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爱情故事 >

我是一个悔婚的男人

时间:2020-12-23 22:55:18 | 作者:刘小念 | 阅读:次 | 手机版

  我是一个悔婚的男人。

 

  就在婚礼即将举办的前两个星期,我临阵脱逃了。

 

  时至今日,事情已经过去整整一年,我依然被人指指点点。

 

  可是,我没后悔。


我是一个悔婚的男人
 

  我和林曦是在同城校友会上认识的。

 

  大家玩桌游时,我恰好和她坐在一起,我们配合得天衣无缝,引来各种惊呼。

 

  我沉默内敛,她活泼开朗,这样的组合似乎很完美。

 

  那次聚会之后,我开始主动约会林曦。

 

  我的“程序猿”工作乏善可陈,但林曦正相反。

 

  作为一家知名手机公司的售后,她每天会遇到各种奇葩电话和形形色色的人。

 

  她惟妙惟肖地跟我讲那些人,那些事,配合着各种夸张的肢体语言,每次都能成功把我逗笑,感觉好解压。

 

  而她呢,见我笑成那个样子,就会说:“说真的,第一次有人愿意听我讲这些破事,我爸妈说他们的耳朵都听出茧了,但如果不把这些垃圾倒出去,我会疯掉的。”

 

  就这样,我和林曦谈起了恋爱。

 

  我成了她最忠实的听众。

 

  和她的工作相比,我才发现自己的工作还是很单纯可爱的。

 

  只需要跟机器打交道,不需要话术,也没那么多套路。

 

  所以,我很理解林曦的苦恼,也愿意当她的树洞。

 

  两个人在一起时,吃什么,玩什么,都会尽量听她的。

 

  哪怕我天生不爱吃火锅,但就因为火锅是林曦的最爱,我几乎每周都会陪她去吃一次。

 

  她喜欢去夜店,而我受不了那份嘈杂,但还是选择陪她和她的朋友一起去,然后,一个人在外面的星巴克等她。

 

  我的工作需要经常加班,有时,一周也休息不上一天。

 

  有好几次,林曦约我周末出去玩,我都因为加班而不能陪她。

 

  每次,林曦都会很生气,甚至不理我,电话不接,微信不回。

 

  每次,我都需要买礼物,陪吃陪逛陪笑脸很久,才能和解。

 

  但这些事情,我并没觉得有什么不好。

 

  谈恋爱嘛,谁不希望天天腻在一起?

 

  但我没想到,这些我觉得无关原则的谦让,会助长对方的跋扈任性。

 

  和林曦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吵架,也是因为我加班,不能陪她去参加一个好朋友的生日会。

 

  那天,单位临时来了急活,我完全走不开。

 

  结果,林曦跑到我办公室,先是撒娇卖萌,说她好朋友都想见我的真容。

 

  我向她道歉,说确实走不开,同事都在加班,弄不好要通宵。

 

  谁知,我怎么劝她都不听,还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喊:“高伟,如果你今天不陪我去,咱们就分手吧。”

 

  所有同事们都看着我。

 

  部门主管见状,替我出面向林曦说明情况。

 

  林曦并不给他面子,而是继续任性地冲我喊:“像你这种工作狂,就等着当和尚吧,分手,谁再来找我谁就不是人!”

 

  说完,她扬长而去。

 

  那天,工作到夜里九点后,主管批准我提前下班。

 

  我虽然很郁闷,但还是去找了林曦。

 

  我想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谁让我那么喜欢她呢。

 

  看到我的出现,林曦尖叫着扑过来,各种甜言蜜语:“我就知道你舍不得我一个人。”“你最好了。”“爱你爱你。”

 

  那么奔放多变的她,让我叹息之余,更多的还是包容。

 

  说到底,谁没有缺点呢?

 

  恋爱一年多,终于到了谈婚论嫁这一天。

 

  可没想到,这也是我们感情瓦解的开始。

 

  双方父母见面的时候,我爸妈安排在本市最著名的海鲜酒楼。

 

  还分别给林爸林妈买了礼物,红酒、烟、茶和丝巾。

 

  那顿饭,我爸妈请得诚心诚意,但林妈却吃得暗藏机锋。

 

  她全程都在讲林曦从小到大是如何娇生惯养,花费了多少人力物力。

 

  还说就算女儿都快出嫁了,也舍不得让她干一丁点家务。

 

  林妈讲得痛快,林爸脸色却不好看,有好几次,都在试图转移话题。

 

  但林妈一直视而不见。

 

  说实话,那顿饭我吃得很不是滋味。

 

  倒是我爸妈,初次见面,一直礼貌地倾听,不时地附和。

 

  期间,我妈拿起水杯想喝水,恰好水壶里没水了。

 

  这时,林曦站起来,想去找服务员加水。

 

  林妈看了,轻咳一声,用准丈母娘样的语气对我说:“高伟,这样的事你还不赶紧主动点,还等着女孩去啊。”

 

  我赶紧接过水壶,去找服务员,气氛一时尴尬。

 

  只听我妈说:“这孩子,天天对着电脑,脑子都木了,做事也没眼力见,亲家你以后多调教啊。”

 

  而林妈丝毫没客气:“我这个人比较直,有一说一,既然以后是一家人,看见什么做得不周到的,我也不会藏着掖着,过日子就是这些小事,这男人啊,千万不能惯着,一开始就要立好规矩……”

 

  林爸默默地在桌下扯了一下林妈的衣角。

 

  林妈当即揭穿:“你扯我干什么?你扯我,我也得实话实说,嫁姑娘这么大的事,可得把眼睛瞪圆了。”

 

  那天回到家里,我爸整个人都气饱了。

 

  他摇着头说:“林曦这孩子倒是活泼可爱,我挺喜欢的,但她那个妈啊,有点太强势了。”

 

  但我妈觉得,天下哪个当妈不是这样,娘家硬气,女儿在婆家才不会受气。

 

  我妈还说我爸:“咱没养过女儿,所以理解不了嫁姑娘的心情,多换位思考吧,对人家好点。”

 

  晚上,林曦给我发微信,问我爸妈回家都说了什么?

 

  我回复:让我以后对你好点。

 

  林曦特别高兴地说:“见识到我妈的厉害了吧,她在家里说一不二,以后咱们家,我也必须做你的王。”

 

  这句话,我只当是玩笑,一个家里会有什么事情需要称王称霸呢?

 

  我还特别开心地对她说:“以后咱们家,国王是你,王后也是你。”

 

  可是,生活不是仅靠情话支撑的。

 

  双方父母见面后,我和林曦开始看房子。

 

  那段时间,只要有时间,我们便出去看房。

 

  每一次,林妈必须陪同。

 

  而且,无论什么样的房子,她永远都能挑出毛病。

 

  要么地段不合适,要么格局不好,要么开发商不够大……

 

  后来,林曦和我一眼看中一套两室一厅的房子,林妈依然各种吹毛求疵。

 

  我有些郁闷,便和售楼员到楼道里去抽烟。

 

  清水房丝毫不隔音,她们母女的对话清晰地传到我耳朵里。

 

  “妈,这房子挺好的,我真的一眼就相中了。”

 

  “那你也不能表现得那么明显,一会高伟进来,你就说房子好是好,就是有点小,连个储物间都没有,总之,你要尽量表现得不是很满意。”

 

  “为什么?”

 

  “为什么,你说为什么?就是凡事都要有个态度,要让他觉得,你嫁给他就是下嫁了,要让他在心里觉得亏欠你,这样,以后,他很多事都会听你的。”

 

  “你听妈的,高伟可不像软柿子,要想以后在家里说了算,就得多留点心眼,不然,会被他拿捏一辈子。”

 

  这样的对话,真是扎心。

 

  果然,等我抽完烟回到屋里,林曦开始了买家式的挑剔。

 

  我忍不住说:“算了,那就不买了,再看看吧。”

 

  这时,不等林曦开口,林妈立马脸色阴沉地说:“高伟你这样可不行啊,买房是一辈子的大事,又不是买白菜萝卜,小曦还没不耐烦,你倒是先没耐心了,再说,我这是图什么啊,我去跟朋友喝喝茶,聊聊天不好嘛,天天陪你们看房,腿都累断了……”

 

  她如此一说,我好像顿时就觉得,是自己不懂事了。

 

  这时,售楼员见机从中撮合,当日交订金各种优惠等等,最终,我们还是买了那套房子。

 

  首付用的是我爸妈的钱加上我的积蓄。

 

  房子买了,应该开心才是,但我心里却像塞了一团棉花。

 

  更堵心的日子还在后面。

 

  房子买完,接下来是紧锣密鼓的装修。

 

  从装修设计到细节工艺,全是林曦和她妈商量决定的。

 

  我偶尔参与一点个人意见,都被直接忽视。

 

  哪怕是挑个电脑桌,也被她们母女俩花式挑剔,最后选了她们喜欢的款式。

 

  每一次,林曦买东西都会让我陪同,并问我的意见。

 

  但等我真表态时,她就会说:“你眼光太差了。”“跟一个理工男讲审美,简直就是对牛弹琴。”

 

  我无语了,既然如此,那为什么要征求我的意见呢?

 

  那段日子,公司超级忙。

 

  她们又从来不肯听取我的意见,我索性埋头加班多赚钱,让她们自己做决定。

 

  然而,只要我有两天没去装修现场,林曦就会问我:“你到底想不想成家?这还没结婚呢,就想当甩手掌柜。”

 

  有一次,我爸妈去看装修进度。

 

  林曦就像导游一样,历陈自己的装修想法,同时,每介绍一个地方,都不忘提一嘴:“以高伟的意见,这房子就得装成调色板,那眼光,真是不敢恭维。”“这个家,就像我一个人的一样,高伟一直说加班,来都不来。”

 

  爸妈不知详情,回家将我好一顿批评。

 

  而那时的我和林曦,说好的房子装完就领证。

 

  事实上,房子买了,装修正在进行中,也相当于板上钉钉了,我不想再说她的不是,让她在爸妈的眼里减分。

 

  说到底,谁不希望自己的妻子,在父母眼里尽善尽美。

 

  所以,爸妈批评我,我就只能听着,表示以后尽量多参与。

 

  就这样,半年后,房子装完,味也散得差不多了。

 

  我和林曦定在2019年9月16日领证,婚礼10月2日举行,都是林妈找人选的日子。

 

  从5月开始,我们就开始拍婚纱照、订酒店、给亲朋好友下请柬。

 

  而几乎每一个步骤,都会发生一点小插曲。

 

  我们坐标内蒙,林曦却非得选择去大连海边拍婚纱照。

 

  我表示不想因拍婚纱照去请假,她说这辈子就结这么一次婚,不在海边拍婚纱照的婚就别结了。

 

  于是,我妥协了。

 

  买新婚衣服时,我想选普通西装,这样日常上班也可以穿。

 

  但林曦却坚持让我买燕尾服,说她最喜欢看男人穿燕尾服的样子,如果不行,那这婚就别结了。

 

  于是,我又妥协了。

 

  婚礼讲究大吉大利,所以,我努力适应她的要求与审美,不想给她留下遗憾。

 

  毕竟,每个女孩都有一个公主梦。

 

  但林曦不仅仅是为了圆她的公主梦,她心里还住着一个王者的梦。

 

  那是2019年8月的一天,我接了一个公司项目,连续加班三天三夜,中间只睡了几个小时。

 

  等我终于完成任务后,一头扎在办公桌上睡着了。

 

  彼时,已经是夜里九点多。

 

  最后,还是大厦巡逻的保安叫醒了我:“兄弟,我看你好几天没回家了,别熬坏了身体,快回家睡吧。”

 

  我这时才发现,手机上竟然有20多个未接来电,都是林曦打来的。

 

  我回拨给她,刚一接通,她便劈头盖脸地质问:“为什么不接电话?”

 

  “我刚才在办公室睡着了。”

 

  然后,她根本不顾我连续加了三天的班,要我必须跟她一起去婚礼酒店改菜品。

 

  那个时候,我连走路的力气都没有了。

 

  我对她说:“我真的太累了,咱们明天再去吧。”

 

  可是,林曦坚持今天就去,说不把这件事办完,她睡不着觉。

 

  没办法,我只能对她说:“我连路都走不动了,如果非得今天,那你自己去吧,反正改什么菜也是你决定。”

 

  谁知,她顿时就火了:“让你打车去,又没让你走着去,你还要推三阻四,那是不是以后结婚了,孩子我生我管,所有家务都我干,你只负责说累就好了。”

 

  “林曦,我连续加了三个通宵,明天补个觉,一定陪你,再说这都几点了,酒店也快打烊了。”

 

  “高伟,今晚这菜品必须改了,不然,这婚就别结了,你看着办吧!”

 

  说完,她“啪”地挂了电话。

 

  等到我再打过去,电话一直忙音中。

 

  五分钟后,林妈的电话打了过来。

 

  又是熟悉的套路:“高伟,这还没结婚呢,你就这么对我姑娘,这要结了婚,那还得了,赶紧的,现在立刻马上去改菜品,不然,别说你们还没领证,就是婚礼举行一半了,我也会把姑娘领回家。”

 

  就在那一刻,我突然明白,她们娘俩要的不是今天必须把菜品改了,而是在这件事上以我的妥协,她们的胜利而告终的结果。

 

  从我们谈婚论嫁开始,她们就一直想给我打下一个服从的根基。

 

  就像林曦一直跟我灌输的那样:“我的理想就是找一个像我爸那样的男人,对我妈永远言听计从,一辈子妇唱夫随。”

 

  在她们眼里,好的婚姻不是彼此体谅支撑搀扶,而是单方面的臣服。

 

  这哪里是找爱人,这分明就是在驯兽。

 

  那一刻,我特别清醒地意识到:一直以来,这都是她们想要的婚姻,而不是我想要的。

 

  那一刻,我不知哪里来的勇气,在电话里大声对林妈说:“阿姨,这个婚我不结了,你把女儿领回家吧。”

 

  然后我迅速挂掉电话,并关机。

 

  那晚,我回家(新房)倒头便睡。

 

  一直睡到第二天上午十点。

 

  然后,我叫了特别丰盛的早餐外卖,吃饱喝足后开始打电话。

 

  第一个电话是打给爸妈的。

 

  把前因后果说完后,我对他们说:“爸妈,对不起,这婚我不结了。”

 

  我妈顿时就哭了,我爸却对我说:“好的,知道了,婚姻不是儿戏,必须你情我愿,儿子,我们尊重你的决定。”

 

  然后,我又打给酒店、婚庆公司,告诉他们:“婚礼取消了,交的定金也不要了。”

 

  我通知各路亲朋好友:“非常抱歉,这婚不结了。”

 

  我的最后一个电话是打给林曦的,只说了一句:“再见了,祝你幸福。”

 

  可想而知,她会是什么样的反应。

 

  但我已经不想再给她失控的机会,挂断电话,果断关机。

 

  然后,我跟公司请了年假。

 

  那十天里,我关掉手机,每天除了睡觉,就是去晒太阳。

 

  我心中充满了鸟儿出笼的快乐自由,如释重负。

 

  十天后,我的生活又像从前一样上班、加班、下班。

 

  至于为什么会悔婚,我只字没提。

 

  包括林曦一家四处散播、甩锅,说我始乱终弃,我通通接下。

 

  这是我当初做决定时,就准备好应对的残局。

 

  这种煎熬总好过,木已成舟。

 

  就像一个已婚哥们酒后跟我说的那样:悔婚和离婚,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故事。

 

  如今,这件事已经过去一年了,贴在我身上“悔婚男人”的标签,依然还在。

 

  可是,经历得越多,我越觉得自己并没有错。

 

  放眼周遭,多少恋人在即将结婚前发现彼此并不合适,但就因为房子买了,酒席订了,亲朋好友也通知了,嫌麻烦,怕丢面子,所以,硬着头皮走进婚姻。

 

  然后,发现婚姻是一部连续剧,忍一时却无法忍一世。

 

  婚前怕麻烦,婚后就会有更大的麻烦。

 

  好的感情,是锦上添花,是雪中送炭,是相互成全,而不是东风压倒西风,不是在二人世界里称王称霸。

 

  所以,讲出我的故事与事故,愿每个人都有爱的能力,但也不乏止损的勇气。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上一篇:担水娘的悲伤
下一篇:自私又卑微的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