替胖子想一下,他们俩的这个爱情能不能够长远?再就是,胖子你也得替自己负起责任来。我的意思是,你和她比,你属于小号男人,而她却属于大号女人,她能把你装下,这个事情你得先想好了,如果你仍然还喜欢她,那就当我的话没说。你还是自己考虑吧。

 

  许多年以后,我看到“益达”口香糖的那个广告,才恍然大悟地想起当年胖子的喜欢。那个姓文的女生,就是那样的形象,白白胖胖的模样,一副很香甜的笑脸,让人怎么都想不明白,在练习铅球的过程中,太阳的紫外线怎么就没有把她给照黑了?

 

  胖子的恋爱进行的十分顺利,他也为我们寝室的哥们们竖立起了榜样,只是他一直都没有取得实质性的进展,不像肖连海那样,已经和他心爱的女生搬到校外去同居了。

 

  好像是过了大半年的时间,二哥万佳缘突然向我们宣布,他与历史系的一个女生建立了恋爱关系,说我们俩仅限于恋爱关系,别的事情一点都没有。

 

  也就是那个晚上,胖子半夜起夜时,不知道是哪根神经出了问题,他竟然从床上掉到了地上,然后就小脚摔骨折了。

 

  当天晚上我们就把胖子送到了医院,然后他就住在了那里。

 

  到了早上,二哥去给胖子送早饭时,就在病房里遇到了那位铅球菇凉,当时她正在和他吵嘴,怪他不该自残。二哥赶紧替胖子解释,说不存在自残的事情,我可以给他作证,他是起夜时,那条小腿别在的床腿上,应当是他自己的体重把自己的小腿骨给压断了。

 

  那天晚上是我在病房陪着胖子的,我也仔细地向他询问,怎么还会从床上掉下来呢,再说也不至于就把小腿摔骨折了呀?胖子就和我解释,说是听到二哥已经处上了女朋友,心里就想起自己的经历,这么长时间,那个姓文的女生只是限于和他谈话,两个人什么实质性的进展都没有,像大哥那样和对方到校外去同居想都没敢想过。我就开导他,说你急的是什么?大哥人家是有相貌有身材,嘴上又会说,你哪一点能和他比,再说这种事情也不用比,到时候自然会水到渠成。

 

  在我的追问下,胖子终于讲出了他的心里话。他说,四哥,你说我现在得怎么办呢?我也想到了要尽量地讨好她,可是现在她已经没有了开始那样的热情,我和她只能在食堂那里相遇,别的时间她基本都是外出去训练了。我也只能开导胖子,你呀,现在什么都不要想,只要你心里还装有着她,那她早晚都是你的媳妇。胖子吃惊地瞧向我,说四哥,你怎么敢这样说呢?那她万一要是不喜欢我了呢?我说肯定不会,她只能嫁给你。胖子说,你是认为她胖吗?可我就是喜欢她的这个胖模样。

 

  我转换了一个话题,说胖子你现在担心她什么?胖子说,我就是受不了她对我不冷不热的样子,怎么地她也得经常和我出去约会一下,可她却总是说,天太热了,约会和天热能有什么关系?我看她就是要变心了。

 

  胖子的小腿骨折,住院半个月,那些天“铅球菇凉”每天都会去看他。据胖子自己讲,人家还主动地亲了他一下,结果他的情况又直线回升,胖子再次又兴奋了起来。后来有一次是胖子自己说走了嘴,我才知道了他的情况,原来是那位“铅球菇凉”特别特别喜欢吃红烧狮子头这道菜。结果他就每天都给对方订一份这个菜,就是那段时间,“铅球菇凉”也就顾及起了自己的体重,于是就有意回避起了胖子,而他竟然就打算一直把这道菜订下去,还说要一直吃到大学毕业,还夸下海口,说我要把红烧狮子头的爱情一直坚持下去。我告诉胖子,即使就是美味佳肴,那也不能天天吃,美味不可多得你懂不懂?

 

  胖子出院那段时间,校园里经常能见到胖子和“铅球菇凉”在一起的身影,那种讽刺的效果只有他和她不知道了。那一瘦一胖的身影走在校园里,我们既感叹世事无常,天造地设。同时又感叹,胖子婚后的生活该有多么的壮烈。胖子属于那种天生的个性软弱,而铅球菇凉,人如其名,性格有点偏向于暴躁,真不知道他能不能改掉她说一不二的毛病。

 

  接下来的那段时间,我们寝室的主角突然又变成了眼镜和大烟头。眼镜突然发疯似地写起了诗,他每天都在写诗,写情诗、写散文诗、写格律诗、现代诗,老七说他就差没给自己写祭文诗了。然后就是大烟头,他竟然就接二连三地谈起了恋受,老五说大烟头懂得了怎样在外“把妹”了。

 

  只有我一个人,总是无所事事的样子,无聊的时候我会写点小说,赚回一点零花钱,同时也给自己装起了很不错门面。我到是希望自己能这个样子一直坚持到毕业。

 

  我忘记了那是哪一天,胖子突然宣布他失恋了。那应当是在毕业之前,因为那段时间,一位大一的小妹妹突然闯进了我视线,所以我也就忘记掉了胖子的事情。

 

  我的追随者,自然是欣赏起了我写的小说。名气的这个荣誉光环丢不了也推不掉,尤其是我写的小说已经发表到了校外的刊上,而中文系大才子这样的殊荣也自然落到我的名下。

 

  有一天,我正在和女朋友小雯在外面吃饭,一个陌生的电话突然就打了过来,对方竟然是胖子的那个“铅球菇凉”。她是来向我求救的,说是胖子要寻短见,如果不是被人发现的及时,胖子这会可能就已经与世长辞了。我和小雯赶过去时,胖子正被酒店的几个保安按在地下,而“铅球菇凉”也正哭得十分伤心。她说胖子不该在这个时候折磨她的感情,毕竟临近了毕业,两个人马上就会各奔东西,这种异地恋她担心胖子早晚都会变心。我也只能出面安慰她,说胖子对她的感情是真心的,另外胖子家的条件特别好,这样的男朋友你怎么能不满意呢?“铅球菇凉”说她最近准备去减肥,所以一定要和胖子分手一段时间,原因就这么简单。我便劝她和胖子一起去减肥,这不什么问题都解决了吗?

 

  那天晚上,我先打发走了小雯,然后又叫来寝室所有的哥们,我们是连扶带抬,也终于将胖子弄回到了寝室。也就是这个晚上,我们把寝室让给了胖子和“铅球菇凉”,意思就是希望能够成全他们俩的好事。谁知,“铅球菇凉”只是空守了胖子一个晚上,直到后半夜他才醒过了酒劲,还仍然不知道“铅球菇凉”怎么会出现在他的身边。

 

  后来我还仔细地询问过胖子,为什么不好好地把握这次机会?没想到他却反问我,说:出川,你相信爱情么?我冲着他点点头,说小雯喜欢我,我也喜欢她,但怎样把握好彼此之间的这个关系,那就要看个人的感悟了。

 

  胖子一脸难过地说,我也相信,但我一直都不知道,她怎么会把我的魂给勾去?我还不知道,没有她陪伴在身边,自己能不能活下去了。

 

  我随口骂了他一句,胖子,你太没有出息了!但随后还是告诉了他一句,说这种想法以后一定不能再有了,自己这条命只能还给父母,别的人谁她都甭想要。

 

  然后我们几个人就一直喝到了后半夜。直到小卖部关了门,满地的啤酒瓶子才算是停止了东倒西歪。

 

  毕业以后很长一段时间,我的脑海里始终都在回响着胖子的那句话,“出川,你相信爱情么?”其实我一直都不清楚什么是爱情,一个人爱另一个人,那应当是单相思,两个人同时都爱着对方,那应当就是爱情了吧?可是这种情况却被大哥肖连海说成是,“干柴遇到了烈火”,这只是男人和女人的共同需求。

 

  仔细地想过了也确实如此,或许这就是人们所说的爱情,既幸福又无奈。

 

  说心里话,我一点都不喜欢“铅球菇凉”那种类形的女人,尽管她能够配得上我的胖子兄弟。

 

  有一次小雯问我,说出川,对于王立的那个女朋友,你到底持什么样的态度?胖子毕竟是你的兄弟呀?我淡淡地笑了一下,说罗卜白菜各有所爱,他喜欢的人,我也只能从中替他们说好话了。小雯就追问我,说那我到底是胖一点好呢,还是保持现在的这个体形,我立刻向她表明的态度,说古人早就说过,“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小雯你属于窈窕淑女。

 

  毕业半年之后,“铅球菇凉”终于成了胖子的“盘中餐”,可见他的爱情观是真实的。

 

  参加胖子的婚礼上,我对他说了一句话,胖子,四哥希望你永远都要保持对她这样的心态。胖子便贴近我的耳边低声讲了一句,说我也感觉自己很奇怪,可我就是喜欢让她管着。

 

  “铅球菇凉”一脸幸福地揪着胖子的扇风耳,说你先躲开,让我敬四哥一杯酒,我得好好地谢一谢四哥,没有他,我和我王立也走不到今天。

 

  小雯这时便偷偷地冲着我笑了起来,而我也只能接过“铅球菇凉”姑娘递过来的酒杯,和她一起干了那杯酒。

 

  过后我问小雯,我喝酒时你笑是什么意思?小雯开始并不想说,后来被我问急了,她才回复了我,说我是女人,我知道她心里隐藏的那个男神应当就是你,从她的眼神里我能看出来。

 

  世事无奈,长歌当哭,我也突然领会到了什么是爱情,那便是两个人互相都在欣赏着对方。小雯欣赏我,我也欣赏她。

 

  每当回想起校园里的生活,那种温馨的感受便会在心头像清清的溪流一样流淌过去。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