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爱情故事 >

假面派对

时间:2020-09-09 17:52:08 | 作者:蔡美美 | 阅读:

  杨菲是个外企白领,常常和朋友一起旅行探险,舒缓压力。

 

  这天,她接到朋友蔡祥的电话,问她愿不愿意参加废墟聚会。杨菲问什么是废墟聚会,蔡祥说:“就是找一个荒废的建筑开派对,玩一点刺激的。”

 

  蔡祥高大帅气,有很多新点子,一直是他们圈子里的活动组织者。杨菲很信赖甚至有些喜欢他,就答应了。

 

  周末晚上,派对如期举行。蔡祥的组织能力确实不是盖的,派对地点选在一个烂尾楼工地,有上百人参加。

 

  派对开始前,蔡祥要求大家戴上面具,见杨菲没面具,他体贴地给了她一个漂亮的孔雀面具。


假面派对
 

  派对开始了。蔡祥不知道从哪找来一支摇滚乐队,激情的音乐震天动地。这时,只听主持人宣布,现在来玩“跳水游戏”。杨菲还没弄明白怎么回事,就开始了轮流抽签,一个抽中画有倒霉鬼符号纸条的人被蒙着眼带到了四米多高的台上,背对着台下观众。

 

  主持人大声问:“大家支持不支持他?”台下有人喊支持。突然,主持人猛地推了他一把,那人头下脚上地摔了下去。一片惊呼声中,下面的人纷纷伸手接住了他,总算有惊无险。

 

  这游戏果然刺激。第二轮抽签开始了,杨菲打开自己的签,竟然是一个“倒霉鬼”!在众人的哄闹声中,她被拉到了台上。

 

  主持人大叫着:“美女来了,大家支不支持?”杨菲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一把推了下去!半空中,杨菲眼角的余光瞥见台下的人群不仅没伸手来接,反而潮水般地退了开去。“完了!”她闭上眼,准备迎接痛苦的撞击。

 

  出人意料的是,她掉进了一个温暖的怀抱,睁开眼睛一看,一张丑恶的脸正凑上来。杨菲惊叫一声,那人摘下面具,竟然是一张熟悉的英俊面孔。是蔡祥!蔡祥得意地笑了:“我安排好的,刺激吧?”

 

  这时,旁边的人开始起哄,有人大喊:“亲一个!”蔡祥的嘴唇慢慢地凑了上来。杨菲心跳加速,闭上了眼睛。

 

  突然,她听到有人说:“警察来了!”蔡祥无奈地放开她。大家都看着外面的马路,只见一辆警车闪着警灯停在了废墟前。

 

  警察既不下车,也不把车开走,大家就玩得不自在了,不一会儿就散了。蔡祥也跳上自己的车,“砰”的一声关上车门,绝尘而去,竟然把杨菲忘记了。

 

  一阵纷乱之后,废墟前已经空无一人,杨菲这才紧张起来。刚才她是坐蔡祥的车来的,这荒郊野外的,上哪找车去?杨菲有些气恼蔡祥丢下自己,决定不给他打电话求助,自己走回去。

 

  走了一段,路上越来越荒凉,杨菲害怕起来。就在这时,后面突然亮起了灯光。杨菲回身一看,竟是那辆警车。

 

  杨菲稍稍放心,继续向前走。警车在后面不紧不慢地跟着,似乎是在护送她,一直到前面的地铁站入口。杨菲想,应该对那位热心的警察说声“谢谢”。

 

  她走到警车前,里面的人摇下了车窗,笑着问:“还记得我吗?”杨菲看着那张似曾相识的脸,一时想不起自己还有这样一位警察朋友。

 

  那人掏出一个圆圆的东西给她看:“这个你还记得吗?”杨菲仔细一看,那是一个指北针,这才恍然大悟:“是你,陈峰!”

 

  三年前,刚刚参加工作的杨菲随着蔡祥的探险队去尖子峰。喜欢刺激的蔡祥不愿走游客常走的路线,他要走一条人迹罕至的探险之路。他们在山脚下找导游,有人向他们推荐了当地的一个小伙子——陈峰。那时,陈峰还是公安大学的大三学生。陈峰听了蔡祥的设想后,却死活不肯带路,理由是那条路还没开发,太危险。

 

  蔡祥一怒之下说不要向导了,带着大家就进了山。结果,他们在山里迷路遇险。正在束手无策的时候,陈峰却出现了,他把大家带出了山,带到了他家里。原来,他不放心,一直跟在后面。

 

  感动之余,杨菲发现陈峰家一贫如洗。陈峰的父亲早逝,母亲卧病在床,陈峰已经决定辍学打工了。杨菲发动大家捐款,临走,她还把自己登山专用的指北针送给陈峰,鼓励他认准人生的方向。

 

  现在想想,杨菲还觉得好笑,当年自己也才刚踏上工作岗位,只不过比陈峰大两岁,却俨然是个大姐姐。今天的陈峰看起来结实精干,已不再是那个单薄的大学生了。

 

  陈峰告诉杨菲,当年自己受到杨菲的鼓励,完成了学业,毕业后做了一名警察。今晚,他是接到噪声投诉才赶到废墟的。

 

  尽管杨菲戴着面具,但她一上台,陈峰就认出了她。说到这里,他有些慌乱地解释:“即使不是你,我也会把人护送到这里的。这是我的职责。”

 

  此后,杨菲和陈峰常常联系。杨菲感觉到陈峰很喜欢自己,但她知道,自己不可能爱上他。她的心中,早已认定了激情四射的蔡祥。

 

  废墟聚会后不久,蔡祥买了鲜花来向杨菲道歉,两人重归于好。这天,蔡祥通知杨菲,第二次废墟聚会要开始了,规模比上次更大。

 

  这次聚会选在更偏僻的地方,大家玩得比上次更疯。聚会的高潮是一个叫“极速求婚”的游戏,谁抽中画了心形的签,就要按上面的指示向某一特定来宾求爱。如果求爱成功,就可以找个隐秘的地方享受二人世界。

 

  抽签开始了。很快,第一对参加游戏的人求爱成功了。几个侍应生用托盘端来了饮料,大家纷纷举杯庆祝。杨菲也不假思索地拿了一杯,刚放到嘴边,一个戴小丑面具的人突然从她面前跑过,撞了她一下。饮料洒了她一身,“小丑”却连句道歉都没有,就在人群中消失了。杨菲正擦着身上的水渍,第二轮抽签已经开始了。她随手抽了一张,打开一看,正是心形!

 

  杨菲被要求向一个帅哥“求婚”。帅哥是全场唯一没戴面具的人,他脸色很白,英俊的脸看起来毫无表情。杨菲以前没见过这人,但游戏有规定,她只好按规则做了。不料帅哥一口答应了杨菲的求爱。庆祝仪式之后,帅哥拉着她跑向了废墟深处。

 

  杨菲觉得有些不妥,几次要求停下来,帅哥却不肯放手。在一堵断墙后面,帅哥把她按倒在地,开始疯狂地撕扯她的衣服。杨菲拼命挣扎,千钧一发之际,突然传来一声断喝:“放开她!”帅哥停了手。杨菲回头一看,站在身后的是一个戴着小丑面具的人。

 

  帅哥转身欲走,小丑说:“就这样走了?你应该摘下面具,把真面目给这位女士看看。”听了这话,杨菲突然想到了什么,她在帅哥脸上抓了一把,却抓下一张“脸”来。原来,对方并不是没戴面具,而是戴了一张高度仿真的人脸面具。杨菲看了一眼面具下露出的脸,差点晕倒,眼前这人竟然是蔡祥!

 

  蔡祥讪笑着说:“这面具是我特意在网上订制的。”

 

  杨菲气得直哆嗦:“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蔡祥赔笑说:“我是想给你一个惊喜。你不觉得这样比较刺激吗?”

 

  “啪”的一声,杨菲给了蔡祥一耳光。蔡祥一脸怒色,但最终没有发作,转身走了。

 

  小丑说:“要报警吗?”杨菲摇了摇头,看着蔡祥远去的背影,泪水模糊了双眼。

 

  等杨菲擦干眼泪回头,小丑已经不见了。她逃也似的离开了那个鬼影幢幢的废墟。

 

  自那次以后,杨菲再也没兴趣参加这类活动了。她开始反思,这所谓的冒险是什么时候变了味?自己对蔡祥,到底有几分了解?这期间,陈峰经常和杨菲联系。他仿佛知道杨菲的心事,常常安慰她。杨菲发现,其实两人也挺聊得来的。

 

  一晃半年过去了。这天,杨菲接到了父亲的电话。父亲直截了当地说:“女儿,你年龄不小了,找个人嫁了吧。老爸身体一年不如一年了,还想抱外孙呢。”

 

  找个人嫁了?杨菲突然想到了陈峰。他好长时间没来电话了,自己其实有些想他,却不好意思主动打电话。

 

  于是,杨菲鼓起勇气,拨通了陈峰的电话。好一会儿才有人接电话,却不是陈峰的声音。对方说陈峰出事了,在医院动手术。

 

  杨菲焦急地赶到医院。手术室外,陈峰的同事们也在焦急地等待。一个同事告诉杨菲:“这段时间,我们在追踪一个贩毒团伙,主犯叫蔡祥。他们以搞聚会为名,提供免费饮料,把毒品放在饮料里,诱使更多人吸毒。今天收网抓捕的时候,陈峰冲在最前面,受了伤。”说着,同事交给杨菲一个小包:“陈峰进手术室前嘱咐要给你的,说是怕进去了就再也出不来了。”

 

  杨菲打开一看,是一个小丑面具。她突然明白了,陈峰一直都在默默地保护自己。包里还有一个硬硬的东西,掏出来,竟然是那个指北针!杨菲强忍住泪水,在心里默默地说:“我明白你的意思了。我会像当初鼓励你那样,选择正确的方向。我会在这里等你,等你平安出来……”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上一篇:雪地情书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