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爱情故事 >

雪地情书

时间:2020-08-22 20:50:03 | 作者:佚名 | 阅读:

  寒是我高中时的同学,雨也是。我们三人都是校刊《小荷》编辑部成员。寒个头瘦长,才华横溢,是校刊主编兼美工创意。我负责文学园地栏目编辑。剩下的学习之窗、课堂内外、体育天地等栏目都归那个爱好阅读、文章出众但却沉默少语、不苟言笑的雨来策划。

 

  那段日子,我们常常聚在一起。为《小荷》,为我们的青春,我们的将来畅谈奇想。颇有些意气风发、挥斥方遒的年少豪情。正如寒在一阕《解语花》词里所写的“……少年儒雅,眉宇间风流横洒。交杯欢,人生于斯,恣情知己面……”。快乐的时光总是过得让人不知不觉。好像窗前的老榆树才串起榆钱儿,夏蝉便在枝头聒噪了。黑色的七月硬生生将我们的《小荷》封存进青春的记忆里。

 

  高考的失利只是意味着我的十年寒窗生活结束,并没有带来意料中的痛苦和打击。反正成功的路不止一条,不能上大学依然可以搞文学创作呗!我这样想,寒和雨也这样认为。

 

  在寒和雨收到了大学录取通知书后,我们《小荷》编辑部全体成员到丛葭山作了一次告别游。丛葭山流云瀑汇流成溪,融入丛葭湖。湖水碧波万顷,波光粼粼,一只只小船随波轻漾,渔父结网成欢。远处飞鸢低洄、堤树含烟。朦胧缥缈深处有亭翼然,赤堵绿硫璃的仿古建筑依稀可辨。不知是为眼前的景致所感,还是庆幸从尘世的烦嚣中逃遁。我脱下鞋,就着浅坝坐下,闭上眼睛,将裹紧的足趾交予湖水轻抚。……忽然,一阵淡淡的花香袭来。清幽可人,如丝如缕,泌人心脾。我睁开眼,一朵兰紫色的小绒花映入眼帘。

 

  是寒!他半蹲着,眼睛亮亮的,笑意挂在嘴上。“雪儿,这朵小绒花是我在那儿摘到的。四周就这一朵,瞧,多自我孑然!”寒若有所指地说。“你拿着花,吹吹看”。我接过花,凑近嘴边轻轻一吹。那朵兰紫霎时幻化成无数个小精灵翩然飞舞、相互追逐。“多像蒲公英啊!可惜不是。”我叹息道。“蒲公英有种子,来年春天会发芽。可这花……”“虽然不是蒲公英,但和蒲公英一样也是风信子,当它飞飞扬扬的时候,它会给你带来春的消息。”说这话时,他用眼晴柔柔地看着我,嘴角的笑意更浓了。刹那间一股无名的情愫在我心中涌起。他的眼神,他的笑意是那么地吸引我,我这才发觉原来我很喜欢寒。这一刻我知道心思已被寒知晓,不由得羞涩地别过头去,却发现雨在不远处用异样的眼神看着我,若有所失的模样。


雪地情书
 

  从丛葭山回后,我和寒双双坠入了情网。我们相携河边漫步,茵堤小憩;骑着单车去蛙鸣点点的荷塘看红白相间的藕花纤纤欲舞;聆听晨钟暮鼓声走进香灰袅袅的古庙静心闭目许个愿……

 

  一个夏日的午后,在寒的书房里,我依偎着寒,轻轻地诵吟着席慕蓉《无怨的青春》。寒将书从我的脸上轻轻移开,然后我就看见那柔柔的眼神、嘴角浓浓的笑意慢慢靠近,我闭上眼等待那醉人的一刻来临。那浓浓的笑意终于浸染上我的唇湄,化作一股甘醇,慢慢滋润、融化……这一刻,我就认定寒是我今生唯一的爱恋。

 

  秋风初起的时日,寒和雨就去了远方的大学。我也找到了一份不太繁忙的工作。于是我和寒的恋爱只能靠往来书信延续。寒倒是不吝笔墨,每封情书都是洋洋洒洒数页,相思之情跃然纸上,让人欲罢还读。那时的我,少女情窦初开,每日净编织一些漫天花雨飞扬、小白船漂游入海之类的情梦。日子在春花秋月中不断流逝。临近毕业,寒的信愈来愈少,言语也不像以前那般亲昵。虽然是风和日煦的暮春,可我却感觉到阵阵寒意的侵袭。“寒变了,是吗?”我千百次地被这个念头困囿。好在离毕业分配已为时不远,寒说过要分回来同我长相厮守的。我等他回来,等他……。

 

  六月底的一个周末,我一个人在宿舍里,百无聊赖,便翻开寒的书信细细玩读。寒信中字里行间浸满深情,点点滴滴往事依稀如昨。渐渐地思绪在如梦似幻中浮沉,读到情深处不觉已是泪眼朦胧,仿佛寒回到了我身边。那柔柔的眼神、嘴角浓浓的笑意……“咚、咚、咚”敲门声有些犹疑,我整理好情绪将门打开。雨背着行囊站在那儿,望着我,似乎有些不知所措。我一见只有雨一人,心猛地往下一沉。“寒呢?你们不是说好一起回的吗?”我急急地问。“他走了,去了南方”“什么?去了南方?”我被雨的话给惊呆了。“你是说,他改了分配,去了南方?!”雨轻轻地点了点头。刹那间,相思多日的泪水不听使唤地狂涌而出。我颓然跌倒在床上,头脑一片空白……雨坐在床边,不停地安慰我。忽然他想起了什么,从口袋里拿出一封信,“雪儿,这是寒让我交给你的”。我停止哭泣,擦去泪水。这是一封未缄口的信。我迫不及待地抽出来,湖兰色的信笺叠成一只折了羽翼的纸鹤。

 

  雪儿:

 

  当你看到这封信时,我已踏上了南下的列车。我临时申请更改了毕业分配志愿,决定去那海天一色、椰树曳风的南国。

 

  我不知道自己的选择是对是错,也许失去那清纯俏丽的女孩是我今生最大的憾事。……我走了。不要为我们的爱情伤怀落泪,不要为我们的恋曲叹息悲歌。离离合合、散散聚聚,人生原本就是这样。

 

  雪儿,我知道这样做对你很残忍、很不公。四年的苦恋,一千多个日日夜夜。是你,带给我无穷的欢乐、无尽的相思;是你,令我魂牵梦萦、为伊憔悴。我们相聚的时日虽然是那么短促,但这足以令我回味终生。我们曾踏雪寻梅、放飞诗鸟;我们曾摘溪桥的烟柳,细数这百丈情丝沐浴了多少晓风残月?我们曾静静地坐在窗前,等待月亮从后山升起;我们也曾被李后主的“最是仓皇辞庙日,教坊犹奏别离歌”感动得泪湿满襟。……过去的一切历历在目,而如今,我们竟连道别的机会都没有。

 

  不要怪我太狠心,不要怪我太绝情,我不敢、不敢回来与你话别。那样我感情的防线要被冲溃。谁不想花开并蒂?谁不想鸳宿鸯飞?可我,我……。我们也曾海誓山盟,说什么地老天荒、海枯石烂;我们也曾拥有,你梨涡半浅的笑颜,灵秀圆润的唇湄,清香柔软的发丝总是让我留连销魂。

 

  好想再见你一面,好想再看你一眼。你知道吗?每望你一眼秋波幽怨,我便恨不得泪水涟涟。

 

  我知道放弃你并不容易,忘记你似无可能。还记得去年情人节你送我的那方素帕吗?上面绣的是一幅藤树相缠图。“入山望见藤缠树,出山犹见树缠藤。藤缠树生生相依,树缠藤死死亦缠。”便是这千古情事的咏叹。我笑你太过痴情,你却用墨滴在素帕上写下“一任几度风风雨雨,此心千年永随君去。”让我感动得一把抱住你,天地不复存在。……

 

  我本应为我们的爱情感到自豪,感到满足。原来的我也这么想,就这样回到你身边,同你一起相濡以沫,甘苦与共。可我却有些不甘心,我有才华,要一展抱负;我有雄心,要振翅高飞。毕业前夕,我们班的一名女生向我表露了爱慕之情,她的舅父在海南有权有势,于是我的意念动摇了。……我太需要机会了,我不得不向权势弯腰。

 

  雪儿,不要哭泣,不要难过。我这种人不值得你这样。幸好,还有雨陪在你身边,我们不应只为爱情活着,是吗?珍惜自己,好女孩!

 

  再见了,我那清纯俏丽,长发飘飘的女孩。再见了,我刻骨铭心的情恋。再见了。雪儿,来世我定与你藤树相缠。

 

  寒

 

  绝笔于92年仲夏

 

  断断续续,我不知道是怎样读完这封信的。几处激起我感情峰巅的地方饱尝了太多的泪水。我一把丢掉信,抓住雨的双臂。

 

  “我不信,我不信!寒不会这样,寒不是这种人。他不会背叛我的,不会,绝不会!”我悲痛欲绝,有些歇斯底里。“他是爱我的,他不会离开我。你说,是不是?是不是?”

 

  “雪儿,不要这样,不要这样。冷静些,听我说。”

 

  “不,我不要听。寒是爱我的,他不会离开我,他说要同我藤树相缠的。”“寒,你在哪里?……你知道我有多想你吗?我日日夜夜盼你回来。你看,毛衣已织了一半,赶在秋凉正好穿上。寒,这个冬日我们又可以踏雪寻梅了,你说要送我一封雪地情书的。寒,你在哪里?……”

 

  “雪儿,你听我说,寒他,……”雨扶住快要跌倒的我,眼睛红红的,努力地控制着自己。

 

  “求求你,求求你告诉我寒在哪里?我要去找他,他是爱我的。我要找他回来,找他回来。呜……”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泪水模糊了一切……。

 

  醒来已是次日的午后。望着雨,我又一次泪流满面。

 

  “寒,他真的走了吗?”我呆呆地问。

 

  “嗯!” “寒他……”雨欲言又止。

 

  “寒真的走了。”我喃喃自语。“寒真的走了。不回了。”

 

  “雪儿,你……,寒走了,你得面对现实。好好爱惜自己,说不定过段日子,他会回来的。”雨的眼中闪过一丝奇异的光芒。

 

  “真的吗?雨,他还会回来?你骗我,你一定是在骗我。寒要是会回来就不会写那样的信了。”我又一次泣不成声。“寒,你在哪里?你在哪里呀?”我感到心中的血在一点点滴落,居然落地无声……

 

  就这样,寒虽然从我的生活中消失,但我没法控制自己不去想他。我始终坚信:寒是不会背叛我的。我不但不恨寒,反而愈加思念他。寒一定是有苦衷,我要想办法弄清真相,揭穿这谎言。而唯一知道真相的人就是雨,他们是最好的发小。

 

  我知道雨一直暗恋我。大学四年,他写给我的信似乎比寒的还多,虽然未坦露心迹,可我看得出。他人很优秀,功课又那么好,毕业后,应该能读研或者可以分到省城大医院的,可他却分了回来,我明白这也是为了我。而且这件事背后似乎隐藏着某种秘密,我相信自己的直觉。

 

  雨每天都抽空来陪我,我们的话题除了寒还是寒。雨总是默默地听着我和寒的故事,目光复杂。有几次他张口想说什么最终还是忍住了。渐渐他的神色趋于平静,好象这些故事的主角全然不是他身边的雪儿。我们散步、看电影、上排档……重复着原本是我和寒的一切。尽管雨疯狂热烈地追求着我,可我们的感情丝毫没有进展。雨也明白:除了寒外,我不可能再爱上别人。可为什么他还是不死心,不放弃呢?难道他真的认为时间可以冲淡一切么?难道他真的在效仿电影和小说中的男二么?我不禁替雨感到悲哀。

 

  日子在无望和焦渴的期盼中一天天流逝。不知不觉我的生日到了,是情人节的头一天──2月13日。才近黄昏,忽然下起了雪。漫天飞舞的雪花将大地裹成一团絮白。雨早早就来到了我的小屋。在摇曳的烛光中,我静坐默然,雨唱起了生日快乐歌。这一刻我泪光闪闪。坐在身旁陪伴我的是雨!为我祝福生日的也是雨!而寒,你在哪里?在哪里?我好想你,要是你在我身边,在这漫天飞雪的冬日,我们一定会去踏雪寻梅。你会摘一朵最大最美的梅花贴上我的额头,告诉我这就是古代有名的“梅花妆”。你会在这烛光点点的小屋为我唱《一生何求》《偏偏喜欢你》,你会用柔柔的眼神看我,嘴角盈满浓浓的笑意。你会拥我入怀,用温暖的心窝暖我的双手,你会在我耳畔低语,用你的激情濡湿我的双唇。

 

  ……

 

  “雪儿,又想寒了么?”雨明知故问。

 

  我不置可否地点了点头。

 

  “也不知道寒现在怎么样了,唉!”雨似乎被我的情绪感染,有些怅然。“来,雪儿,为你的生日干杯!”

 

  我紧咬双唇端起酒杯。

 

  “雪儿,这些日子你还是不能忘记他么?他背叛了你,你应刻恨他才是。可你……”

 

  “他不会背叛我的,即使是死,也改变不了我们的心。”

 

  “你……”

 

  “寒是迫不得已离开我的,我有这种感觉。可是我不知道他这么做究意是为什么?雨,告诉我,是不是他有意成全你。是不是?”我有些醉意朦胧了。

 

  “你还是这般冥顽不化,寒他……,说不定他已经结婚了。”“来,再干一杯,今天咱俩好好喝个痛快……”

 

  窗外的雪愈下愈紧,烛火也愈燃愈暗。我们静静地坐着,静静地喝着酒,彼此都不再言语。也不知过了多久,仿佛是酒意袭来,我支持不住,沉沉醉去……

 

  待我睁开眼睛已是翌日的清晨。小屋的桌上是昨晚的狼藉,雨走了,一封信孤零零地压在生日的红烛下。

 

  雪儿:

 

  请原谅我昨晚的过错。望着你醉后楚楚动人的模样我情不自控地吻了你。我本不该这样,本不该……

 

  你知道我是爱你的。从我进入《小荷》编辑部的那天起就喜欢上了你,你聪颖娴静,清丽脱俗。可你似乎并不在意我,因为你身边有寒。大学四年,我虽然知道你和寒相恋,我没有机会也不可能有机会追求你。但我依然执着地给你写信。只因我认定你是我这生唯一的情恋!即便是得不到你,只要能够感觉到你真实的存在,我也就心满意足了。临近毕业,得知寒要分回来,在绝望和痛苦中我考取了医学研究生。我这一生也许只会在无望的相思中煎熬。

 

  就在这一切似乎注定的时候,发生了意外。毕业前夕的那个星期天早晨,寒约我上街去给你买礼物。我看见寒手臂上长了一些红色的小斑点,出于学业敏感我问他,他说可能是蚊虫叮的,也可能是热毒。在街上挑选礼物时,他突然晕倒,送医院一检查,天哪!原来是“红斑狼疮”。一种目前尚不能根治的绝症。寒意识到事态严重,逼我说出了他的病情。这种病如果三四年内没有奇效药根治,有可能恶化甚至性命不保。寒绝望了。雪儿,你知道那些日子他有多痛苦吗?我们天天在一起喝酒、嚎歌、流泪。天天听他念叨你。终于有一天,他跟我说下定决心离开你,宁愿让你承受失恋的打击,也不愿你日后孤苦伶丁。他恳求我保守秘密,替他照顾好你。于是我回来了,而寒却走了,他哪里是去振翅高飞,分明是去亡命天涯。呜……可怜的寒,我的好兄弟。

 

  半年来,我所有努力全然徒劳,你的痛苦是我们未曾预料的。就在此时,你尽管酒醉却还一直在呼唤寒的名字。我知道这样下去非但救不了你,反而会毁了你。我宁愿得不到你,也不愿看你倍受煎熬。

 

  明天是情人节。也许是天意安排,下了这场大雪。我答应寒替他给你写封雪地情书的。就在小屋的门外,门一开就可以看到。我走了。我要去南方把寒找回来,一定要把他找回来。三年内,我期待能攻克“红斑狼疮”。为寒,也为你。

 

  雪儿,情人节快乐!再见!

 

  雨

 

  读完信,我热泪盈眶。打开门,雪停了,太阳也出来了。门前雪地上赫然一封雪地情书:二十二朵玫瑰花插成心形图案,正中的“雪儿,I LOVE YOU”几个字旁的积雪正渐渐融化,一行清晰的脚印延伸到远方。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上一篇:能得到真爱就知足吧
下一篇:假面派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