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爱情故事 >

随风而去的恋情

时间:2017-05-07 18:23:16 | 作者:张燕 | 阅读:

  “我通过了你的好友请求,现在可以开始通话聊天了”在五年前的一个夜晚QQ叮的一声响她的好友里有了他,他的好友里也有了她。

 

  “莲花您好!很高兴能成为好友。”

 

  “山根您好!彼此彼此,能认识您也是我的荣幸。”


随风而去的恋情
 

  从那晚开始他俩就成了朋友,互相坦诚的介绍着自己。谈国事、家事和工作,畅聊中不知不觉就扯扯到了文字。原来如此,缘分就是这么奇妙,也许莲花和山根走到一起就是因为他们都对文字有着浓厚的兴趣。聊着聊着他们就用对句的方式交谈,山根用上联询问,莲花用下联作答。不知过了多少个回合,时间却跑的飞快,无情的时间已经残酷的走到了凌晨。莲花揉了揉眼,双方互道一声晚安。

 

  第二天,莲花再次打开电脑的时候看到山根的头像在晃动。虽然他们初识不到二十四小时却已经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虽然相遇在虚拟的网络里但是他俩用真诚互换着情感。时过半载山根和莲花相见了,见面的地点定在山根的办公室。他的办公室有一百平米左右,靠窗的地方摆了几盆绿植,为室内增添了几份生机。一张宽大的办公桌后面就是跟墙壁一样大小的书橱,里面有各类书籍,当然也有山根自己的作品。办公室的前方有一个充满墨香的空间,经山根介绍在闲暇之余他就在这里读书看报、写一写毛笔字、刻几枚图章等等。

 

  这一天他们玩的很开心,他带她走出办公室来到海边,漫步在木栈道。五月的海风带着一股凉气,莲花一个寒颤,山根给她一个怀抱,轻轻地将她揽入胸前,一切都是那么的从容。两个人,四只眼睛,默默相对,又不约而同的把目光伸向海的彼岸。

 

  都说年龄的差距形成代沟,在山根和莲花身上却没有体现。山根五十出头,莲花三十有余,两个人整整差了二十岁,是网络这根线把他俩融洽的拴在了一起。

 

  从那以后两人每隔几个月或者半年见一次面,到如今已经相识了五年。这几年里他们从来没一起喝过酒,因为每次相见时都是山根开车接送。就在一个乍暖还寒的日子里他们择一家能看海的酒店临窗而坐,一对透亮的高脚杯装满带有酒精的液体。山根说:“咱俩相识了五年从来没喝过酒,来!今天破例,不开车了。让我们为相识、相知举杯,为未来的幸福喝一口。”席间,山根说他在西宁买的那套房子已经装修好了,莲花听了一阵不安,慌忙的问:“你要去了西宁,那我怎么办?”  “我不会去常住,只是偶尔去小住时日,我还会回来的,这里有懂我的人。”

 

  莲花心里非常的明白,即使目前不去常住。在山根退休后还是要去的,也许不去西宁,或者会去青海。莲花还是自欺欺人的答应了:“嗯嗯,不管多少年我都不允许你离开我的视线。”莲花语重心长的说:“就算再过几十年我们都老了,老的牙陆续辞职,胳膊腿也不利索了我还会来看你”。“好的,我等你。几十年后,我老的走不动了,坐在轮椅上你推着我去海边看潮起潮落,观日暮夕阳。远远地望着,金色沙滩上留下的那对相拥的背影。听海风低语,重复诉说着昨天的故事”山根认真的说。莲花的眼睛再次湿润,转过头去用手擦了几下眼角。然后笑着说:“来!为三十年后的我们干杯!”

 

  酒后他俩在酒店门口分手了,一个南一个北。各自强忍分别的疼痛,使劲迈着沉重的脚步渐行渐远。走了一会儿莲花再也忍不住了,猛一转身,在川流不息的人群中已经找不到山根的身影,车水马龙淹没了那双深情的眼眸。莲花借着酒劲登上站台,踏上一辆载满不舍的公交。站在拥挤的人群中,眼泪打着旋儿的落下来。

 

  近几年,山根曾去过美国、法国、日本等多个国家旅游,国内有名的几个城市也基本走了一个遍。莲花身不由己,不能同游。山根每到一处就会拍照,用微信的方式与她共享和简单的介绍。他给她讲青海湖的美丽;黄河的雄伟;月牙湾的浪漫;夏威夷的故事;加州大学的校貌和旧金山的市容,还有欧洲多个国家的旅游经历。每次回来山根都以游记的形式记录下来分享给莲花阅读,因为山根说过他是她的眼。就像他每次出游时莲花都会说,在外注意安全,替我照顾好自己。这是一句多么无奈的叮咛啊!份份真情在唇齿之间碰撞。

 

  他俩的情感没给对方带来一丝丝的伤害,剩下的只是人生路上一段迟来的网络情缘。

 

  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

 

  君恨我生迟,我恨君生早。

 

  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

 

  恨不同时生,日日与君好。

 

  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

 

  我离君天涯,君隔我海角。

 

  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

 

  化蝶去寻花,夜夜栖芳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