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爱情故事 >

后会无期

时间:2017-12-15 19:52:16 | 作者:梅艺璇 | 阅读:

  老温还是小温的时候,二中是这附近数一数二的名校。二中的对面,则是一所技校。二中的骄子打心眼里瞧不起技校那些浑身散着机油味儿的小流氓,而技校里的少年,更是把对面那堵墙内的书呆子,看作是他们青春期里说不完的笑话。


后会无期
 

  那年入夏,马路东头的杂货铺子,永远挤满了买汽水的学生。老板娘的小女儿生得美丽,在一群晒得宛如黑泥鳅一般的愣头小子中,活脱是一只白天鹅转世。

 

  老温还不及将憋了半月的情书偷偷塞进叶子的画册中时,就亲眼看见她扶着强子的肩膀挎坐在了单杠上。

 

  第二日,老温跳上讲台,扬言要从技校小流氓手里夺回他的女神叶子。一个课间的工夫,便迅速成立了老温恋爱后援队。

 

  “听说叶子喜欢纹身,你去纹个。”

 

  “我爸会打断我的腿。”

 

  “不管怎么样,咱二中不能在这事儿上输给他们技校。”

 

  ……

 

  傍晚时分,老温鬼鬼祟祟地出现在了杂货铺前。叶子正在单杠上晃悠着两条白莲藕似的长腿,看着老温“呼哧呼哧”地冲自己凑了过来,他抿着嘴,红着脸,手忙脚乱地解着胸前的扣子。

 

  “你干吗啊?”

 

  “叶子,你看,我的纹身好看不?”老温将衬衣滑在腰上,露出一肚皮的墨迹。

 

  “你这是纹身?”

 

  “对,纹的《蜀道难》,我要你知道,哪怕追求你的路上万般艰苦,像这蜀道之于李白,难于上那青天,我也要坚持不懈,迎难而上!”

 

  叶子憋红了脸,终于在看到老温顺肚皮而下的汗珠,将《蜀道难》的墨香带到白衬衣上时,“噗嗤”笑出了声。

 

  老温杵着脑袋,他需要一段时间,从失败的阴影中走出来。

 

  “老温,你可不能泄气,这关系到咱二中的脸面。”

 

  “老温,你得发挥长处,不能让强子毁了叶子。”

 

  七嘴八舌,唯独这最后一句话,砸在了老温的心窝子上。

 

  当老温提出,要给叶子义务补课时,老板娘笑得褶子里生出了花:“补!你啥时候来都行,姨汽水给你管够。”

 

  半月之后,叶子举着成绩单,冲着老温乐得露出了虎牙。

 

  暑假的一天晚上,老温去杂货铺还汽水瓶子。

 

  杂货铺今日冷清得反常。老温在门口稳住了步子:“姨?”屋里没动静。他隔着门缝,提高了嗓门,又喊了一嗓子:“叶子?”

 

  虽没回应,但老温清楚地听见了有汽水瓶子滚落的声音。

 

  难不成屋里进了贼?

 

  老温霎时怂了,迅速闪身,贴在了门框旁的墙上,屏气敛神间,手却被外力猛地钳在了身后。

 

  强子?

 

  “嘘!”强子冲着老温比画着。之后,一手指指对面,一手指指自己。

 

  “咱俩冲进去?”

 

  强子点点头,又指指老温怀里的汽水瓶子。老温哆嗦着递给了强子一个后,一步三回头地蹭到了墙那边。

 

  “冲!”

 

  锈迹斑驳的板门,伴着强子的一声怒吼,轰然倒地。眼前一片狼藉,叶子和老板娘被麻绳五花大绑在墙角,两个魁梧的男子手持短刀,借着月色,嚣张挥舞着。

 

  老温和强子面面相觑了几秒后,强子便率先举起了汽水瓶,冲了过去。老温不甘示弱,即刻加入到了这场混战之中。

 

  老温这辈子没再拼过命,除了这一次。

 

  强子至少在这之前也没拼过命,除了这一次。

 

  当老温被压倒在地,刀尖在他眼珠子前乱晃时,他闭上了眼,刚摆出一副准备英年早逝、为国捐躯的模样时,一声闷响,刀尖擦着老温的耳朵边划过。

 

  老温恍恍惚惚睁开眼,才发现,对手倒在了强子脚下。强子面无表情,手持半拉碎了的汽水瓶,咧嘴笑了,随后,晃悠了几下,重重地扑倒在了老温身上。

 

  暑假结束,老温的班主任一如往常地推开教室门,惊叫一声,教案撒了一地。

 

  教室里,众人环着一肤色黝黑的短发少年,老温则站在讲台上,唾星四溅地讲述着那一晚的惊心动魄。

 

  “老师,技校关了,请您和大家一起热烈欢迎对面的朋友强子,与我们共同学习,一同进步。”

 

  “你,你这是胡闹!回到你的座位去!那个外校人员,请你赶紧出去,不然我可要叫校警了!”

 

  老温不动声色,依旧呼喊着,不同的是,班上开始有零星的声音响应他。

 

  一个,两个……

 

  一遍,两遍……

 

  “请老师和大家一起热烈欢迎强子,与我们共同学习。”

 

  声音愈发整齐,也愈发响亮。老温每说一遍,便向着台下穿着白衬衣的强子望去一眼,嘴角上扬,那模样分明在说:强子,你看我做到了吧。

 

  那晚,强子倒在老温身上,不过是他力气耗尽累倒罢了。老板娘被叶子搀扶着去寻街警,老温和强子留在杂货铺盯着恶人。

 

  强子不说话,低头,从掌心拔出了个碎玻璃碴子。

 

  “你来干啥?”

 

  “校长跑了,学校不管我们了,来和叶子告个别。”

 

  “你要去哪?”

 

  “南下吧。”

 

  “你别走,我争取让你留在二中一起上学。”

 

  “你为啥要这样?”

 

  “就冲你刚才能为了我和叶子一家那么玩命。强子,你是个英雄。”

 

  半月之后,强子还是离开了二中,准备南下。强子出发的时候,老温带着叶子去火车站送他。老温将自己和叶子偷摸攒下的这几年零花钱,统统塞进了强子的铺盖卷。

 

  “都打算好了?”

 

  “没,走一步算一步。”

 

  “后会有期。”

 

  “后会无期。”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