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爱情故事 >

我的前女友是个非常优秀的女人

时间:2021-07-15 12:45:12 | 作者:霍亮 | 阅读:次 | 手机版

  八年前,霍亮甩了苏青,起因是一件特别小的事。

 

  苏青因为霍亮打游戏到凌晨一点还不睡觉,于是扯了路由器。霍亮当时正在团战,个人突然掉线,队友打来电话谩骂,铺天盖地的粗口。

 

  于是,他转头把怨气迁怒到苏青身上,大吼一声:“你给我滚。”

 

  苏青扭头就走了,再也没有回来。霍亮也没追。

 

  其实,这场分手,他酝酿不是一天两天了。

 

  谁能想到,这场开始于高中时代的初恋,经历残酷的高考、大学的异地恋,却结束于厮守后的第二年。熟悉的人,都觉得可惜。

 

  霍亮爸妈甚至放出话来:“这辈子,我们只认苏青当儿媳妇。”

 

  苏青是那种从小到大都当班干部的女孩,做事认真负责,善良且温柔。就像班里那些调皮捣蛋的男生说的:“苏青管人的时候,明明是批评,却说得那么委婉抱歉,让人心服口服。”

 

  当年,霍亮作为调皮捣蛋中的一员,就喜欢苏青这份绵里藏针的认真劲。跟苏青在一起,他情不自禁地想上进,生长出想护她一世周全的责任心。

 

  只不过,恋爱是一回事,而真正生活在一起,又是另外一回事。

 

  大学毕业后,两人自然而然地同居了。

 

  霍亮慢慢发现,同一屋檐下的苏青,居然还像当年高中时代的“班长”。他间歇性不想做饭刷碗,苏青就会科普外卖到底有多不健康。他习惯把袜子攒到五双再洗,苏青定下规矩,如果当天不洗,晚上就睡沙发。他早晨想多睡一会儿,可是,苏青雷打不动地叫他六点半起床跑步。家里的床单被罩枕套,必须一周一洗,地板必须先吸后拖,就算遗漏一根头发,苏青也要马上捡起来,心里才舒坦。

 

  霍亮偶尔对这些指令执行得不彻底,或者反抗:“怎么跟你住一起,比跟我爸妈在一起规矩还多呢?累不累啊?”

 

  但苏青说:“家有家规,未来是咱俩一起生活,所以,就得养成属于咱俩的好习惯。”

 

  霍亮于是见风使舵:“是是是,老婆说什么都对,说什么都全对,我悉听差遣便是了。”


我的前女友是个非常优秀的女人
 

  热恋时期的话,不能说当时说得不真心。只是日子一天天过下来,霍亮对苏青标尺样的生活还是有了抵触和反抗。

 

  他偶尔跟哥们小聚,喝点小酒,然后再一起打打游戏。霍亮一直是豪爽派的代表,每次小聚都会主动买单。有时钱不够,就得偷偷向苏青张嘴。

 

  有一次,苏青也参加了聚会。见霍亮又像往常一样,起身借去卫生间为由买单时,她强行把他按在那里。然后,她去买了单。

 

  回来后,把账单往桌子上一放,对大家说:“一共576,咱们9个人,每人64。”说完,她一边接受大家的转账,一边感慨:“要想感情长长久久,聚会最好AA。”

 

  看着那样的苏青,霍亮脸上火辣辣的。感觉她不仅在家里给自己立规矩,还跑到自己的朋友圈里定规则,真是管得太宽了。

 

  而最让霍亮尴尬的是,那天结完账,苏青居然还打包。打完之后,让这个拿,让那个拿,一群大男人,当然没有拿的。

 

  大家虽然嘴上没说,但他们的表情霍亮都看得明白:中年大妈才饭后打包,年轻人谁吃剩菜剩饭。饿死是小,面子是大。

 

  最后,苏青一个人把那些剩菜剩饭带回了家。

 

  在路上,霍亮问她:“咱俩已经穷到要吃剩饭的地步了吗?”

 

  苏青特别不以为然:“既然花钱了,打包丢人吗?浪费才丢人。”

 

  话有道理,但这种行为放在自己曾经的女神身上,霍亮内心的失望,一浪高过一浪。他觉得自己不是找了个女朋友,而是寻了另一个妈。

 

  不仅如此,苏青还拉着霍亮加入了网上一个什么存钱小组,强制执行52周阶梯式存钱法则。

 

  苏青执行得很好,到霍亮这可就难了。跟朋友吃顿饭可以吃进去半个月的工资。别说即兴请同事喝个奶茶,给自己添置点东西什么的。

 

  总之,赚钱如抽丝,但花钱真的是如山倒。有无数次到了存钱的周末,霍亮根本拿不出来,甚至恨不得把之前存的那点小钱都取出来。

 

  于是,他开始反抗:“老头老太才存钱,咱们这么年轻,不应该让钱捆住手脚。”

 

  但苏青会反驳:“学会理财跟年龄无关,成年人最大的自律就是存钱,这样,将来才能把钱花在刀刃上。”

 

  那会俩人刚刚大学毕业,本来赚得就不多,用钱的地方却不少。每次到了月底,囊中羞涩不说,甚至连想吃点肉都成了奢侈。

 

  有好几次,霍亮实在受不了这样苦行僧式的生活,于是,心一横,刷信用卡大快朵颐,还报复性地给自己买了好几套游戏装备。

 

  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对于霍亮来说,活好当下就是他认为的刀刃。

 

  可想而知,两人为此争吵得有多激烈。

 

  有一个月,霍亮还不上信用卡了,偷偷给他妈打电话要钱救急。

 

  这事被苏青知道后,质问他:“你已经成年了,干嘛还时不时地当巨婴?让父母给你收拾烂摊子?当初刷信用卡的时候,就应该考虑到万一还不上该怎么办?你对自己都负不了责任,以后怎么扛起一个家?”

 

  霍亮怒了:“我向自己的妈求援跟你有什么关系?真以为自己还是班长啊,管天管地管喘气,苏青,我真是受不了你,跟你在一起,比上学时还累。”

 

  “一个不会享受生活的人,也不配生活,我还年轻,不想那么早就加入大爷大妈的行列,精打细算地过日子,晚上十点半准时上床,吃个饭还得先算里面几克盐几克油……”

 

  霍亮当时想得很清楚,不管曾经多么相爱,一想到要跟苏青共度这一生,他毫不盼望,甚至绝望。

 

  那天晚上,霍亮把话说完后,心里有说不出来的痛快。他就像一个彻底叛逆的孩子,一不做二不休地掏出手机,当着苏青的面打起游戏。而且,也没静音,大呼小叫地进入团战模式。当然,他这样做还有一个目的,那就是彻底激怒苏青。

 

  果然,苏青一把扯了路由器。于是就有了霍亮开头那一幕:“你给我滚。”然后,他们之间长达九年的感情,彻底结束了。

 

  期间,霍亮爸妈不止一次劝霍亮跟苏青复合,但霍亮决心已定:“与其等结了婚再离,不如现在分手,我们俩三观不和,跟她一起生活,我容易猝死。”

 

  就这样,一场美好的初恋戛然而止于生活的鸡毛蒜皮。

 

  分手后,霍亮只有重获自由的解脱。

 

  三年后,他遇到了刘蕾。一个跟他一样,爱说爱笑爱玩的奔放女孩。

 

  周末时,他们一起通宵打游戏,饿了,就叫外卖。

 

  霍亮带刘蕾跟几个哥们小聚,刘蕾迅速跟哥几个打成一片,喝酒讲段子,简直就是气氛高手。

 

  有一次,两人心血来潮想吃川味火锅,于是,他们马上订了去成都的机票。

 

  四个小时后,坐在成都的火锅店里,看着吃得大汗淋漓的刘蕾,霍亮在心里感慨:这才是生活啊。

 

  在一起半年后,霍亮跟刘蕾求婚了。

 

  两人都是独生子,霍家首付了婚房,刘家陪嫁了车子,日子起步得也算比较高标准。

 

  可是,婚后的生活似乎并没那么好玩。有了家,也就有了家务,但两个人都不擅长家务这件事。时不时地要为谁洗衣服,谁刷碗而不愉快那么一下下。尤其是买菜做饭,两人都不愿意动手。可是,天天叫外卖,经济上也是不小的开支。

 

  从前两人在游戏里是配合默契的队友,可是,婚后好几次,两人因为游戏打得太晚,结果第二天双双迟到。迟到一次两次还能找个塞车、拉肚子的借口,但次数多了,部门领导终于扔下狠话:能干就干,不能干就走人。

 

  于是,晚上回到家,两人都发誓今天绝对不要玩得太晚。可是,哪里架得住对方的勾引呢?他俩有时互相嘲讽,说彼此就像瘾君子一样,不看到对方还好,一看到对方就想拿起手机大战三百回合。然后,玩着玩着,就忘了时间。

 

  还有很重要的一点,霍亮和刘蕾都不是攒钱的人。两人加起来的工资将近13000元,无车贷房贷,可是,不仅月月光,拿两张信用卡拆东墙补西墙的事情也时有发生。

 

  而且,谈恋爱时真情流露的小仪式,在婚后慢慢变成了规矩,情人节、三八节、七夕、生日、结婚纪念日……两人逢节必过,鲜花、大餐、礼物,那绝对是家庭财务最沉重的负担,没有之一。

 

  结婚一年半后,刘蕾意外怀孕,等到快生产时,两人连住院押金都要问父母要。

 

  而有了孩子,自然也多了一个钞票粉碎机。两方老人轮流帮忙带孩子的同时,还不得不在经济上施以援手。

 

  经济上参与了,内政当然也就要干预。于是,婆婆挑媳妇败家贪玩,不是过日子的人。丈母娘呢,嫌弃女婿好吃懒做,不思进取。

 

  这些耳旁风听多了,霍亮和刘蕾也就难免对彼此不满。

 

  原来,生活不仅只有游戏里的英雄救美,还有眼前孩子的屎尿屁。

 

  这个说:“你去吧,上次是我给他换的纸尿裤。”

 

  那个说:“你去吧,万一拉了,我处理完,一天都吃不下饭。”

 

  这个说:“你还是不是孩子亲妈?”

 

  那个说:“孩子难道是我一个人的吗?”

 

  日子真是一地鸡毛。

 

  娃小的时候,他们为谁陪伴多一点、谁为娃多做些事而争执。娃再大一点,又为了到底上不上早教课达不成一致。

 

  霍亮认为,自己小时候既没上早教,也没上什么双语幼儿园,还不是该上大学上大学,工作也还不错。但刘蕾呢,身边的同事朋友几乎都给孩子报了课:“就是砸锅卖铁,也不能让儿子输在起跑线上。”

 

  霍亮不认同:“你那些同事朋友哪个不是无脑跟风?只选贵的,不选对的,死要面子活受罪。”

 

  刘蕾顿时火了:“你怎么不说自己没能耐呢?游戏里你是王者,生活里你就是个Loser,我是绝对不会让儿子学你的。”

 

  “你可真好意思讲?你能教孩子啥,教他认奢侈品的logo吗?还是带他做探店达人?”

 

  “你觉得自己身上有什么闪光点可以哺育他?就让你带了那么两次,结果,你为省事拿手机给他放动画片,现在养成了不看动画片不吃饭的坏毛病!”

 

  ……

 

  这样的彼此讥讽责骂,在霍亮和刘蕾之间变得越来越频繁。两个都已经当爸妈的人,还不时地吵架、离家出走,请双方父母给彼此当判官。

 

  用霍亮妈妈的话说:“儿子,你俩就是废柴+巨婴。”

 

  霍亮妈妈还私底下跟霍亮说过一句话:“如果当初娶了苏青,你过的绝不是今天这种得过且过的日子,好女人旺三代!儿子,可惜了,你没抓住……”

 

  苏青?对霍亮来说,这个名字已经是很遥远的回忆了。分手后,他们是彼此绝不诈尸的前任。

 

  但那天妈妈提及苏青后,霍亮突然很好奇,想知道苏青有没有嫁人,过得好不好。

 

  只要愿意打听,她的近况还是很快就传到了耳朵里。

 

  跟他分手两年后,苏青嫁给了大学的师兄。

 

  当年她只是一家民企的会计,如今已经是一家上市公司的财务总监。她还开通了短视频账号,粉丝30余万。每天直播,和她三岁的女儿一道,教社群里的妈妈们带孩子一起读英文绘本。

 

  据同学说,苏青还是本市唯一一家,击剑俱乐部的投资人加资深击剑运动爱好者。

 

  好奇心作祟,霍亮找到了苏青的短视频账号。

 

  其实,不用看他也知道,在自己呆在舒适区里的这些年,苏青默默活出了诗和远方,活成了传说中的斜杠青年。

 

  最让霍亮汗颜的,是当自己还在和老婆为儿子上不上早教班吵得天昏地暗时,苏青和老公一道,带着他们的女儿去云南支教,陆续援助了二十几名贫困学生,他们还带着女儿做周末环保志愿者,做博物馆里年纪最小的双语讲解员……

 

  当初同一起点的两个人,用了八年时间,便活成了截然相反的两种人,两个阶层。

 

  一想到如此继续下去,自己的孩子和人家的孩子,可能更是相差十万八千里时,霍亮内心的复杂,是当下词汇所概括不了的。

 

  那晚,霍亮花了几乎一个通宵的时间,围观了苏青的这些年。

 

  他曾经觉得自律、好习惯、学习力等等这些词汇,太鸡汤了。但现在他眼见为实地看到,经年的积累之后,拉开人与人、家庭与家庭之间差距的,恰恰就是这些东西。

 

  就像最近流行的一款网红香水,刘蕾哭着喊着要他买来当生日礼物。而霍亮除了看了那个香水的广告,还着重看了一眼广告后面的评论。有一位读者的话让他醍醐灌顶:香水95%都是水,只有5%不同,那是各家的秘方。人也是一样,95%的东西基本相似,差别就是其中最关键性的5%,包括人的自律、习惯、品格、格局、欲望……

 

  这些话,霍亮不敢转给刘蕾看。作为捆绑着碌碌无为还说平凡可贵的一对,他对她,没有说教的资格。就像此时,他本来想跟手机里的英语主播把当年的专业再捡起来。可是,听了不到一分钟,还是习惯性地登录了游戏账号。

 

  就像他恶狠狠地,删除了苏青的短视频账号一样。他痛恨的,不是人家过得比我好,而是那样的生活让他既不安于现状,又无力改变现状。

 

  人生最大的痛苦,不是我怕来不及,而是,其实,我本来也可以。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