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爱情故事 >

一块玉佩

时间:2017-07-30 14:05:30 | 作者:刘馨 | 阅读:

  陶茜妹小时候是个很乖巧的女孩子,听爸爸说,她的性格完全随母亲,但那也仅限于她出嫁前的那些日子。陶茜妹的心里非常清楚,自己和母亲在家里没有任何地位,爷爷奶奶都不把她和母亲放在眼里,所以她也只能瞧着别人的脸色生存在这个世上。平时爸爸几乎都没有正眼看过她,只有母亲,偶尔有了机会,才会瞧着茜妹夸奖她一句,说妈妈的“细妹子”真懂事,长大了一定能嫁个好人家。

 

  在母亲这样的称呼声中,细妹子仿佛成了陶茜妹的代名词。先是家里人这样叫她,然后就是村里人和她的同学,后来连老师也这样称呼她,也是因为村子不太大,而那几位老师也都住在附近。

 

  后来陶茜妹才慢慢想明白,敢情自己存在的价值只有嫁人,或许嫁人的时候,一切苦难都会过去。从小她就经常这样想。

 

  细妹子中学读完就出去找工作,在外打工时,她走过许多地方,也吃了很多苦,可她却觉得非常快乐。因为外出打工,她再不用看谁的脸色了。在工厂里她认识了后来成为她丈夫的那个人。两个人从一开始的情投意合,到后来确定终身,仿佛是水到渠成,非常自然。确实像母亲说的那样,她找了个好男人,但直到出嫁时,她才知道自己的命运确实不错,婆家人仿佛把细妹子当成珍宝,时时处处都会把她放在前面。


一块玉佩
 

  结婚之前,丈夫带着细妹子去了县城里的首饰店。可是经过左挑右选之后,也只是给她买了一枚很小的戒指。细妹子趴在首饰柜台上看着一枚晶莹剔透的玉佩,久久地不愿意离开。丈夫看出了她的心思,说细妹子一定是喜欢上这枚玉佩了!这不是什么太大的事情,我会努力,一定要满足我细妹子的所有愿望。

 

  两个人回家的路上,细妹子与丈夫详细讲了她心里一个有关玉佩的故事,只是在她的嘴里,那个玉佩讲成了和田玉。

 

  我哥哥有一块和田玉,和我刚才看的那块差不多一样大,那是我八岁那年和哥哥一起过生日时,奶奶送给他的礼物。丈夫无意识地纠正了她一句,细妹子,你是说那个玉佩吧?细妹子尽量讲得更委婉一些,说从那个时候起,我心里面一直就压着那块和田玉,也就是你说的玉佩,可是哥哥却不肯让我碰一下他的宝贝。

 

  细妹,家里这会儿的钱不是太多,但你放心,这块玉佩现在压在了我的心上,我一定会让你尽快地佩带上它。丈夫深情地瞧着自己心爱的女人,同时也在紧握着她的手上用了一下力,意思是自己一定会说到做到的。

 

  细妹子便瞧向了丈夫,还送给他一个甜甜的笑脸。

 

  细妹子小哥哥两岁,可她的生日却要比哥哥大,但奶奶却从不主张给女孩子过生日,后来因为母亲做了几次抗争,奶奶这才做出了让步,同意她在哥哥过生日那天参与着过一下。从此,每年过生日都是她和哥哥两个人一起过的。

 

  在乡下,孩子到了十岁时,家里的大人都会请来亲朋好友庆贺一番,恭祝孩子的健康成长。哥哥十岁那年,细妹子刚好八岁。哥哥这天穿着一新,脖子上戴着奶奶送的那个和田平安玉佩,还收到许多亲戚朋友送的礼物,他很是得意。而细妹子却什么也没有。

 

  细妹子在桌子底下大哭大闹,嚷着要哥哥脖子上戴的玉佩。母亲无奈地苦笑,说玉佩是奶奶的传家宝,家里只有一个,传男不传女。你再哭再闹也没用啊!可是细妹子却不想听,还是拼命哭闹。那块玉佩晶莹剔透十分好看,怎么就给了哥哥?她觉得大人们都偏心眼。母亲这个时候生气地说了一句,细妹子你好不懂事呀!

 

  细妹子知道奶奶不喜欢自己,奶奶当家,别人自然也不会把她当回事。那天哭闹过后,细妹子便回屋里睡下了。在梦中,她梦见了一块精美的玉佩,那是她自己描绘出来的一块“和田玉”,她觉得自己的那块和田玉一定要比哥哥的那块更好。只是梦醒之后,自己的那个和田玉却怎么都找不到,细妹子也一次次地陷入到伤感的失落中去。

 

  奶奶也算是大家闺秀,可她骨子里却有一种封建思想的固执,严重的重男轻女。听母亲说细妹子出生的时候,正是冬季,经过一夜的腹疼,在清晨终于产下了细妹子。奶奶知道是个女孩子时,便不闻不问地走了出去。母亲在月子里还要冒着严寒自己去池塘边洗尿布,晚年落下了一身的病痛。

 

  你不用太把它当回事,那个玉佩不当吃也不当喝,我只是随便说一句。细妹子向丈夫解释,说只要你能注意到我的感受,那细妹子就十分感激了。

 

  细妹,有些事情我仔细考虑过。日子虽然是一天天地过下去,可如果要是不动动脑筋,那我们可能就永远都翻不过身来。丈夫讲着他的打算,说我爸爸前些年一直都是外出去做瓦匠活,家里的日子才有了明显的改善。这样的工作虽然很辛苦,但却比在工厂里挣得要多很多,只是他后来出了车祸,要不我们家的日子过得相当不错了。等过一阵子吧,我也出去做瓦匠活,我相信我们的日子一定会重新再富裕起来的。

 

  丈夫为人老实,也是个大孝子,在母亲的面前显得有些唯唯诺诺,从来都言听计从。所以有些话,细妹子并未当真,只要丈夫能永远地对自己好,那比什么都强。再说了,他父亲去世后,家里的日子过得十分艰难,怎么都不能再给他施加压力了。何况婆婆待自己也很好,那就更要把婆家这里当成是自己永久的根据地了。

 

  细妹子生女儿时,婆婆的脸上也显出了不高兴,对她们母女似乎就有些爱理不理,即使孩子哭得再厉害,她也不愿抱一下,这时细妹子才恍然大悟,家里原来的那份温暖也可以改变,她似乎又看到小时候奶奶的那张脸。她感叹,为何同是女人却看不起女人?女人何苦要为难女人。

 

  女儿慢慢地长大,粉嘟嘟的小脸,笑起来又乖巧又可爱,婆婆才日渐喜欢上了孙女,家里也随之多了很多欢声笑语。细妹子心里才慢慢地缓过来,她理解婆婆。婆婆和细妹子讲,刚开始真有些转不过来,其实男孩子女孩子那不都一个样吗,只要是自己家的孩子,那就不要分出个远近薄厚。瞧我这孙女,长的这个俊呀,和我们细妹子一样的漂亮!

 

  婆婆这句话算是说到了细妹子的心里去了。她也是瞧着女儿格外的开心,只要是看见了女儿,所有的烦恼她都不会太当回事,比如腰疼呀,乏力呀,疲惫不堪什么的,她都不会放在心上。

 

  有些时候细妹子想,或许是老公去城里打工的缘故,他不在身边,自己才有了失落的感觉。婆婆告诉细妹子,说其实我是不同意他去城里打工的,可是男人如果不敢走出家门去,那日子也就没法过下去了。我的意思是说,先让他慢慢地去适应,一个人在外面学习保护自己。你要是真想他了,那就打个电话把他叫回来,你们年轻人,分开太久也不是办法。

 

  细妹子这才讲出身体方面的不适,婆婆当天便给儿子打了电话,让他赶紧回来。

 

  丈夫第二天就赶了回来,然后便陪着细妹子去了县里的医院。看病期间,一位老医生详细问了细妹子的病情,给她开了查验的各种单子,脸色显得也很沉重。细妹子内心忐忑,感觉到了不详。丈夫忙着跑前跑后拿单子。化验结果出来,老医生叹息着说,怎么不早点来啊!你看看,现在都晚期了。唉……你还这么年轻……

 

  细妹子和丈夫都不知道是怎么走出医院的。她只觉得天旋地转,身子轻悠悠的,像是飘在了半空里。她心里反复地想着老医生的嘱咐,我们这儿的设备不算先进,你们一定要去省里的大医院,要先确诊病情,然后才好对症下药。

 

  晚上,细妹子躺在床上,丈夫从背后紧紧地抱着她,轻轻地抚摸她的头发,悄声地叹息。夜里几次醒来,丈夫都在辗转难眠。

 

  清早,丈夫带上家里所有的钱,和细妹子一起坐最早的火车去了省里的大医院。在火车上,细妹子脸色显得很平静,神态也安详,完全不像昨天那个样子,倒是丈夫一脸忐忑。细妹子想通了,如果查出真的是绝症,那自己就不再治疗了。她不会让丈夫为了给自己治病而倾家荡产,以后的日子,即使没有了她,那女儿也需要有一个美好而幸福的家庭。

 

  出了车站,丈夫开导细妹子,说细妹你放心吧,我一定会竭尽全力地给你把病看好。细妹子淡淡地笑了下,说我能理解你的感受。可万一呢,你也不必太为难,人大不了都有一死,我现在什么都不害怕,因为我丈夫他说话算数,他说要去城里打工,他果然就挣回了许多的钱。丈夫赶紧伸手捂住细妹的嘴,说以后不许再乱说话。你还记不记得,我们俩当初去买首饰那会儿你说的一句话了?细妹子摇了下头,她已经想不起来那么多的事情了。丈夫说,我可还记得呢,你说从前你就特别喜欢玉佩,我已经答应过你,细妹你一定要给我这样的机会!你要记住自己讲过的话,你要陪伴着我过完这一生一世,我们俩永远都不分开!

 

  听着丈夫的话,细妹觉得自己是第一次流下了泪水,显然丈夫把她当成了玉佩,他要她永久地陪伴在他身边,就像她把女儿也当成玉佩一样。如果自己离开了人世间,那女儿的幸福又从何谈起呢。只是……

 

  省城的医院很大,楼房很高,看得细妹子头晕目眩。

 

  等待化验的结果是那么漫长,整个医院有一种说不清的味道,这些味道,酸甜苦辣俱全,喜怒哀乐皆有。医院里人山人海,每一个病人,似乎都有家属陪护,在喧嚣焦灼中被一寸一寸光阴慢慢地熬煮着。

 

  每一个有过类似经历的人,都品尝过这种味道。细妹子经历的是死神的味道,也是新生的味道。

 

  当丈夫满脸喜悦地拿着检验报告单出来,细妹子就知道,她与死神擦肩而过了。

 

  丈夫紧抱着细妹子,喜极而泣,细妹子,你没事了!没事了!你知道吗?你只需要保守治疗便可病愈。细妹子,我们回去就庆贺,你想要什么我都给你。你不知道我是多么害怕失去你……

 

  那一刻的兴奋,也让细妹子泪流满面,她仿佛忘掉了自己,因为她脑子里面想的最多的是女儿的幸福有了保证,然后就是自己能够陪伴着丈夫了。

 

  身边陆续有些人围拢了过来,当他们听说了细妹子看病的经过,都向她发出祝贺。

 

  丈夫忽然想起了什么,然后便拉着细妹子,说以后我们永远都不哭了,现在我要带着你去一个地方。当丈夫把细妹子带到附近的一处首饰店时,细妹子又激动起来,她瞧见了一块从前自己在睡梦中描绘过的玉佩。丈夫连问都没有细问,直接与店员讲,说我就买这块玉佩!

 

  那个店员瞧着细妹子,还反复地指着那个玉佩,要确认细妹子是否要买。

 

  我就要买这个和田玉!细妹子一再地强调。

 

  你是说要买这块玉佩吗?店员似乎有些不敢相信细妹子的话。

 

  我们就是买这块和田玉!丈夫从怀里拿出了带来给细妹子看病的钱。

 

  丈夫把那块玉佩给细妹子戴在脖子上,还在她的脸上亲了一下,低声说,我要你永远地带着它!

 

  细妹子也在丈夫耳边悄悄说,我要和你永远在一起!

 

  连营业员都羡慕地对细妹子说,你真幸福!

 

  细妹子确实感受到了幸福,和丈夫在一起,只要一家人能够平安健康地生活在这个世上,她已经没有任何的祈求了。

 


 

  作者:刘馨

 

  刘馨,平凡女子一枚,钟爱古典歌曲与文字。喜欢在午夜聆听游走的歌声,习惯在清晨品味淡定的词文。生于江南。喜静,好幽居。爱茶艺,爱园艺。崇尚简单本真。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