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爱情故事 >

或许那时的自己就叫青春

时间:2017-04-28 23:48:46 | 作者:孙先爱 | 阅读:

  五月静静的望着眼前这个陌生的中年男人,胖乎乎的中等身材,笑眯眯的眼神似曾相识,“你再认认我是谁?”那熟识的眼神透出更加喜悦的光。五月的脑海从旧到新放过所有的影像,依然记不起这个说和自己很熟的男人。男人似乎很失望,不太高兴的说:我是魏明!


或许那时的自己就叫青春
 

  魏明?五月大吃一惊抬头细细的观察一阵:不错的确是魏明!自己的初恋魏明,可是就在前两天自己躲避的甚至十几年来自己一直躲避的那个男人又是谁呢?

 

  五月的脸上现出复杂的笑容,望着眼前这个曾是自己寻死觅活刻骨铭心的初恋,现在除了这微笑,一切都陌生的男人。五月慨叹,时间真是万能的,就像瓢泼大雨把快乐的、痛苦的、烦心的等等所有的事冲刷的一干二净!

 

  五月和魏明曾在一个工厂上班,一个重工业厂子,厂子里男多女少。在他们车间只有五月和一个中年妇女。五月的工作很轻松,上班从一楼到七楼打开所有传送带的开关,然后在七楼看好传送带的最终端不让粉碎的石料堵在关口。下班后关掉开关,把七楼的卫生打扫干净就完事。

 

  五月的工作基本在七楼,工人的工作在一楼。刚开始每每上夜班五月在空无一人的七楼上心总是提到嗓子眼,那晚五月正在打扫卫生,听到轻微的声音,猛一转身,身边站着一个人,五月吓得撇下扫把就跑,那人抓住五月的胳膊笑眯眯的说:“你怕啥,下边一二十人看着楼梯口陌生人是进不来的。”惊魂未定的五月这才看清是魏明。以后每每五月上夜班,魏明都会去七楼帮五月打扫卫生,然后一起下班,每晚魏明的出现,五月的心中都是暖暖的,不自觉的少男少女那份刻骨铭心的爱情根植于五月心中。刚出校门的五月忽略了一个客观问题,魏明是接爸爸班的正式职工,好不容易脱离农村来到城里,他的家人不可能让他去娶一个临时工。

 

  最终魏明的父亲托亲戚把魏明调走,而后厂子倒闭五月又回老家。失去了工作,又失去了那份刻骨铭心的初恋,五月从此患得患失,一蹶不振,一度的对生活失去信心,如果不是奶奶每天的陪伴和苦求,五月不知道当时能做出什么事。

 

  结婚后,五月随丈夫在城里开了一个小店,虽没有刻骨铭心的爱,日子也算过得顺风顺水,有一天她突然看见魏明老远从自己的店外走过,依然有心跳感觉的五月吓得赶紧躲避起来。魏明可能就住在附近,不时会从店前经过,五月就这样一躲就是十几年。

 

  今天站在自己面前的魏明除了那份微笑,一切都是那么陌生,想到自己躲避十几年的男人和眼前的魏明,五月忽然想笑,纠结了一生的恋人只不过是自己想象而已!想到当初自己的患得患失,痛苦不已的情景是多么可笑,或许那时的自己就叫青春!

 

  直到此时五月才真实的想起奶奶当时的话,那时奶奶看到五月食不甘昧,整天无精打采,生怕五月出什么意外,总是脚前脚后的跟着五月,有时看到五月发呆,她便轻轻的抚摸着五月的头说:“日子总是不顺的时候多,人活着都会有伤害,只是我们的五月的心还没强大,一点小伤害就会撑的心痛,就像我们村前的那颗大槐树,你看它每年都一样,其实它的年轮每年都在长。树小的时候你用小刀轻轻一剜,整棵小树可能就会死掉,当树大了它的年轮也在长大,你用菜刀剁它几下,也只是伤害它的树皮和外层的年轮,伤不到它的内心,来年它依然青翠茂盛。树的年轮也会留下疤痕,只不过它已强大,承受的住这样的的伤害。我们的小五月也要等一等,等一等你的心变强大,你的心强大了,伤害仍在,它也只在你强大的心里占一点点小空间,伤不到你强大的内心,到那时你的心就不会痛了!”

 

  奶奶的话似乎在耳边,又似乎从遥远的天际传来:日子总是不顺的时候多,我们一定要等一等!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上一篇:蛇缘
下一篇:爱的刻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