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爱情故事 >

绿皮火车上的初恋

时间:2017-06-29 17:39:16 | 作者:安之若素 | 阅读:

  火车经过南湖小站时,我忽然发现昔日那个破旧的小站已经改变了模样。小站两边的围墙全都被刷成了白颜色,小站却变成了美丽的粉红色。远远地望去,仿佛一个很漂亮的小姑娘站在那里迎来送往,她就像天使一般,灿烂夺目,也十分的养眼。

 

  重要的是,这里留下了我的初恋。


绿皮火车上的初恋
 

  十六年前,这里还不叫南湖车站。那会儿车站还没有围墙,很多人进站出站无需买票,站台是完全敞开的。附近的村民经常带着自家的农产品,到另一个县城去赶集。那段道路不过只是一站的路程,三十分钟就能够赶到,可很多人硬是坐了蹭车。车上管的也不是很严,只要那些村民们说一句,身上没有带钱,列车长就会很无奈地挥一下手,放那些人过去了。那时候还是老式的绿皮车厢,显得十分的破旧。车厢里,鸡鸭鱼鹅,人与人紧紧地挤在一起,男人的汗臭,彼此说话的口水到处飞溅。另外在车上,男人们可以随意地抽烟喝酒,散发出一些难闻的气味,可是谁都不会介意。车厢里空气混浊,混杂着动物粪便的味道。

 

  第一次见到他时,我便完全地陷入迷恋的状态,我认为那便是一见钟情。他穿着制服,手里举着信号旗,在站台上指挥着过往的旅客,那模样十分威武。后来我见到他与我们班一名女生在站台上讲话,才知道他是我同学的哥哥。

 

  我随着那个女生第一次去他家玩,当时谁都不知道我在暗恋着他,可我还是要去,即使那个女生没有邀请我,我还是找了个让人难以置信的理由,竟然多次说她身上的气质让我羡慕,而这样的话却是其他女生对我的评价。从那个女生的口里,我听说了她哥哥是一位退伍军人,退伍之后就直接被分到小镇的火车站去上班。那会儿我显然还不懂得什么叫恋爱,可我就是想与他认识,即使多看他一眼也会觉得很幸福。到了他家之后,我本想先熟悉一下他家的情况,恰巧他就在家,据说是正好休班。我们就闲聊了几句。

 

  我微笑着对他说,我认识你。是在车站的站台上,那会儿你仿佛是一位将军,指挥着过往的乘客。他便告诉我,说附近的村民不懂得怎样照顾自己的安全,所以车站上必须要派人随时去指挥,另外也是给过往的列车打出信号。我又告诉他,车站上有很多人坐车不花钱。他苦笑了一下,说我们也没有办法,因为这个车站实在是太小了,而列车到了这里只要停下,那些村民们便会蜂拥着朝车上挤,车上的乘务员不管,我们也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他长得很健壮,一米八的身材,肌肉结实黝黑,牙齿却很白,与他黝黑的皮肤正好形成映衬。我更喜欢他穿着制服,手里举着信号旗的模样。后来那个女生说要送我,并说天色已经不早了。我才不得不离开他的家,可从他的眼神里,我却看到了炽热的火焰。那一次的经历之后,我又单独去了几次站台,基本都是赶在他当班的时候。我们俩聊得很开心,有一次他已经下班了,可我却不想离开。当时天上还下着小雨,他便对我发出了邀请,说要不我们到那几节空车箱上去坐一会?我便随着他去了不远处的几节空车箱。我们在车箱里又聊了一会儿,后来天便逐渐黑了下来,他才终于对我说,要不我送你回家去吧。

 

  有一次,听说距离小镇不远的地方来了一位明星,也不知道他从什么地方弄来了两张门票。那天傍晚,他带着我又一次来到小站。站台上永远都是人流如织,绿皮火车是小镇通向外界的唯一交通工具。他拉起我向前面挤去,我们终于登上了绿皮车箱,他仗着人高马大,也终于抢占到了两个座位。不成想,我们刚刚坐稳,车厢里的人却越来越多,后来他遇到了一位熟人,只得把他的坐位让了出去,他便一直站在我身边。最后看到他实在很累的样子,我便对他说,要不你坐在我的腿上吧。他却信以为真,竟然就真的坐在了我的腿上了。那个感觉让我很不舒服。而我的本意却是让他坐在下面,如果是我坐在他的腿上,最后我可能真的就会嫁给他了。那一次也是因为车箱里面实在太挤了,而他却没能读懂我的感受,结果我吃尽了苦头,因为我们两个人想换个位置都很难办到,车箱里几乎没有任何的空隙。

 

  那天演出结束时,突然下起了大雨,天空仿佛裂开了一般,瓢泼大雨下的昏天黑地,再也不肯停下来。如果那天没有遇到下雨,我们之间可能还会是另一种情况。看到雨一时半会儿也不会停下来,我便和他说,要不我们就先找家旅店住下吧,然后第二天早上再赶回去。他却使劲地摇了下头,说我知道有个地方不需要花钱,我们俩可以到那个地方去坐着说话。

 

  那个地方原来是他的一个战友开的麻将馆。那个地方虽说有地方坐着,可那个晚上我却对他再也没有了好印象。

 

  到了后半夜,打牌的那些人一根接一根地抽烟,另外那个房间又不是很大,我想睡觉也睡不着,想走,大雨又下个不停,而他只知道瞧着那些人打牌,根本就没有考虑我的感受。后来我就坐在那个破椅子上睡着了。雨后的夜晚很凉,他脱下自己的衣服给我披上,可我还是很恨他,为了节省几个钱就让我遭了这样的大罪。

 

  天亮时,我发现他已经倒在几个椅子上面睡着了,而我身上所有的地方都特别的酸疼。清晨,我们终于要去赶那趟回去的绿皮火车,而这一次在我的眼里,那个火车却显得很破旧,我再也不喜欢坐在那里面了。站台上,已经站满了各色各样的人。凉风阵阵袭来,幸好我还穿着他的衣服。他只穿一件白色的纯棉衬衫,头发显得很凌乱,尤其是他黝黑的皮肤,将他的面容衬托的十分难看。

 

  临下火车的时候,我将外套还给了他。他眼里的深情我是懂的,可我却不敢再回应他,只能故意地将头扭向一边,装作漫不经心地看着车窗外的风景。

 

  列车缓缓启动,他在站台上冲着我挥了挥手,凌乱的头发在风中起舞。回过头去,我再也没敢回头看他,但我能够感受得到,他的眼神一直在注视着我的身影,直到慢慢地变成一个黑点,最后又完全消失看不见了。

 

  几个月以后,我随着父母调到了附近的一个城市去生活,那也是我学习最为繁忙的时刻。有一天,他竟然找到了我,还和我说,他也想来这个城市生活。我只能打消他的想法,告诉他不要扔下铁路那里的工作。他说不!我希望以后能跟你在一起。我便告诉他,晚上我们到工人俱乐部那里再聊吧。他真的答应了我,说我们不见不散。

 

  晚上,我们在工人俱乐部见面了。那时候的工人俱乐部,就是那种人们平时休闲娱乐的地方。俱乐部里有一支专业的伴奏乐队,我平时经常会随着父母或者亲属去那里唱歌。他那会儿还不知道我会唱歌。那天晚上,我一首歌演唱下来,满场掌声,尖叫声,呐喊声,不绝入耳。

 

  我回到他身边时,掌声仍然如雷贯耳。我看到他眼中的灼热,可我,却不能给他任何希望。我告诉他,火车只剩下了最后一趟。我生硬地要去送他,因为我们不属于一类人,他只能回到那个小车站,而我的命运却会是更加广阔的天地。

 

  我将他送到了车站。在站台上,他低声问我,说我能抱一下你吗?我轻轻地点了下头。他就轻轻地抱住我,而且还在我的耳边轻轻地说了声,再见!

 

  他的眼中充满了爱意与不舍,可我还是看着他登上了那辆绿皮火车,我始终没有再说一句话。

 

  故事开始的地方也应该是结束的地方。我深知,我不爱他,有些故事在没有开始之前便结束,这样对彼此的伤害也更小。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上一篇:栀子花开
下一篇:最后一碗米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