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爱情故事 >

欢喜冤家的真爱

时间:2018-07-27 19:28:10 | 作者:小艺尔 | 阅读:

  老刘和老李夫妻俩人互相开了一辈子的玩笑,如果要评判一下输赢,只能说是旗鼓相当不分胜负。

 

  老刘和老李第一次见面,是在介绍人的家里。那时,他们都还是二十多岁的年轻人,没资格称为老刘和老李,只能称为小刘和小李。小刘在轧钢厂当钳工,小李在纺织厂当挡车工,他们中间隔着大半个城市。介绍人住在平房里,第一次见面小刘来得晚了点,进屋的时候,有点走急了,一个没留神绊在了门槛上,一个踉跄半跪在小李的面前。

 

  小李看了他一眼,然后满脸严肃地说:“免礼平身。”

 

  小刘紧跟着接了句:“太后吉祥!”

 

  小李说:“好像反了。”

 

  小刘说:“那咱重来一遍。太后吉祥。”

 

  小李说:“免礼平身。”

 

  介绍人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好半天才问:“你们俩这是什么情况,是不是以前就认识了?”

 

  小刘和小李两个人互相看一眼,不约而同的说:“不认识,但以后可以好好认识认识。”


欢喜冤家的真爱-爱情故事
 

  小刘和小李一周约会一次,那时候还没有大礼拜,通常都是周六下了班后,小刘骑着自行车,穿过大半个城市赶到纺织厂接小李。两个人先骑行一段,到人少的路段再下来步行,当时的说法叫压马路,情景和电影里一样,那也是件挺浪漫的事。周一到周五,他们也没闲着,一到午休,就溜进车间办公室,给对方打电话。

 

  “我在纺织厂门口,拿着你最爱吃的红烧肉呢。”小刘说。

 

  “等我一小会儿,五分钟就到!”小李答。

 

  两个人对着话筒聊一阵,小刘像忽然想起来似的说:“这么半天了,你咋还没到?肉都凉了。”

 

  小李说:“还说呢,我到半天了,咋没看到你?”

 

  他们相处了一年多的时间,第二年五一,到民政局领了结婚证。走出办事大厅门口,小刘咂着嘴表示遗憾:“刚才照相时,坐我旁边那个女的,长得可真漂亮,要是早遇到她,我就不和你结婚了!”

 

  小李也满脸遗憾:“咱俩想到一块了,坐我旁边那个男的,也特别精神!”

 

  小刘说:“那咋办呢,这婚都结了?”

 

  小李说:“那就将就着过吧!”

 

  小刘和小李两人家都不在本地,资历浅没分到房子,结婚后,两人半租半借,住进了当初那个介绍人的一间平房里。家具只有两口板柜和一只大衣柜。

 

  为了增加收入,小刘另外给自己找了一份工作,下班后去一家私人小厂做小工,挣点微薄的工资。小李在家里做好了饭后,估计丈夫要回来了,就赶紧躲了起来。

 

  小刘在屋子里转一圈没见到妻子,自言自语地说:“我的老婆哪去了?”

 

  “让别人拐跑了。”小李在衣柜里答着。

 

  “哪个拐的?”

 

  “是我拐的。”

 

  “那真是太感谢你了,可算把那个败家的老娘们儿弄走了。”

 

  “拐走她,我来给你当老婆好不好?”小李说着从衣柜里走了出来。

 

  小刘对小李上下打量了一番说:“好好好,你比她可强多了。”

 

  小刘和小李的第一个孩子是女儿,因为胎位不正,折腾了大半夜才生出来。小李累得像滩泥似的瘫在病床上。小刘心疼媳妇,看着看着,不由自主地流下两行泪。小李睁开了眼睛,告诉小刘自己挺好的,用不着难过。

 

  小刘反倒哭了起来:“我不是为你,是为我自己而难过,医院里有那么多产妇,生的都是有胳膊有腿儿的小孩,就只有我的老婆,生的是一只蛋。”

 

  小李也来了劲,满脸惊喜的说:“我们要发财了,你赶紧去请专家来看看,说不定是只恐龙蛋。”

 

  “恐龙都灭绝了,你怎么能生出恐龙蛋?”

 

  “那我生的可能是王八蛋吧!”

 

  小刘和小李夫妻俩给对方起了很多外号,随着年龄的增长,有一些已经慢慢被淘汰了,只有两个称呼,一直被延续了下来。一个是虎头,另一个是二大妈。虎头很好理解,就是虎头虎脑不太正常的意思,二大妈其实和虎头也差不多少,只是变换了一种说法罢了。

 

  老李七十岁的时候,牙先老了,去诊所,镶了半口假牙,戴上假牙,心里有些慌乱,问老刘,自己是不是变样了。

 

  老刘左右端详一番说:“模样没咋变,你试试看,还能不能咬人?”

 

  老李抓过他胳膊,咬了一口,摇摇头说:“试也白试,我咬的这个老东西,不是人。”

 

  三年后,老李查出了胃癌,医生说已经到了晚期,怕是活不了多久了。老刘心里很难过,表面上还是硬撑着,不时跟老李汇报一下孙子孙女的情况,都是报喜不报忧。

 

  老刘说:“咱的大孙子,这阵子成了香饽饽,三四个长得像电影明星一样的女孩儿,争得不可开交,都非要嫁给他。”

 

  “那咋办好呢?实在不行就都娶了吧!”

 

  “可惜,咱们的法律不允许。”

 

  “要不然,让大孙子带上那几个娘们儿,移民到非洲去?”

 

  “我看要得。”

 

  老李临走前,把老刘叫到枕头边,在他耳根底下神秘地说:“其实,我没死,只是躲到了咱们家的衣柜里,你别着急,等到了七七四十九天后,我就回来了。”

 

  料理完妻子的丧事后,老刘回到家中,眼睛看到这里,心空一下,看到那里,心又空一下,四周看一圈,心就空得像一片冬天的田野。最后,他的目光落到那只衣柜上。这么多年里,他们换了几次房子,但这只衣柜却始终没有扔掉。

 

  老刘走到衣柜前,手放在柜门上,想起老李临走前说过的话,到底没有打开。一七那天傍晚,老刘又站在衣柜前,忍了忍,仍然没有打开衣柜。三七那天夜里,老刘到底没忍住,还是把衣柜打开了。

 

  老刘在最下面的搁板上找到一个纸包,打开纸包,里面还有一个纸包,再打开,又有一个……连着打开了七个纸包,他看见纸上写着一句话:再见了,虎头!就知道你板不住,现在我回不来了,你就自己一个人在世上受罪吧!

 

顶一下
(3)
100%
踩一下
(0)
0%
上一篇:远方有多远
下一篇:一个人的爱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