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爱情故事 >

大佬和蒟蒻

时间:2018-06-13 19:27:26 | 作者:烟二 | 阅读:

  我喜欢的男生是个插画圈大佬。一次偶然的机会,我在微博上关注了大佬。这天,大佬刚刚在微博上发了一张照片,照片上是他举着奶茶的手,而作为背景的奶茶店,正是我常常去的那家。我瞬间福尔摩斯附体,最终,确认这位插画圈大佬居然是我的同一届经管系校友,名字叫赵霄。

 

  我想,是时候找个机会偷偷看一眼大佬的庐山真面目了。然而,室友兔子却对我“不成熟的小提议”嗤之以鼻,她说:“这个画画的大佬从来不在网上发自拍,一定是长得很对不起粉丝啊!你会不会看见本尊之后就立马脱粉?”


大佬和蒟蒻-爱情故事
 

  周四那天,我如愿混进阶梯教室,又深思熟虑了几秒钟,决定速战速决。于是我戳戳身边坐着的女生,直奔主题地问:“你们系是不是有个叫赵霄的男生?”那个女生顿时露出了老母亲般“慈祥”的笑容,指了指侧前方的一个身影。

 

  运气不错,我和大佬只隔着三排座位,可我还没来得及看清大佬的长相,桌上的手机竟然不合时宜地叫了起来——那条我精心挑选的、充满浪漫主义色彩的铃声,久久回荡在安静无比的阶梯教室里,竟然有一点杜比环绕声的味道:“皮卡比,皮卡——丘!皮卡比,皮卡——丘!”

 

  一阵哄笑过后,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朝我射过来,我像中了十万伏特电击。不过,我也看清了大佬的正脸,还和他对视了好几秒钟,又觉得自己又中了一次十万伏特。

 

  那条引起轰动的短信是兔子发来的,她问我战况如何,我悄悄拍了一张大佬的侧颜给她回过去,顺便再附上十二个字:始于才华,陷于人品,忠于颜值。

 

  接下来我决定利用闲暇时间去学画画,努力成为另一个大佬,以此来吸引赵霄的注意。首先,我得混进大佬所在的一个同好群,听说,群成员都是平时喜欢画画的粉丝,偶尔会@大佬出来帮忙指点迷津。

 

  当然,我还得给自己起一个足以在大佬眼皮底下怒刷存在感的名字。

 

  兔子问我:“你平时怎么称呼大佬?”我说:“就叫大佬啊,还能叫什么!”兔子想了想,说:“那你叫‘巨弱’怎么样,你看,这个‘巨弱’和‘大佬’多有CP感啊。”

 

  虽然我冲兔子翻了一个白眼,但不得不说,这个名字真是棒极了,我用了谐音“蒟蒻”。

 

  我的申请很快得到了通过,入群之后,群里出现提示:欢迎“蒟蒻”加入群聊“我们根本不会画画”。看见这个颇有内涵的群名,我会心一笑,觉得自己可能是这个神秘组织里唯一一个真的不会画画的。

 

  有人冒了泡:欢迎新人……等等,这两个字怎么念?

 

  我正准备在群聊里科普,谁料大佬忽然出现,抢先解答了那个人的疑惑。接下来是新人入群后的例行欢迎仪式,我收获了来自其他群成员的海量么么哒以及表情包,甚至还有人起哄,让我发几张近期作品——我哪儿有什么作品啊?正当我手足无措时,大佬又说话了:“你的名字很特别呢。”

 

  我微微一笑:“因为本人巨弱啊!”我的回复下面来了一群哈哈哈哈的路人,大佬也发了微笑表情,他接着说:“说起来,前几天我喝了一次学校奶茶店的蒟蒻奶茶,还挺好喝的!我以为你也是蒟蒻奶茶同好哈。”

 

  我赶紧开启“心机模式”,故意向他透露自己的坐标:“啊,那个,我们不会是校友吧?”接下来,就是等鱼儿上钩了。我抱着手机美滋滋地等大佬回复,生怕错过任何一条消息,然而,我那几句话很快就淹没在其他人的刷屏中——赵霄应该很少在群里冒泡,刚才接连说了几句话,居然引起了不小的轰动。

 

  几秒钟之后,“皮卡丘”竟然欢快地叫了起来,我拿起手机一看,是赵霄发来的私聊消息:“蒟蒻同学,冒昧打扰你,如果你有作品请发群里哈,大家相互学习一下。”

 

  这算是大佬对新人的额外照顾吗?他还加了我好友!我现在激动到想在宿舍里做托马斯全旋!但理智告诉我应该先解决眼前的难题,于是,我小心翼翼地问大佬:“是不是不发图就会被踢出群啊?”

 

  进群之后我扫了一眼公告,这是一个督促群成员画画的“互助小组”,一段时间没有提交新作品的成员会被“清退”。赵霄似乎挺在意这个群规,他毫不含糊地回复我:“理论上是这样的,建群的初衷是希望大家每天坚持画画嘛,所以……”

 

  眼见无法回避这个问题,我只能采用迂回战术:“那个,其实我接触插画也没多久,画得很丑,实在不好意思发群里;所以,我能不能把图私发给你,顺便指点我一下?”

 

  赵霄的回复相当谦逊有礼,这让我对他的好感度再度UP。不过我现在迫切需要一幅画,来让整个聊天继续进行下去。我抱着手机问兔子:“现在用金钱请美术系外援还来不来得及?”

 

  兔子说:“远水解不了近渴,你先画个给他看呗。”

 

  我说:“我能画啥,我画个皮卡丘给他看吗?”

 

  兔子考虑了几秒钟,说:“也不是不可以。”

 

  我真的在白纸上画了只皮卡丘,当然,很丑。破罐子破摔的我对着“杰作”随便拍了张照片,就给赵霄发了过去。

 

  然后,是长时间的沉默,我看着手机屏幕上“对方正在输入”几个字跳了又跳,就是没有消息发过来。我狠狠心,又觍着脸问了句:“大佬,你看我这画还有的救吗?”

 

  赵霄没回复我,我想可能是他在帮别人改图,没时间和我聊天了;也可能是我玩笑开过头,让他生气了。我心里那个急呀,又发了一个表情包过去,可惜发送失败……发送失败?

 

  兔子噗嗤一笑,说:“你被大佬拉黑了吧。”

 

  我沮丧地丢掉手机:“都是你出的馊主意,还好意思笑?”

 

  “喂喂,这个锅我可不背啊!”虽然嘴上这么说,兔子还是默默拿出了饭卡,双手呈到我面前,“喏,这是人道主义安慰,‘巨弱’同学。”

 

  我随便裹了一件衣服就下了楼,直奔奶茶店,直到付钱的时候才发现自己把兔子的饭卡丢在了宿舍。不过,我伸进口袋摸钱包的手也收了回来,嗯,钱包也没带。

 

  奶茶店老板娘终于看不下去了,她指了指柜台前的二维码。我尴尬地拿出手机,我又发现,手机付款也失败了,我终于意识到一个问题——我的手机停机了。

 

  正当我端着两杯奶茶手足无措时,身后却传来一个陌生却很好听的男声:“那个,刷我的卡吧。”

 

  我回头一看,差点儿吓得把奶茶都丢了出去——帮我付钱的人,是赵霄。我脱口而出:“你、你……赵霄?”

 

  他看着我,显得有点惊讶:“啊,原来你认识我?”

 

  于是,我故作娇羞状,顺手理了理两天没洗的头发:“真是太谢谢你了,我一定会想办法把钱还给你的!”

 

  赵霄倒是没和我客气,他若有所思地笑着:“既然都这么说了,那你就留个联系方式给我吧……啊,不好意思,我忘了我们已经是好友了。”他慢慢将伸出来的手机又收回去,“对吧,蒟蒻同学?”

 

  听到那个令人头大的昵称,我感觉自己又一次遭受到了十万伏特!在赵霄的注视下,我只能结结巴巴地承认错误:“对不起,我是真的不会画画,我就是想在群里……等下,你怎么知道我是……”

 

  “我还知道你的手机铃声是‘皮卡丘’——哈,看到你传给我的画,本来以为是自己想多了;看到真人之后,我发现自己并没有猜错。”

 

  此时我只想用最快的速度滚回去,但赵霄没有给我这个机会,他说:“我正好也要交话费,要不一起?”

 

  我木讷地点点头,跟着赵霄慢腾腾地走向营业厅。充好话费后,“皮卡丘”急促地叫了好多好多声,舌头都快打结了,赵霄又轻快地笑起来。

 

  我脸颊滚烫,低头假装毫不在意地翻看手机。停机时没收到的消息像潮水一样涌来,我才发现,赵霄并没有把我拉黑,不仅没拉黑,他还问我周四有没有去旁听过经管系的课——原来早就暴露了啊,我竟然还为自己的愚蠢计划暗自得意了好久。

 

  “还有,关于你的皮卡丘……”赵霄忽然又提起我那不堪回首的往事,他强忍着笑说,“说实话,我觉得你可能没什么绘画天赋。”

 

  “我知道,我会退群的。”我想,在通往艺术殿堂的道路上,这大概就是我和我最后的倔强了。

 

  “不,和退群没有关系。我的意思是,你是否需要一位一对一教学的绘画老师呢?虽然他可能也没有画得多么好,但至少,能画对皮卡丘的身材比例。”赵霄很认真地看着我。

 

  认真到让我颤抖着问他:“那个,收费……贵吗?”

 

  他愣了半天才接下我的话:“不收费,上课还请你喝奶茶的那种。”

 

  我也愣了半天才明白赵霄的意思。我想,我的春天就快来了吧,就算要经历许许多多次十万伏特,那也是幸福的春雷。于是,我对赵霄说:“从今以后,还请大佬多多指教——我,我想画个比例正常的皮卡丘。”

 

  赵霄又笑了起来,就像是加了双份糖浆的蒟蒻奶茶,齁甜。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上一篇:平凡的爱却情深似海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