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爱情故事 >

蛇缘

时间:2017-04-28 18:52:53 | 作者:郑建灵 | 阅读:

  她是提前一天来学校的,一是报到,二是熟悉环境,压根没有想到乡村中学条件这样差,被安排到半间刚刚隔断的房子当宿舍,那半间还是图书室。


蛇缘
 

  那天晚上,月隐星稀,灯火稀疏,听着校外的几声犬吠,响起又落下,她心里怯怯的,整晚开灯,直到天快亮才打了个盹,毕竟是一个人首次在一间房里睡。

 

  第二天上午,他从外面提了一包行李,路过她的正开门宿舍,见东边多了个邻居,主动在她宿舍门口,语气和蔼地说:“学校没有单职工宿舍,你是第一个单身女教师,我住的这间是办公室,后来改的,三个人住,那两人已经成家,除刮风下雨或者大雪来临,那两人极少住宿,有事打个招呼,相互帮一下。”听他说完,不知道为什么,她心里感觉踏实很多,处于是异性,只是点头,微笑。

 

  他是比她早来三年的数学老师,因为年轻,又没有成家,兼着学校教务及信报收发。收报纸、信件,每天由邮局人员送到对面的单位,他利用固定时间去取,学校往外发信件,都是他到离学校3里的邮局去代办。

 

  她每周三会收到来自同一地址的信,周四下午,她再让他代发一封回信。她的字写的很飘逸,也很秀丽。他明白她与来信人的关系,总是把她的来信捎到宿舍,在她宿舍门口轻轻敲门,她出来,他满脸堆笑:“你的信。”

 

  直到有一天傍晚,他依旧送给她相同地址的来信,当她拆开看完后,微闭着眼睛,呼吸紧张,她把信再看了一遍,叠起,收好,脸微微发红。她太想见到来信人了,忽然想到:要是把周五的课调到周四上,那不可以请一天假?她去办公室看了课程表,只有他与自己教相同的班。第二天上课前,她想法告诉教学组长,组长说,写好请假条,你们自行调吧。

 

  周五,她一早就起床,坐上去县城的车。先去买了件新衣,又去做了个头发,然后回家,等周六与来信人在指定的地点见面。周五晚上却接到来信人父亲的电话,说他儿子出车祸遇难了。

 

  待她回到学校,他发现她脸色憔悴,情绪极度低靡,但是没有敢过问。 周三过了,没有她的来信,周四也过了,还是没有,他就对她说,今天没有你的信。

 

  持续了两个周,周三下午,他再次说没有她信件时,她说,我再也不会收到信了。

 

  上班,下班。以前,她来信时他还借故与她说句话,自从她说他不会有信件,两人再也没有说过话。放了寒假迎来暑假,一年过去了。他悄悄地喜欢上她,但早听别人说过:“她心比天高,不会看上在乡村当教师的。”偶尔在路上擦肩而过,话也不再搭讪,不论是打水、打饭的路上,遇到她,总是装出无动于衷的神态,偶尔淡淡一笑了之。

 

  新的学期开始了。一个午夜,她醒来,拉开电灯,想起身小解,刚坐定,往地面一看,一条花蛇昂着头盘在地面上,她吓呆了,浑身颤抖成一团,忽然拔腿尖叫着,迅速开门,跑到他宿舍前,他宿舍的门是开着的,她径直跑了进去。他在睡梦中被惊醒,立即开灯,起身,下床,她一头跑到他怀里:“蛇!蛇!”她边说边喘着粗气。被她突如其来撞了个满怀,他张开双臂把她搂住,那一刻,就闻到了她身上的芳香气息,整个身体不禁一抖:“怎么回事?”她心跳得咚咚响,他能听到她心跳的声音,她听到他说话,才意识到自己只穿了件睡衣跑了出来,而他是光着上身,下身只穿了条长的短裤。他的身上热乎乎的,有一种气息令她发晕,她立即挣脱他怀抱,随手从床头拿起他的上衣,以最快的速度披在身上,然后双臂交叉抱紧,人哆哆嗦嗦:“蛇,房间里有条大蛇。”

 

  他把她安顿好后,走进她宿舍:“没有蛇,你确定没有眼花?“

 

  “没,我平生最怕蛇。”

 

  “蛇是怕人的,已经被你惊跑了,不要怕,有我呢。”

 

  那晚她没有回她的宿舍,他去她的房间拿了她的衣服,他在门外,等她换好衣服后,陪她聊天到天明,他才得知,初次见面时,他就给她留下好印象。

 

  一个月后,有人看到他俩牵手走在月光下的操场上。一年后,他们结婚,新房就是他住的单间。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